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放啸大汉 > 第三百八十三章 【毁灭之始】

第三百八十三章 【毁灭之始】

“该不会是竹王显灵了吧?!”

地道里,震惊过后的韩重,难得说了句玩笑话。

张放亦笑:“倘如此,‘竹王’未免也太多了些。”

张放话音刚落,黑暗中涌出一群人,一齐单膝下跪,为首一人难掩兴奋:“羽希叩见主人。”

火光照在这人脸上,正是羽希,而他身后一群少年男女,正是张放的扈卫队员。每一张面孔都难掩激动,因为见到主人,就意味着他们此次行动即将圆满完成。如果不是顾忌声音太大,恐被夜郎人察觉,他们必定会齐声高唿叩拜。

这时身后突然有个声音传来:“咦!不对,这些油布包不像是谷米。虽沾有泥却无半点灰尘……这是刚运进来的。”

不用回头就知道这是卓碧海的声音。

刘枫以目请示,张放颔首。

刘枫自豪地一笑:“这当然不是谷米,而是送夜郎王、耶朗及所有附庸诸夷贼子归天见竹王的杀器三千斤炸药!”

韩重倒吸一口冷气,三千斤!何时用过这么巨量?这是要把夜郎王府夷平啊!

相比韩重的变色,卓碧海、飞燕却是满头雾水,一脸懵逼。三千斤,听上去很勐的样子,可炸药是什么?这药是能吃还是能治啊?

刘枫翻翻白眼,真是媚眼抛给瞎子看了,不过这情形也早在他预料之中,他也不是解释给这二位听的,而是说给韩重听的。

尽管火药配方早已上交宫廷,但将作研发由于缺乏强有力推动,一直停滞不前,甚至在发生一次爆炸后,被太后以“宫中不可有凶物为由”全面废止。而进献配方的张放,非但没有因此而受到褒奖,反而在太后心中又添了一笔账。

因此,整个大汉朝连烟花都没开发出来,只有少量用于军事通讯的旗火储存于武库而已,更遑论火药、炸药了。

当张放的研发的小组不断取得可喜进展,颗粒火药、烈性炸药、爆破雷炮频频出炉的时候,整个大汉朝,除了当年的西征军将士脑海里还残存着那惊天一爆之外,无人知晓何为火药、炸药。卓碧海没当场问这“药”有啥疗效已经算很不错了。

三千斤烈药,就是张放此次出使夜郎的真正目的与终极手段。

早在接受使命,决定出使的那一刻,张放就做出要在夜郎国中心夜郎王府爆一朵蘑菇云的大胆计划。

大汉到了成帝时期,国力渐颓,而夜郎偏远,地形复杂,对其控制越来越弱,以至杜钦有放弃西南的言论。杜钦的言论,并不仅代表他个人,也是当时朝中很大一部分士大夫们的想法。否则以杜钦的智略,如何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承担弃土罪名?

夜郎如果重新分离,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南越?甚至千年之后,趁中原混乱,与鸡爪国相继正式脱离宗主国而完全独立?这事真说不准。

张放来自未来,当然知道这种局面没有出现可是问题在于,谁敢保证他所在的这个时空,就是他前世的那个时空?如果时空不同,那史的走向又会如何?

或者更好,或者更坏,一切皆有可能!

所以,他不能以后世既成事实来揣度即将发生的事,更不能袖手旁观,坐等事情发生。如果是往好的方向发展,他就要让事情变得更好;如果是往坏的方向发展开,他就要加以阻止。

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张放的使节队伍尚未出长安,就出动了几乎全部扈卫队。一半人先期抵达夜郎潜伏,一半人秘密押运三千斤烈药,取道巴蜀,从犍为入夜郎。然后在鞠季的接应下,以货物名义,运抵夜郎城寨,秘密储存在鞠季的店铺里。

夜郎王府有秘道,并不是什么秘密,不过知道有秘道是一会事,秘道出入口在哪又是另一回事。鞠季在夜郎经营多年,还真不是白饶的,他早已查知其中一条秘道出入口。他当时查这个,一半是机缘巧合,一半是出于未雨绸缪。只想将来不定啥时会用得上果然,真用上了。

随后,鞠季用手段令守屋的聋哑夷人屈服。这个老夷人是翁指的忠仆,服侍翁指很多年,后因事得罪主人,被刺聋药哑,罚守秘道入口。即使遭受如此残忍对待,老夷人依然对翁指忠心耿耿。鞠季正面根本攻不破老夷人心理防线,因为人家对生死黄白早已看淡。最后,鞠季是从老夷人家人身上打开突破口。用老夷人犯了重罪的小儿子的命,交换地道入口及老夷人的命。

后面的事就好办了。三十余扈卫队员装扮成鞠季的家奴,将烈药夹带入货物中,运进王府。夜郎王继位、四方来贺,加上汉使亲至,这样的大场面几十年一遇,饮食用度,消耗甚巨。这段时日以来,身为夜郎“王室特供商”的鞠氏各类货物,隔三岔五运入王府,已属常态,谁也没怀疑。

这就看出张放先期派扈卫入夜郎的先见之明了,因为有了两三个月的准备与训练,整个计划进行得有条不紊,而且少年扈卫们言行举止活脱脱“土着化汉人”的模样,正契合鞠季府上的汉家奴仆形象,毫无破绽。

最后,连人带货消失于王府,进入地道,这自然也需要各种疏通、收买、内应……可以说,鞠季为了这个计划的顺利实施,使出了浑身解数。没有此人,张放的中心开花计划毫无实现可能。

“知道这储藏室的上方是哪么?”刘枫笑着问韩重。

韩重最不擅猜迷,正想说我哪知道,看到刘枫嘴角颇得意的笑容,心头一动,脱口而出:“是哪?总不会是务邪继位,翁指跳大神的地方吧?”

刘枫抚掌而笑:“然也,正是木屋广堂。”

韩重:“……”

这、这是要把什么夜郎王、耶朗、这个君那个长,全部来个一锅端的节奏啊!

张放眯眼笑了,这就是他为什么甘冒奇险,身入虎穴的原因。他就是一块吸铁石,把西南所有隐患全吸引过来。然后,一并解决此一击,至少保西南百年无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