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放啸大汉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赔罪还是问罪 下

第一百六十九章 赔罪还是问罪 下

(感谢大盟、小胖、wo爱你一生、三顾三明、包包看书、瞳人、gzel、lanya1、噶噶噶噶99999、bywfw、碧海-孤帆)

~~~~~~~~~~~~~~~~~~~~~~~~~~~~~~~~~~~~

张放说的是:“当日参与此事的未受伤的僮仆还有几人?”

王立父子不明其意,还是王柱回答说:“还有三人。”

“便请二公子唤那三人出来。”

王立父子面面相觑,不懂这少君侯意欲何为,但这要求也无法拒绝。于是命人召那三个家奴前来——实际现场就有两个当事家奴在场。

三仆到齐后,一齐于阶下跪叩,就跪在初六身旁。

张放向三仆一指,厉声对初六道:“你身为护卫,本有护府击贼之责。当日共有六个恶奴到我府上滋扰,视富平侯府如市井,你击伤三人,尚有三人无事,从容离开——尔等当富平侯府是什么地方?肆意滋事,来去自如!初六!”

“在!”

“将这三个目无尊上的恶奴照原样来一遍!”

“什……什么原样来一遍?”

“伤足、穿臂、贯耳啊!你干的事还要我教?”

“哦哦,喏!”初六站起,踌躇道,“那小的是到马鞍边取弓还是……”

“取什么弓?这里可是王中郎府邸,岂容你持械而入?若大王邸,还怕没一张弓么?”张放说罢,静静注视王氏父子,那意思是——老王,拿弓箭来吧。

王氏父子已经目瞪口呆,完全被这对主仆的对话吓住了——这是什么情况?这是赔罪还是问罪?从没听说过有人这么搞的。

王立脸色阴沉得几乎拧出水来,胸膛急促起伏,腮帮子鼓起一条条肌棱,声音从牙缝里挤出:“少君意欲何为?欺我王氏无人邪?”

张放缓缓起身,负手踱至玄关前,语调平缓而从容:“王中郎,请允许我做个假设。如果某一天,王中郎不在府上,我带僮仆来拜会,令公子邀我到贵府后园一游。然后,我的僮仆在后园把贵府的仆役痛殴一顿,扬长而去……王中郎,你会带仆人来赔罪么?”

王立黑着脸,一言不发。

王柱忍不住大声道:“可是打人的是你的家奴……”

“我的僮仆是自卫,而且他也有职责制止滋事恶奴。最重要的是,不管他被打还是他打人,这件事的本质没变,与我方才的假设一致。”张放斜睨王氏父子,“若王中郎说,即使发生这样不愉快的事,也愿意带家奴到我府上赔罪,那真是好极了。我这小奴,很快就会给王中郎证明胸襟的机会。若王中郎选否……”

张放踱回软席,慢慢坐下,双手按膝,平静说道:“张放年少识浅,实在不知如何处理此事。想来王中郎乃阳平哀侯之后,当朝皇后胞弟,胸襟见识,非常人所及。放欲效法王中郎之决断,唯君之马首是瞻,请君决断。”

王立现在有点晕,本来说好的赔罪,怎么绕来绕去,变成自己决断了?说是的话,府上三个仆人就会当着自己的面,被那胡崽子一人一箭;说否,就变成自己要向对方赔罪……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王柱比父亲还晕,惊怒交集,戟指张放:“你、你……”半天“你”不出个所以然。

张放看都不看王柱一眼,盯着王立道:“王中郎好家教。”

王立正憋着一肚子气,闻言眼神一厉,猛地挥手,玉如意正正敲在儿子乱指的手背上。

啪!玉如意碎了一地,王柱捂着手,一脸惊恐痛苦望着父亲。

王立抬膝缓缓站起,他想直视张放的眼睛,但不知怎地,目光一触就辣眼睛,实在受不住,只得很不甘心地避开,冷冷道:“少君之辩才,王立领教了。今日之事,立铭记于心,不敢或忘,来日必报。送客!”说罢头也不回拂袖而去。

张放知道,他赌对了。王立根本不会在意那三个家奴的死活,但丢不起这个脸。

张放携众扈从走出王邸,正要弯腰登车,身后传来初六迟疑的声音:“公子,事情是我惹的,其实把我交出去就好了,犯不着得罪皇后的胞弟啊……”

张放止住身形,扭头望着初六,认真说道:“一、这事我们占理;二、还记得东庚烽燧么?”

初六用力点头:“此生难忘。”

“我们曾并肩作战,那就是战友,我张放不会出卖战友。”

……

当一行车驾经过京兆尹寺衙前时,车厢外传来一个声音:“可是富平少君?”

张放有过耳不忘的能力,立即听出这是万章的声音,当即喝令停车,抬手掀帘,果然看到寺衙石阶上万章躬身行礼。

“正要过府拜会少君,没想到在此相遇。”万章边说边步下石阶,走近车驾,左右看看,低声道,“已经查到刺客下落,可否借一步说话?”

张放很干脆:“上车。”

车帘放下,马车继续前行,万章从袖兜里取出一卷简牍,交给张放。

张放安坐不动,问道:“公文?”

万章明白他的意思,低声道:“是誊抄本,万章再大胆,也不敢私取公文,少君放心。”

张放点点头,伸手接过,展开。

这是一份验尸格,在霸陵城北,有人在一户人家发现一具尸体,报官后经按检确认是自杀,现场搜查出禁用兵器劲弩。死者名青,年约三旬,刚租住不到两个月,邻里多不识,身份来历成迷。

“光凭这些,自不足以确认真凶,之所以认定此人就是刺客,皆因有少君提供的碎布条。”万章说着从怀兜里取出一块灰布,将张放昨日交给他的碎布条一拼,裂痕部分严丝合缝。

“这是从尸体身上剪下的布料。”万章将灰布捧上。

张放接过,细细对比,确认无误。不得不说,万章破案的效率相当不错。只是刺客身亡,所有线索中断,此次刺杀的缘由及幕后又一次成迷。

不管怎么说,张放算承万章之情,拱拱手:“辛苦督贼曹了。”

万章露出一丝苦笑:“辛苦的事,可不止这一桩。”

“嗯?”

“方才刚接到一桩凶案,在东市一家食铺,两个醉汉因事口角,互相斗殴。一人失足,跌下楼摔死。经查,死者,是少君族人家奴。”

张放原本倚着车壁,闻言不禁挺直身躯:“是谁?”

“是贵府二房长公子家奴,名唤丁甲。”(未完待续。)//天蚕土豆改编的3d浮空炫斗手游《全民大主宰》公测啦,想玩的书友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行下载安装(手游开服大全搜索sykfdq按住3秒即可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