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放啸大汉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狼 与 狈

第一百五十五章 狼 与 狈

(感谢大盟、小胖、倚天长剑刺太苍、坏人聪哥、xathena、chenandxiao、凨起時、书友140821221109543、同乐村落、tonybear、守护者ymk、光~~~影、大大大大山。谢谢大家支持!)

~~~~~~~~~~~~~~~~~~~~~~~~~~~~~~~~~~~~

夜深,长安诸坊皆闭,唯有长安城最中心一条街坊,灯火通明,喧嚣热闹,这是长安权贵们夜生活唯一的消遣处——章台街。

女伎据说起源于春秋时的管仲,或许更早,无稽可查。虽然在春秋齐桓公时代,就有“女市”,即伎馆,不过,有据可查且知名度最高的,当属西汉的章台了。这里是长安伎馆云集之所,因后世唐诗宋词里频频出现此名称而广为人知。

从古至今,能到这种场所消遣的,多为权贵。当然,也有平民,毕竟伎馆也分档次的。

“烟雨阁”,听上去挺高雅的一个名称,其实是章台最知名的一处烟花场所。这里也是石荣石大公子最常流连之所,基本上一个月里,至少有二十五天可以在这里找到他。剩下五天,则在养“精”蓄锐,次月再度出“发”。

这就是石大公子的生活常态。而石大公子与当朝权贵的许多内幕交易,通常也是在这种地方完成。

当朝驸马都尉、侍中史丹,同样也是个欢场常客,曾在一次酒后对这位石大公子的评价是“豚犬耳”。若是旁人说这话,估计早被石显弄去修城墙了。好在史丹也是外戚,而且是正受宠的外戚,又与大司马许嘉是亲家。纵是石显,也不敢因为一句酒后之言肆意加罪。

石大公子或许真如史丹点评那般不堪,不过,奈何人家有个跺跺脚朝堂抖三抖的老爹啊。论拼爹,整个大汉还真没几个人能拼得过他。

今日石大公子又得一商人进贡十余万钱,为其鬻爵,开心之下,又多饮了几杯。

买官鬻爵,这在大汉是合法的。有一个专门的称呼“赀选”,即以钱财买官,起源于武帝时代,主要用于弥补汉匈之战的巨额军费缺口。时人谓之“入粟拜爵,入谷射官”。以这种方式拜爵为官者,被士子视为铜臭之官,普遍鄙视。

赀选之制在宣帝时期曾废止,但在元帝后期,经中书令石显倡议,死灰复燃。这口子一开,就再也堵不上了。

赀选本有正常程序可走,不需要玩贿赂。不过,如果不这样做的话,爵是会给你,官也会给你,但多半是汤官、献食丞之类的微官虚职。想要实缺,甚至肥缺,就只能呵呵了。

所以,如果不甘心只混个虚衔,想把赀选的钱财捞回来,就得另找路子,而且要找对路。很显然,没有比走这位石大公子的路子更好的了。

石大公子年纪不大,不过比张放大多了,足足年长十余岁,长着一张扑克脸,看谁都是一副你欠我钱的表情。严格的说,石大公子并不姓石,亦非石显亲生,他其实是石显姐姐的儿子,也就是石显的亲外甥。

石显是在成年并成家后,因犯事被处腐刑,入宫而发迹的。虽然他曾有妻室,但并无子嗣。石显权倾朝野之后,一直遗憾自己没来得及留个后代。正好这时他姐夫死了,留下个儿子。经过商议,姐姐同意将儿子过继给他,结果石大公子就改姓换宗,认舅为爹了。所以他就算是一团烂泥,石显也得硬着头皮往墙上扶。

醉卧高阁,日进斗金,偎红倚翠,夜夜笙歌。这神仙般的日子,一旦沉溺进去,就别想拔出来了。

石荣公子,宁愿溺死也绝不想拔出。

阁门外,突然传来嬷母的尖声:“哎呀,这位贵人,你穿成这样,可不好见石公子啊……”

一个低沉的声音打断道:“见与不见,由继祖兄决断,岂是你这女闾敢做主的!”

女闾,指的是倚门卖娼之女,是对伎女的一种蔑称,当面说更有鄙夷之意。隔着阁门,石大公子都能想像嬷母的难看脸色。

“行了,我知你心情不好,却又何必与嬷母为难。”石大公子懒洋洋对门外道,“是本公子好友,别挡道,让他进来。”

门打开,一个披着雪笠,遮挡面目的青袍人走进来。先向石荣鞠礼,再对四五个衣衫不整的伎女做了个出去的手势。

伎女们一齐撒娇望向石大公子,后者懒散地摆摆手:“先出去,谈完事后再进来。”牵起一个妖艳伎女的玉手,眯眼一笑,“很快。”

砰!门关上后,青袍人摘下雪笠,轻轻扇了扇空气中浓烈的脂粉香。虽然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却也不难想像皱眉不爽的模样。

“事情全办砸了,那小贼回来了,还准备受封了,你也只能干瞪眼,还冒险跑来这里找我干什么?”石大公子无精打彩,举杯向青袍人示意,一饮而尽。

青袍人执杯在手,沉声道:“继祖兄一定没见过他,对吧?”

石大公子继续往杯里倒酒,眼皮都不撩一下:“见他干嘛?没得惹晦气。”

青袍人沉吟再三,还是把那句“此子已与昔日大不同”吞回肚里,改口道:“那继祖兄是否知晓,万子夏已经与他和解。”

“哦,这家伙倒懂得见风使舵。和就和呗,难不成还指望他与富平侯硬扛?”

青袍人俯身道:“以继祖兄之见,他知不知道此事背后是你我所为?”

石大公子一脸无所谓:“知道又能如何?顶多我向他赔个不是,再赔份重礼就是了……唔,不过,他未必知道你……哦,我明白了!你放心,兄弟一场,我不会把你说出去的。”

青袍人略显尴尬,轻咳一声,道:“继祖兄的人品,小弟是信得过的,小弟倒不担心这个。只怕他于心不甘,向令君诘难,届时令君难免责难继祖兄,小弟于心不安……”

石大公子不引为然:“这事都过了那么久了,他也毛都没掉一根,还能怎样?再说了,就算没这事,他老人家训斥又何尝少了?我知道你眼下忙得很,又不方便来此等场所,还得遮掩面目,含混腔调……行了,我这里你放心,你把自己的首尾收拾妥当就行了。”

青袍人放下耳杯,端正身形,举袖抬臂,恭恭敬敬向石大公子行了一礼:“如此,小弟多谢了。继祖兄若有事吩咐,只管开口,小弟无不从命。”

石大公子眼珠一转,凑了过来,嘿嘿笑道:“那好,你动动脑筋,把那两个小美人从阳阿公主那里弄过来。可别让张放那小子抢了先,那我的脸可就丢大了。”

青袍人心下深深一叹,躬身应道:“小弟遵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