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放啸大汉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会 盟(下)】

第一百一十四章 【会 盟(下)】

(感谢大盟、小胖、同乐村落、小雪妃、lmj刘刘刘)

~~~~~~~~~~~~~~~~~~~~~~~~~~~

这是一个萝莉美女。

张放自来到这个时空,见过的萝莉美女着实不少,既有阿离这样温婉型的小家碧玉,也有班沅君这样知性型的大家闺秀,还有苹儿这样活泼靓丽的邻家小妹型……这些女孩子一个比一个漂亮。应当说,张放也算是见识过了的,而眼前的小萝莉,仍然令他小小地吃了一惊。

这的确就是一个小萝莉,顶多八、九岁,长得像个洋娃娃——洋娃娃并非形容,而是她就是个洋娃娃。

栗色而浓密的秀发,如波浪般卷曲,皮肤像奶油一样白嫩;长长的睫毛如扇贝,开合之际,那双灵动的大眼,隐隐有琥珀流光闪烁;小巧的鼻子明显比一般女孩高而挺翘,薄红的嘴唇,如同两瓣玫瑰……

这是一个典型的中亚小美女,或者说,更近接于张放印象里的波斯女郞——当然,这里单指相貌与气质,至于总与波斯女郎相伴的各种标签如“妖娆”、“美艳”、“性感”等等,限于年龄,还看不出来。

小萝莉弯弯的秀眉一剔,红唇微勾,似笑非笑:“我是屠墨的母妃的妹妹的夫郎的女儿。”

这话就算是用汉语来说,也是够绕的了,何况还是用匈奴语。

匈奴语刚过“四级”的张放抽了口冷气,不过张放是何许人,哪会被一个小女孩的绕口令牵着走?立即不动声色绕过这个“关系中的关系”,轻松道:“原来如此。看来你我都猜错了——那位陈君长那样,你看跟我有几分相像?”

小萝莉咯咯直笑,声音脆得像咬一口苹果:“说不定你长得像阿母呢。”

张放没有接话,而是再次瞪大眼睛。借着说话的工夫,他已经把小萝莉的绕口令关系破解了,真正的答案,又一次令他震惊:“你是……康居王的……”

小萝莉点点头,宝石般的大眼闪啊闪:“我叫娅莎。”说完这话,便盖上帽兜,随着四个护卫快步离去。

张放停在原地,摸着下巴,眼睛里有隐隐笑意:康居小公主也来了啊,这次会盟,倒是别有惊喜。

很快,陈汤就知道这个消息。而屠墨也再三致歉,说出原委。

娅莎的确是康居王任塞的小女儿,彼时她正在犀月部做客,看望屠墨的母妃。在得知屠墨要与汉军会盟后,极力要求同去,屠墨拗之不过,只得同意。不过,因为娅莎的身份特殊,又是私自前来,屠墨不便声张,故此恳请陈汤不要大张旗鼓,更不要在公开场合以公主之礼相待。

陈汤表示理解,同样,在介绍张放时,也只含混地说是朝中一位君侯的世子,并未详说。张放的身份,同样也不能大张旗鼓宣扬。

屠墨自然不知眼前这少年的份量,只是为其风采所折,心下也存了结交之意,没少送好礼,言辞也十分客气。但令人意外的是,真正与张放言谈甚欢的,居然是开牟。

正如张放所料想,开牟这个人,骨子里更像商人,对财富的看重,远远高过权力与军队。而张放对丝路贸易,也早有想法,结果双方一聊,顿时大感投机。开始双方还分左右席会谈,到后面开牟干脆撇下外甥及谈判,不管礼仪,直接挪到张放那边席位,压低声音,窃窃私语,生怕商业秘密为外人听了去。

对于这位未来的富平少侯种种异行,陈汤已经见怪不怪了,再想想富平侯富甲长安的财富,也就不难理解这位少侯对商贸有如此兴趣了。

陈汤也好财货,但眼下对他而言,没有什么比打赢这一场远征更重要。赢了,一切都会有;输了,原有的一切都会失去。因此,他对战争以外的东西,不会过多关注。

由于双方结盟的好处显而易见,因此几乎没有过多试探,很快达成意向。

屠墨为西征军牵制康居国——主要是抱阗的军队,一旦对方有所异动,必须尽快通报西征军,并采取有效措施,加以牵制。同时,开牟还将亲自引领西征军,从山谷小道穿插,避开康居及匈奴耳目,直插郅支城。此外,犀月部还将尽其所能,为西征军提供粮草、牲畜。

而都护府则将于战后禀明朝庭,言及犀月部之功,使朝廷对康居的政策有利于犀月部,这是远的方面。而在近的方面,西征军在取胜之后,需助犀月部打击迭利部。

说实话,这第二条涉及到了康居内政,陈汤擅自应允是很危险的。除非有必要,朝廷一向不主张介入西域诸国内政。陈汤这么做,搞不好被人参一本,仕途堪忧。

不过陈汤本就是个敢下赌注的家伙,现在他用一生的仕途及身家性命,押在此次远征之上,不成功便成仁。但凡有利于西征的,他都会尽力争取,其余之事,皆置于度外。更何况,这里已是西极,真个是天高皇帝远。堂堂汉使被杀,都得辗转好几年才为天子所知。现在不过暗中助力,被朝臣抓现行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完全值得。

最后还有一条,开牟希望能将被俘的伊奴毒交给他。问及缘由,开牟含糊其辞,只说其父与抱阗做了一笔政治交易。

陈汤考虑了一下,答应了。反正这个伊奴毒的份量也不咋地,搁在手上也无大用,若能以之示好康居国挺汉派,还是值得的。

于是双方商量好,陈汤派人通知后方大本营,将伊奴毒押解过来,然后开牟则率康居骑兵于半道“劫囚”,将伊奴毒营救出来。这样既不会暴露彼此结盟关系,又能达到目的。

之后,屠墨向陈汤透露了大量关于郅支的情报,比如郅支城只有不到三千人马、郅支此时正在城中,其子女妻妾,包括许多名王贵人,亦在郅支城。也就是说,这个时间段杀上门去,只要封锁消息,很有机会包饺子……

双方计议已定,按照西域风俗,杀白马,饮马血,面东方盟誓。

这热闹的场面,张放与韩氏兄弟等人看得很是有趣。韩骏还弄来了一点据康居人说有神秘力量的白马之血,端给公子。

张放笑着拒绝,青琰也不领情。于是韩骏与乃弟分而饮之……那表情,那酸爽,张放看得忍俊不禁。

傍晚,伊利河畔,点起一堆堆篝火,到处可见杀牛宰羊的场面。一个个装满汤水的大釜咕咕冒泡,蒸气腾腾;一罐罐酪浆、一瓮瓮酒水被抬上来。

盟誓已成,会当同庆。

这,将是一个宴饮狂欢之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