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放啸大汉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此处有惊喜】

第一百九十六章 【此处有惊喜】

偏离官道数里,山间一条坚实的夯土路上,三骑如飞,两前一后,奔跑在山道上,激起三股细细烟尘。而在更远处,是前后相差不过一个马身的五个骑影互相追逐。

而前面两骑也并非并排,有时栗马超前,有时白马抢先,不分胜负。

镜头拉近,可以看到最前两骑便是张放与萧绍,落后十余步远的便是史邯。而数十步之外的五个骑影,则是于恬、石荣、史通、许新及金参。金家兄弟三人及其余京城群少等等一大票人,全远在里许之外吃尘。

五骑之中,最前头的是石荣,论骑术,他跟于恬四人差不多,但胜在马好,但望着百步之外的前头三人,他也是气得不行。这没天理了,那萧绍、史邯骑的虽也是来自西域的好马,但比起自己的“黑龙”来,根本没得比,居然也跑得那样快,骑术当真不弱。最可气的是,本想打那富平侯的脸,谁知道这家伙不光马好,骑术更是高出自己一大截——可是自己记得很清楚,这张放离开长安前,骑术蹩脚得很,回长安后,也没见他怎么练。怎地一下如胡人附体,骑术精湛若斯?

混账!一定要追上去,至少要并排,还有三里,来得及!

这么一想,石荣咬咬牙,举了几次鞭子,终于发狠一鞭抽在马臀上。黑龙一声长嘶,猛向前一蹿,顿时将身后四人甩出十步。石荣也知道这样催激马力会影响马的寿命,但此时他已顾不上这个了,再不追上去,等会被无形鞭子抽脸的就是自己!

如果石大公子知道此刻张放压根未尽全力,不知会不会吐血。

张放的确未尽全力,他一直在压着马速,之所以这么做,并非顾及诸少的脸面,而是一直对那所谓的“惊喜”不托底。如果自己远远抛下比赛对手,单人匹马冲到目的地,万一是个恶作剧或者是自己丝毫不感兴趣的场面呢?比如那里等着一群烟雨阁或别的青楼花魁,先到者既可享受美女尖叫,又能攀折采花,必是风雅之事,也足以引京城诸少趋之若鹜,但他对这样的事没兴趣。

张放不是假道学,他只是对能用钱砸来的“情意”无感而已。就算在后世他一介****,也能用自身魅力去撩妹,从不去大保健玩********服务。而这一世,身为列候,又颜值爆表,还有莫测奇术,什么样的女人撩不到?何需到青楼****?

张放故意与萧绍保持着半个马身,偶尔还让他超前一下,不过对手节奏一直在他掌控中。

张放在保持速度之余,还好整以遐用眼角余光观察萧绍——看得出来,这位仁兄已拼尽全力了,他上半身已被汗水浸湿,额头汗珠滚滚,脸上薄薄的一层黄尘被汗水冲刷成一道道细痕。他的整张脸充血胀红,执缰双手从指节到手背因用力过度而青白。由于体力消耗过巨,人与马一样,不顾迎面而来的淡淡烟尘,张大着嘴用力吸气……

看萧绍这副模样,张放对自己的猜测更肯定几分——如果不是这种韵事,如何能令这位自命风流的经学传家的太学生如此着紧?

说起来这萧绍的骑术其实也算不错,看得出来是受过专业指导,并且下过苦功的。这年头大汉士子们对君子六艺中的“御”还是很看重的,远不似后世宋明那般有名无实。而且他的马也不错,是典型的西域马,听说是金氏兄弟送给他的,估计是金氏的一次人才投资。

再看看那史邯,这位当年一起玩乐,如今却有些疏远的发小之一,也在卯足了劲,力图赶超二人……这就有些奇怪了。

张放是知道这个史邯的,他曾与萧绍一同拜在儒学及玄学大师京房门下,严于律已,尤重名声,所以当初自己刚回长安时不鸟自己。在烟雨阁里,他也对身旁女伎态度冷淡。如果所谓“惊喜”当真如自己所料那般,这家伙犯不着那么拼吧?

