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近战狂兵 > 第662章.天地为棋!

第662章.天地为棋!

秦海的一番话,并没有得到什么回应,他以为他说到了这种地步,起码能够见上星辰一面,但是,并没有,星辰自始至终都没有露面。

就在秦海以为星辰不可能见他的时候,星辰的声音响起,这一次,是丝毫没有伪装的声音,听上去那么熟悉而亲切。

“小海,有人把这天地当成了棋盘,摆下了一盘大大的棋局,而我和你都是只不过是这盘棋中的棋子而已。关于这盘棋局,我知道的也不多,告诉你,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你如果想弄清楚一切,包括我必须死的宿命,就请先赢下这一届的国际军事联赛吧,也许,等你赢下这场赛事之后,你会接触到一些连我之前都没有接触到的内幕。言尽于此。我等你。勿念。”

一阵风吹过。

秦海知道,星辰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连一丝气息都没有留下。

到底是什么意思?天地为棋局,一盘大大的棋,到底这幕后之人是谁?又有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够掌控别人的命运?这一切又跟国际军事联赛有什么关联?

太多太多的问题得不到答案。

秦海心中思绪万千。

不过,既然星辰这么说,必然是不会骗他的,他且先赢下了这场赛事再说!

这样想着,秦海突然觉得自己心中的纠结没再那么繁琐,一层层的拨开,眼前的事物也变得清晰起来。

“队长!”

“队长!”

“秦队长!”

火舞、冉雪、伍媚、玉芊芊、马春妮、花蛇、摩根等人都在眼前。

这是怎么回事?

秦海皱了皱眉眉头,他好奇的看着众人,众人也好奇的看着他。

“我这是怎么了?”他问。

火舞抢先回道:“队长你刚才就像是突然丢了魂儿一样,可把我们吓坏了。”

“多久?”秦海问。,

“额...”

火舞道,“大概也就几个呼吸吧。”

几个呼吸,竟然只有几个呼吸。在这几个呼吸之间,秦海经历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

真是种奇妙的经历,这不知又是什么样的手段。

“队长,你真的没事了吧?”火舞又问。

“没事。”

秦海摇头道,“继续往前赶吧。如果我猜的不错,通道的尽头应该不远了。”

宋鹏等人虽然有话说,但是,却始终没有机会插嘴,最终作罢。

在秦海的带领下,众人又一路前行了大约四公里的距离,终于到达了通道的尽头,穿过通道大门,眼前景象,豁然开朗。一片空旷的地域,平原,四周平坦,一眼望不到边。而此时此刻,在这片空旷之地上,站着一群人,粗略地数一数,应该是b赛区和c赛区的获胜者们。

“第二轮所有参赛队伍已经到齐,b赛区第一,c赛区第二,a赛区第一。下面,各个赛区的三支团队合并成一支21人的团队,上一轮比赛获得第一的b赛区轮空,分别是黑阳帝国代表队,斯坦国代表队以及德意志代表队,第二轮赛事在c赛区和a赛区之间展开!”

空旷的平原上到处响起这个声音,就像是响在每一个人的耳中。

“c赛区队伍分别为华沙国代表队、法特国代表队以及瑞士国代表队,a赛区队伍分别为华夏代表队、英伦国代表队以及美利坚代表队。”

“战斗方式很简单。第一局单打,第二局双打,第三局三打三,第四局四打四,第五局五打五,第六局六打六打。每一个人出场次数不限,最终获得四场胜利以上的赛区获胜,获得进入赛事第三轮的资格,如果每个赛区各赢三场,则重新比。”

“半个小时的准备时间,各赛区讨论出场方式。”

声音戛然而止。

火舞无语道:“这是什么赛制?还玩笑的吧?打六场,平局的话还要重新打?难道不应该是单数场次吗?”

“不用埋怨,按赛事规则来就行了。”秦海道。

秦海俨然已经成了a赛区的赛区队长,宋鹏等人虽然有些不服气,但是,三支队伍中的华夏代表队跟英伦国代表队是结盟关系,所以,他们美利坚也无话可说。

接下来便是一番激烈的讨论,不过,好在赛事主办方并没有开赛以前就要安排好出场人,这样一来,他们也可以临场改变出场方式。

半个小时过的很快。

“第一场!单打!双方派出出赛选手!”

声音响起的同时,宋鹏当仁不让,成为了a赛区的头号种子选手。秦海并没有跟他争。第一,宋鹏的实力确实不弱,有资格担起这第一单打的重担,其二,秦海也不想让自己人最先上场,起码也能观察观察对手的实力,就算输了,后边也有更充分的准备。其三,宋鹏心中的愤懑,也确实需要尽快排解。

但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宋鹏的对手竟然是黑阳帝国代表队的队长小田纯一郎!他的实力绝对不会比宋鹏弱,甚至,有关他实力的传闻更是比宋鹏还要诡异几分。

看到这样的组合,就连秦海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他在心中揣测小田纯一郎第一场就出场的意图。看来他们对这胜利也是势在必得啊。

宋鹏走到小田纯一郎面前十米之外,站住了脚步,望向他,狞笑一声,又欺近几步:“小田队长,这里地势还是太窄,容纳不下咱们之间的这一战,不如咱们到空中去切磋切磋?”

