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放啸大汉 > 第四百零四章 【谁也不是吃素的】

第四百零四章 【谁也不是吃素的】

“大兄,已经确定了……那耿定,真的疯了。”王立说这话时,一脸的不甘与不解。

王凤阴沉着脸,没吭声。

耿定被确认疯了之后,再无关押意义,便由其家人领出廷狱。

王凤兄弟怎都难以相信,好好一个人,而且还是那种狡黠的家伙,进监舍不过七八日,就变成疯子。于是王立让贾氏兄弟截下耿定家人,带回居处,一边观察一边用各种方法测试:捆绑威吓、用刑、利诱,甚至将当初答应耿定的五百金变成千金,用整整一马车拉到他面前,然后直接走人。结果第二天其家人哭丧着脸,说全被那疯子扔茅坑了……

贾氏兄弟还不死心,又是找医工又是找巫祝,全没用。直到某一日,耿定突然不见,满大街寻找,最后在某户人家的猪圈里发现一个浑身沾满粪便的人……

王立听到贾氏兄弟的禀报后,终于死心,这才跑来将军府向大兄汇报结果。

“大兄,我亲自验看过了,那耿定浑身上下,没什么明显伤痕,脑袋更没半点外伤,实在想不出他怎么疯的……”

王凤吐出一口浊气,冷着脸道:“我接到一个消息,说是张羿啸在探监时,射了耿定一支银针,针里有可致癫狂的秘药。”

“啊!”王立听得呆了,半晌才打了个寒颤,忙道,“那我再去仔细检查……”

“不必了。漫说此事不知真假,就算是真的,一个针孔,过了这许久,早痊愈了,哪里还看得出来?”王凤淡淡道,“既然确认人已经疯了,怎么疯的重要么?”

“大兄,眼看就要成事了,结果却……小弟好恨啊!”王立狠狠以拳捶案,“又是那个张羿啸,大兄……”

王凤摆摆手,语气淡淡,眼神冷冷:“且忍一忍。你放心,王商一倒,下一个就轮到他。”

王立听出点什么,眼睛一亮:“大兄,莫非……”

王凤微微一笑:“六月不是有过一场日蚀么?陛下一直惴惴不安,多次责成太史令观星测日,又令太卜令卜辞占爻。两月之内,又是迎告五帝,又是到高祖庙祭拜……呵呵,你想想,此时若有人将此异象与那位联系起来……”

王立眼睛越来越亮,再次击案,不过这回却是激赏了:“大兄好计!”

“计是好计,但不是我想出的。”

“那是谁?”

王凤笑容莫测:“明日早朝便知。”

……

翌日早朝,因不是朝会,天子在宣室殿与重臣议事。

就在这时,太中大夫张匡求见,声称知日蚀所示,原对近臣陈日蚀咎。

这事一直是刘骜的心病,既然有大臣提出新见解,那是非听不可的。见张匡说得郑重且神秘,刘骜不敢怠慢,当即指令张放、史丹、王尊及太史令等人到宣室配殿听取张匡陈词。

张放对一个正常的天文现象一向无感,见张匡弄得神神叨叨,还要撇开三公,只对“近臣”陈词,心生疑惑。借着着履出殿之机,盯住张匡,直接了当问道:“此事可与丞相有关?”

张匡讶然:“富平侯何出此言?”

“我只问你是也不是?”

张匡打了个哈哈:“富平侯莫急,稍后便知。”

莫说张放有“视目辨伪”之术,即便没这一招,也不难猜出张匡想玩什么花样。

政治斗争,真是无处不在,无时不来啊。

张放对所谓的“异象”无感,但对整个大汉朝野在异象方面的神经质最清楚不过这是一根极度敏感的神经,谁拨谁倒霉。

张放直起身,对内侍道:“来壶凉茶,大热天,就算没说几句话,这口也干得紧。”

张放的云雾茶已经占领宫廷这个大市场。宫殿议事一直有提供酒水浆酪给官员“润口”的传统,而现在已被凉茶所取代。大热天喝凉茶,那舒爽……什么酒水浆酪一边去。

内侍送来凉茶,张放招唿史丹、王尊也来一壶,二人自然不会拒绝。

喝完之后,一行人朝配殿走去。

行至半途,张放按腹停下:“喝得有点多,我去去就回。”

众人无语,只得先离去。

张放自行找宫厕。如果是外臣,那是不能乱走的,必须有内侍引路,上茅厕也一样。不过张放是侍中,本就有行走禁中之便,这皇宫他比许多内侍还熟,根本不用也不必引路。

张放急急朝宫厕方向走去,一路走却一路东张西望他当然不是在找茅厕,而是在找……

“喂,那个谁,停下!”张放远远看到一个内侍,忙招手唿唤。

“叫我?”内侍回头。

二人目光一碰,都是一讶。

巧了,这内侍,居然是石荣。

要说石荣最不愿看到的人,就是张放了,每一次碰面,都似在扒他的面皮尽管这才是他入宫以来第二次遇到张放。

再怎么不情愿,石荣也得乖乖过来,揣小心行礼:“君侯有何吩咐?”

张放盯住石荣一会,后者被盯得发毛,下意识捂住后腚时,张放一句话,吓得他差点掉魂。

“行,就是你了!”

石荣噗通一下跪倒,涕泪泗下:“张羿啸,使不得啊!你……你就饶了我吧?”

张放愣了一下,才明白石荣在想什么,抬脚就要踢过去。好容易才克制住,朝石荣狠点几下:“时间紧迫,没工夫跟你置气,滚到一边站好。”

石荣心惊胆颤,手脚并用爬到一边,直到看见张放摸出笔墨纸张,刷刷刷写着什么,才知道不是自己想的那回事。

张放随身带着笔墨纸张是很正常的事,他上朝时带着的那块象牙笏板可不是用来装饰或装逼的,而是有实用功能的在朝会时,天子或大将军、丞相有什么要事交等,为防止遗忘疏漏,通常会用沾墨的笔写在笏板上。这就是笏板的实用功能,朝代莫不如此。所以张放在上朝时,随身带有笔墨纸张再正觉不过,没带才不正常。

张放写完之后,将纸张折好,从随身锦囊里摸出一截特制油蜡,点燃熔化,涂在纸张折叠处,然后再盖上自己的富平侯之印。

石荣在一旁看得明白,总算知道张放是想让自己传信。只是,这宫禁之地,要传给谁呢?该不会是……石荣脸色顿白。

张放可不知石荣这会正浮想连翩,将书信往他面前一递:“到宣室殿阶下候着,待散朝后,把这封书信交给王丞相记住,必须丞相亲收。”

石荣这才知道,自己又想岔了,呆呆望着张放:“你……君侯信得过我?”

张放并不回答这关于信任的问题,只是淡淡道:“一、我没时间找其他人了;二、你并不像活得不耐烦的样子。”

石荣听到这不算回答的回答,怔忡了好一会,居然点头:“好,我一定送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