张放心里嘀咕,控骑却并不慢,并再次赶超萧绍。

山道不窄亦不算宽,两骑并驰,间距不过丈许。当张放又一次赶超时,萧绍扭头瞪视他,脸憋得通红,身体明显颤抖,显然体力大量透支,对马匹的控制明显减弱。

萧绍眼神似有恳求之意,但旋即一闪而逝,紧紧呡住嘴巴。

张放这时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放水,反正自己也不需要这“惊喜”,而以萧绍的家世,此人将来在朝堂必有一番作为,这是一个交好的机会。

就这一犹豫,萧绍猛力一拍马臀,再次反超。

就在这时,身后远远传来石荣那特有的鸭公嗓:“前面三个,休想赢我!”

然后后面传来一阵惊呼,却是石荣发狠,把皮鞭换成小刀,往马臀插下——这家伙疯了,如此宝马,也舍得下手!当然谁也不知道石荣的颠狂逻辑——要就要最好的,如果跑不赢张放等人,这所谓的宝马还有什么用?

张放一回头,好家伙,人癫了,马疯了,一路扬尘,已迫近三十步之距。看那架势,很快就会追上,反观萧绍,却已有强弩之末的态势。

张放可以给萧绍放水,但绝不会让石荣打脸。没什么可犹豫的了,张放双足一夹,奔雷感知主人心意,一声长嘶,迅速超过萧绍,绝尘而去。

后面,石荣那不甘的怒吼,越来越远……

二三里地,一晃而过,转眼上了宽广的夯道,前方广阔的湖影越来越清晰,遮天垂杨间,一支红色的三角旗子从绿影挑出,清晰可见。

这就是目的地标志,终于到了。

张放放缓驰速,回头一看,最近的萧绍都在百步之外,至于那发飙的石大公子却不见影,该不会被甩下马背了吧?

越是接近三角红旗,张放便越是放缓马速,目光频闪,运足耳力。一阵隐隐轻笑声,从柳树荫后的河堤传出。

张放眉头越皱越紧,回首但见萧绍已接近数十步外,更远处已隐隐可见诸少年的骑影。这个时候张放若想让萧绍赢倒是可以的,但张放却不会这样做,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这样种,放水太明显,萧绍只会感到羞辱而未必会感激。

张放轻轻抖缰,放蹄飞奔,当冲过红旗时,侧边堤岸处传来一阵欢呼。扭头一看,果真是一群妖娆的美女,在河边的凉亭里叽叽喳喳,间或传来各种娇笑:

“咦!怎地不是萧君煜(萧绍)?”

“萧君煜在后面,我还以为他能跑第一呢。这位小郞君是谁?好生俊俏……”

“啊,我认得!”

“是谁?快说。”

“好像是张少子,又有点不像……”

张放叹了口气,真是不幸而言中。目光随意扫过,所见者无不如花似玉,气质高雅而端庄。张放虽然少去青楼,却也是知道,真正的顶级名伎,琴棋书画样样拿手,比大家闺秀还像大家闺秀。

这帮公子哥,还真玩不出新花样,张放无聊地一提缰,正待拨马离开,蓦然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入耳:“啊!那不是张君么?真的是他!”

张放一怔,勒住马匹,扭头向凉亭看去。当他的眼角余光扫到亭子东边一角时,以张放打磨多年的从容镇定,也不禁似于恬一般张大嘴巴,眼睛越瞪越大。

巧笑倩兮班沅君。

笑靥如花小苹儿。

还真是个惊喜啊!

~~~~~~~~~~~~~~~~~~~~~~~~~~~~~~~~~~~~~

(感谢凤萌、菜猪,小胖,还有那么多书友们的投票打赏,果然有惊喜(^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