小田纯一郎似乎根本不想废话,忽然轻嗤一声,脚下一踩,竟然如同鬼魅似的窜了出去。

双袖一举,朝前扑来。

宋鹏见小田纯一郎扑近,连忙闪出,朝他拍出两掌。

小田纯一郎的步伐诡异非常,明明欺到宋鹏跟前,忽然身子一扭,像只滑鱼似的溜到后面去了。

双掌一推,左右各是一掌,左右开弓,直接击向宋鹏的背脊。这两掌,小田纯一郎完全没有使用气劲,而是纯力量攻击。

但借助了步法之便,他的移动完全超出了普通武者的理解能力,明明已经到了近前,却忽然游弋到后方去。这对强者之间的战斗可谓是立判生死的局面!

果然,宋鹏在情急之下没有反应过来,仓促回掌格挡的时候,已经被小田纯一郎后发先至击中背部。

掌力一催,顿时如同江河溃堤一样,所有内劲,尽数宣泄在他的肉身之上。这一下击实,威力非同小可。

只听到清脆的骨裂之声,宋鹏的后背好像忽然凹陷下去,体内部分器官朝前胸挤压出去。

噗!

鲜血狂喷,实力强大如宋鹏,竟然就这么轻易的在小田纯一郎那看似简单的出手之中受伤了!

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活生生出现在大家眼前。

宋鹏还没反应过来,衣服上就被喷了一身的血,身体变形,连连飞出十几米。

宋鹏倒吸一口冷气,吃惊地看着小田纯一郎。

别说宋鹏,就连秦海,也是有些吃惊。

要他出手,秒杀宋鹏,也不是办不到。

宋鹏着实愣住了,心里一时简直转不过弯来。

小田纯一郎脸色凛然,目光冷冽地盯着他,丝毫不移,好似想要尽快杀了他!

小田纯一郎踏步朝前迈出一步,凝视着宋鹏:“现在,让大家看看,你是不是个大笑话!”

宋鹏不怒反笑,阴森森舔了下嘴唇,连连点头:“好好好!不愧是黑阳帝国年青一代的翘楚!你果然够种!听好了,本少爷名叫宋鹏!今日杀你之人!”

小田纯一郎口中淡淡道:“宋鹏,你说这里场地太小,由不得你施展,那便换个地方吧。”

说着,脚步连动,速度飞快,竟如同幽灵一般一动,乍隐乍现,飘飘忽忽,如风如烟,缥缈难寻。所到之处,一道道强大的气息不断蔓延出来。

这气息一次比一次浓烈,到最后,竟是震得全场皆惊,相视骇然!

他们竟然从小田纯一郎的身影中,感受到了一种完全区别于一般武者的气息,这种气息,隐约只有在一些大人物身上才能发现!

破虚境?绝对不只是破虚境!至少也是神魔境!

所有人的眼中,都爆出一道道惊异的光芒。惊异当中,情绪却是迥然不同!

有喜的,有惊的,也有恐惧的。

宋鹏眼中,则闪烁着浓烈的杀机,轻哼一声,脚尖一点,也跟着飞了出去。

两道身影倏然一闪,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虚空之中上,宋鹏全身就好像一把磨得锋利的刀,尽情释放着腾腾杀气。

气场,气势,气息的较量,相互压制,角逐,都是交战的一部分。若是在气场上无法压制对方,必然有输无赢。

而小田纯一郎这边,丰富的战斗经验注定了他此时也必须寸土必争。小田纯一郎心中那一股求胜之心,并不比宋鹏来得轻一些,甚至更重。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甚至,必有一死!

杀,唯有杀,才能得到胜利,才能震慑四方!

小田纯一郎战意决然,丝毫不退让,不住地催动着气息,与宋鹏对峙着,他在等宋鹏先动。

他的刀法轻灵便捷,哪怕是后发制人,同样有足够的机会后发先至!将宋鹏斩杀!

宋鹏全身杀气腾腾,森然道:“小田纯一郎,本少爷承认低估了你。不过你今天必死无疑!”

这是气势上的剥夺,是心里方面的震慑。

对于小田纯一郎而言,这种挑衅基本有等于没有,他如果会被几句言语吓倒,那也不会有勇气来挑战这宋鹏了。

仰头哈哈大笑:“宋鹏,你莫非除了夸海口外,就没别的本事了吗?”

“哼,一句实话而已,何来海口!”

宋鹏大喝一声,口中喷出一口气息,忽然身体一卷,整个人如同陀螺一样高速旋转起来,双掌交错,凝成一只如同锥子似乎的攻击形状,直接朝小田纯一郎戳了过来。

这一戳,不同于任何花哨武技,平平无奇,就是那么一戳的力量,却是带出一道白色如同匹练似的波纹,眨眼便扎到小田纯一郎眼前。

小田纯一郎脚步连动,准确无误踩出方位。飘然起舞,堪堪避开这一道势大无匹的攻击。

这攻击没有命中小田纯一郎,直接冲到前面去,击中地面上的一块大石头上,轰一声,那石头顿时炸裂开来!

