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放啸大汉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变生肘腋】

第一百四十四章 【变生肘腋】

(感谢大盟、小胖、爱吃白菜的猪、tonybear、魔族沧海、song5787090、凌霄阁、ge10001。谢谢大家!)

~~~~~~~~~~~~~~~~~~~~~~~~~~~~~~~~~~~~~~

玉门关始建于武帝元鼎六年(前111年),与东北面的阳关同时兴建,是大汉取道西域最重要的关城。举目所见,坚城巍巍,飞雪飘飘,旌旗猎猎,雄关如铁。

即使是隆冬季节,等候通关的商旅居民也不少,或许是快闭关的缘故,关前排起一条长龙。

张放问燧长:“你们领取被服,是进玉门关领么?”

燧长摇头:“不是,还得再往北走几十里,那里有座河仓城,粮秣被服都存放在那里。”

尽管已确定张放等人并非军人,但人家实打实参加了西征,燧长打心眼是佩服的,心里已认同他们是同袍,所以也不介意将这并不算机密的情况相告。

张放很豪爽挥手:“既然如此,这两匹马便送你们好了。”

燧长与三子又是吃惊又是感激,却坚辞不受,除了因为馈赠太过贵重(两马市值不下十万钱),仅一面之交实在受之不起。更重要的是,身为普通军士,就算他们接受馈赠,这样的好马他们也保不住,很快就会被上官弄走。这玩意不比钱财,藏不住啊。既然保不住,何必要欠人这么大个人情呢。

张放也只是敬重这些汉军边卒的艰辛,想帮一把而已。在对方再三谢绝之后,得邓展提醒,也意识到其中关窍,便不再多言。

“等候通关的人不少啊,走,我们再送诸位一程,好快些通关。”燧长虽然没有接受馈赠,但这心意却实领了,爽快说罢,翻身下马,与三子踩着泥泞的雪泥官道,深一脚浅一脚向关前通检口走去。

嗯,这是在利用熟人关系,为他们插队来着。

张放一行松缰缓缓而行,不疾不徐跟在后面。

待走近时,正听到燧长说道:“不能少一些?好歹人家也帮了我一把,我老吴这张脸,难道还值不得几十钱?”

对面那三十来岁,蓄着八字胡的城门丞嘿嘿一笑,不冷不热道:“若是几十钱,你老吴这张脸也值得,但上百钱……呵呵,你自个说呢?”

燧长脸色有些难堪,回头向正行来的张放勉强一笑,道:“让你们先过,但通关税……”

张放微笑拱手:“明白,明白,多谢老吴。”

或许是没能为张放他们争取减锐,或许是上官的面子被驳而不爽,年轻气盛的三子愤然道:“依我看一钱税都不当收,你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参与了西征之战,大破匈奴,为我们免除了多少边患,这样都不值得几百钱?”

此言一出,莫说城门守卒,连正等待通关的的商贾百姓都被惊动了,纷纷投来诧异目光,更有商贾近前,询问情况。对西域行商而言,这方面的信息最为敏感。此时距那场大战结束还没几个月,由于距离太过遥远,很多行商都不知道具体情况。这是他们首次见到西征参与者,哪会放过打听机会。

一时间,关城秩序有些混乱,守卒不得不上前吆喝维持。

一片纷乱中,那城门丞讶然问老吴:“真的假的,不会为了免几百钱骗我吧?”

老吴刚被打脸,也不多说,向邓展要来文碟,交给城门丞。

城门丞是文吏,果然比老昊能看出更多东西。这是都护府所发文碟没错,而且在都护府署印之外,还加盖了都护甘延寿的钤印封泥,这是最高等级的文碟。如果这些人不是身份不凡,则必然是对都护府做出不小的贡献,方能得到都护本人的亲发的文碟。

城门丞再问了老吴几句,已然信了八、九分,满面堆笑:“你怎么不早说,既有功于国,又有都护亲颁文碟,那还有什么可说的。诸位,请通行。”前一句是对燧长老吴说的,后一句则是对戴着头罩,只露出嘴巴与下巴的那个为首年轻人说的。

张放点点头:“多谢。”招了招手,唤过被商人团团围住的邓展,向城门丞方向指了指。

邓展策骑近前,从马褡里掏出早已备好的税金,往城门丞面前的木案一扔,发出嘭地大响:“我家少主遵循国法,依律交税,绝不恃功。看好了,这是五百钱,足抵我们的货物、马匹、橐驼及人员入关税了吧?”

张放怎会在意通关税多少,他在意的是态度,守关将士对西征军的态度。如今看到了,还算是满意。

城门丞一脸讪讪,哪敢细数,向邓展拱拱手,正想说句场面话,身后长长的门洞甬道传来一阵急促的蹄声。吵吵嚷嚷的说话声一下小了不少,大多目光投向深邃的门洞。

不一会,一骑从甬道驰出,从其后背所插的旗子看,是个驿卒。驿卒将一个圆柱形套筒交给城门丞。

张放认出那是邮驿,里面装的多半是公文。这不关他的事,当下拢着衣袖,与牵着马的扈从们走向通检台,执笔写下个人身份信息。一般是姓名、年龄、籍贯等简明信息。

张放写是“张放,年十五,家居长安戚里闾右。”

这边关之地,怕没几个人知晓“长安戚里”是个什么所在,意味着什么。

张放写完之后,掀开头罩,遥遥向燧长老吴与三子拱手。二人也微笑挥手,转身而去。

张放拉下头罩,挥挥手:“走!”

就在这时,突听彭地一声击案,一个森然声音响起:“往哪走?围起来!”

四周脚步杂踏,门洞甬道两端人影幢幢,刀光闪眼,利刃出鞘声与弓弩张弦声响成一片,夹杂着商人百姓的惊惶叫声与慌乱脚步声。

不过,很快人群就发现,这不是冲他们来的,而冲方才那支骑队而来。

面对这样的突变,那支骑队居然没有惊慌,反而从马鞍侧拔出刀剑,并张弓搭箭,与包围他们的汉军士卒对峙。

张放与他的扈从们,这一路西行几万里,出生入死,再大的阵仗都见过了,心志早磨练得坚硬如石。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虽惊而不乱,立即组织防御。

邓展一路上最担心的就是少主的安危,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又惊又怒,大吼:“你们要干什么?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就是因为知道你们是什么人,所以才要拿你。”包围圈裂开一个缺口,现出城门丞那阴沉沉的面孔,方才和善的面皮早已扒下。他昂首负手,森冷的目光一一从张放诸人身上扫过,咄然厉喝,“好一群贼子,差点被尔等瞒过逃脱。拿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