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放啸大汉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囚禁玉女

第三百六十三章 囚禁玉女

且兰城外三十里,一个幽静的山谷,几间普通的茅屋,在倾盆大雨中,茅屋仿佛被虚化而模糊,有种孓然遗世之感。ω.m

一个戴斗笠,披蓑衣的人影,踩着鹅卵石铺就的简陋小路,穿过雨幕,飞快冲进茅屋。

屋里迎出两个黑而矮的土人,一个为他解蓑衣,一个帮他摘下斗笠——赫然正是侬西。

侬西刚抹了把脸,屋里便传出一个声音:“冒这么大雨跑回来,是不是确定了?”听声音,正是那个主事,弓藏。

侬西呼出一口粗气,边抖着身上的水滴边朝黑乎乎的屋里走:“你猜得没错,那个女子不简单。”

弓藏顿时来了兴趣:“怎么个不简单法?”

“整个且兰城太守府,没有一点动静,好象什么事都没生。”

“这就对了!”弓藏一拍大腿,眼睛在黑暗中闪闪亮,“这个女子的来历,见不得光,他根本不敢大张旗鼓搜查,只能悄悄搜索……”

侬西鼻孔嗤地喷出一声冷笑:“悄悄搜?就算把整个且兰城的的佐吏军士派出来,也搜不出半根毛。”

侬西还真不是吹。牂牁郡也就是后世的贵州,素有“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之语,出门就是山,类似这样的山谷不要太多。尽管距离且兰不远,但搜索起来那也跟大海捞针差不多。

弓藏笑声掩不住得意:“原本被耶朗派来探查牂牁新增军队与粮草情况,以推测朝廷是否有意攻伐,没想到却有意外之喜。哈哈哈,张放啊张放,没想到吧……”

侬西按了按肩膀,眼里有着掩不住的恨意:“希望我的胳膊没白伤。”

“放心,不会白受伤的。”弓藏语气很是肯定。

“你从那小娘嘴里撬出什么消息了?”

“她只说是张放的婢子,其它的什么都没说。”

“别跟我说你没用刑或是威逼手段。”

“没有。”弓藏低着头,仿佛在想着什么。

侬西一脸不可思议:“别跟我说你是怜……香什么,老子可亲眼见你干死过几个女人。”

“这个不一样。”弓藏慢慢抬起头,虽然屋里很黑,他的脸,但眼晴却很亮,“小弟我,也该有个女人了。”

侬西嗤地一笑:“你何时会没女人?耶朗赏给你的女人还不够多……咦?你说什么?你……你该不会是……”

弓藏点点头:“这个女人,我要定了。所以,我不会动她一根指头——你也不许动。”

侬西瞠目戟指着弓藏:“你是不是癫了?耶朗给你那么多健壮能生养的女人,一个个多肥美……你居然个瘦弱的婢女?”

弓藏直翻白眼,这审美差距也太大了,完全尿不到一个壶里啊!他也赖得跟侬西争,只是拔出短刃,往短案一插:“总之,这个女人若有半点损伤,我会以主事的身份严惩,不管是谁,绝不轻饶!”

侬西这时才确定,这家伙不是开玩笑,只得悻悻道:“罢了,你想要就要,也没人跟你争。只是,你不想从她嘴里掏出实情了?”

“当然要掏。”

“那怎么办?”

弓藏闭闭眼,再睁开时,满是狡狯:“我想了个法子……”

……

从被掳到现在,宜主已经从最初的惊惧惶恐慢慢恢复平静。虽然她是被圈养的笼中雀,却也是见识过各种场面的,加之这半年随使节队伍行程数千里路,开拓眼界,心理素质非一般闺阁娇女所能比。

平静下来之后的宜主,打量着关押她的监舍:这是一间很窄很黑的低矮茅舍,土墙凹凸不平,剥落严重,没有窗,只有两扇加厚的门,细细的微光从门缝透出——这是她唯一能光亮。这样的环境,大概是她有记忆以来,住过的最简陋的居舍。

也许是连绵阴雨的原因,屋顶地面墙壁,到处湿漉漉的,不过床榻被褥都是簇新的。的是两个健壮妇人,有内急需求时,这两个妇人会一前一后押着她前往如厕。因此这监舍的空气虽然带着霉味,却并无污秽异味。这样的关押条件,倒也不算很闹心。

如果没记错,这是她被转押的第三处地点。前两处分别是牛车与且兰城里的一处民居。

宜主从光线的明灭,大致推断出自己已被抓五到七日,这段时间以来,只有一个年轻人审讯过她。这年轻人她见过,当初破门而入的两个凶徒之一。年轻人自称弓藏,也不知是否真名。他没有动用任何刑具,反而和颜悦色询问她的姓名身份来历。

宜主牢记主人交待,编了个假名假身份。反正,你爱信不信。不过她也没全说假话,至少有一点是大实话——她就是富平侯的婢女,而不是对方猜测的妾室。

弓藏离开了,他是否相信自己的一番真假参半的说辞。但宜主那阅人多矣的眼睛却别的东西——这个年轻人的眼里,充满着强烈的占有欲。这样的目光,她在公主府时见过太多……

记忆以来,这是第二次被掳了。上一次,破门而入,拯救她于危难的,是他。这一次,她依然充满信心,他一定能再次拯救自己。

相比起来,宜主眼下最担心的,不是自己的处境,而是小辛。

可怜的宜主,由于她早早就被弓藏掳进牛车,迅转移,并没有来的一幕。她只记得当她被弓藏一掌切晕时,最后情形,是小辛被打得破窗而飞……因此一直以为小辛也同样被掳,至于为什么不跟自己关押在一起,也很好理解——小辛受了伤,需要救治,如此环境,明显不适宜伤者居住。

小辛受伤,她是亲眼见到的,对此并无怀疑。她屡屡向弓藏向妇人追问小辛何在?但没人回答她。

第六天或是第八天早晨,连绵多日的雨终于停了。

宜主摸到门边,淡淡的光线穿过门缝,在她苍白的脸上映出一道道光印——她不是想打什么主意,纯粹是在黑暗太久,本能向往光明。

蓦然门外黑影闪动,宜主本能向后连退数步。一阵落锁声传来,两扇厚门吱呀推开,一个背光的人影负手立于门前。

宜主下意识用手背遮住眼睛,透过手指缝望去,隐约认出,就是那个叫弓藏的家伙。

“是你!小辛呢?你们把她怎样了?她的伤好没有?”

弓藏淡淡道:“你想见小辛?”

“对,我要见她!”

“那好,随我来。”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