不愧是宋鹏,一击之力,竟然如此惊人。

一击不中,宋鹏仿佛也不将这当回事。似乎他根本就没指望从这一击当中得到好处。如果小田纯一郎避不开这一击,那才是笑话!避开这一击,才真正算是有资格挑战他宋鹏。

宋鹏身影一卷,白光阵阵,陡然间,他的头顶忽然冒出腾腾雾气。而他的身影高速翻滚,就好像一头肆虐的长龙,在半空中行云布雨,吞云吐雾。

这雾气来势凶猛,不片刻,就蔓延开来,罩得整个空旷空间如同下了一场大雾似的,三米之内都无法看清对面。

显然,这宋鹏刚才那一击之后,立刻有了想法。知道要速战速决,就必须让对方无法从视觉上来判断他的攻击方位,然后以诡谲的攻击波将之击毙。只有这样,才能做到最快最高效。否则的话,要想杀死小田纯一郎,恐怕就要更费事了。

小田纯一郎如何不明白宋鹏的心思?

只是,小田纯一郎修武,一直都是通练全身,五官六感,都已经敏感到了非同常人的地步。这大雾,确实能够让他的视线受阻。但是他五官却还有听觉,嗅觉,味觉,最重要的是,还有一种超强的感觉。

这是一种神奇的预判能力!

果然,宋鹏布雾成功之后,尖啸一声,双掌连续催促,灵气布于掌心,不住挥打。

这攻击霸道穿刺性破坏性强,速度方面,也有着非常得天独厚的优势。

宋鹏掌掌击实,招招不落空。而他的身法,更是如同鬼魅一样,东一窜,西一跳,时而向南,时而落北,不同方位,毫无章法,不住窜跃。看似没有章法,其实正是宋鹏对付小田纯一郎的最好章法。

因为这种速度的攻击,一旦从四面八方发动的话,集中性固然会差一些,但胜在刁钻,胜在全面压制。

一旦形成包围攻击,一个攻击圈拉开,对方的身法再好,总是难免要顾此失彼,而主动进攻的人,却是行云流水,完全不拘一格,让对方根本无法判断他下一个方位从哪开始发起进攻。

全方位的立体攻击,相比于一个方向的密集攻击,单就防御难度而言,是绝对胜过很多的。

不得不说,这宋鹏是个人才,他在短短时间内作出的判断,绝对是对付小田纯一郎的最好办法。

只是,他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小田纯一郎脚下的那套步法是最不讲道理,也最不讲逻辑的步法。

明白说来,小田纯一郎在战斗中表现的非常自我,只走自己的路,根本不管你如何攻击,攻击力度如何,攻击方位如何。

无论你怎么攻击,他的步法依然是翩翩起舞一样,看似漫不经心,但偏偏就能躲开来自四面八方的手掌。

而此刻,虽然现场雾气密布,但丝毫不影响他的发挥。

谁都知道,到达破虚境甚至更高的修为级别之后,一旦战斗,很可能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因为彼此的攻击力都太强大了。

美利坚代表队的众人心情都不平静,内心的惊骇程度,不输给现场任何一人。

就在大家都凝神观察,心绪纷乱之时。

宋鹏忽然一声戾喝,尖叫着朝后方掠开,满目不可思议地看着小田纯一郎,头发蓬松混乱,显然是被生生截掉了一段!

场外大多数人,都不明所以,根本看不到云雾中发生了什么事。但听到宋鹏这声尖叫,想来应当是没占到什么便宜。

唯有秦海,目光深湛,看清了宋鹏的狼狈模样。但具体宋鹏如何被截断头发,却是连他都没有看清楚。

下一刻,秦海见到小田纯一郎从云雾中缓缓步出,表情仍旧是那样冷峻,从他的面部也根本看不出任何输赢的迹象。

宋鹏站定,目中精光大作,瞪视着小田纯一郎,已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再无一点早先的戏谑和轻蔑,取而代之的是慎重和小心,甚至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忌惮!

“宋鹏,明年的今曰,就是你的祭曰了!”小田纯一郎森然踏前一步。

宋鹏桀桀怪笑两声,心下的惊骇却不是言语所能形容。

刚才那掌法威力非同小可。并非大路货唾手可得。有时候,一门好的战技,甚至能决定两个同等级高手的生死。战技强,哪怕肉身承载气劲更弱一些,也有可能凭借战技的发挥,赢取对手!

承载气劲的多少是一回事,如何施展发挥这些气劲,又是另一回事。如何发挥施展,就是属于战技范畴内的事了。

宋鹏还没有在这场赛事之中使用过刀法。他凝神片刻,双手一搓,也不知道如何变的戏法,手中便多出一柄通体白光的弯刀。这刀上泛着的冷光,让人看之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