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前往玄白界 扁舟渡陈家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前往玄白界 扁舟渡陈家

玄白界,仙人渡。

正是下午,日影西斜。

天光自山外来,稀稀疏疏的,投入到烟波森淼的大湖中,浮光凝黛。

金青之色相磨,夹杂出水的霜石星星点点。

还有千千百百的鸟儿,栖息上面,鸣声清脆。

山外天光,湖上霜石,石上青松,松上新鸟,光暗,动静,石水,看似漫不经心,但自自然然组合到一起,却有一种出神入化之功。

任何人,见到这样的景象,都觉得神骨一清,然后又是凛然有威势,不敢造次。

少顷,只见一点绿芒出现在湖水上,不到半个呼吸,化为一叶扁舟,在其上,有一少年人临风而立,头戴莲花冠,身披日月法衣,文采鲜明,风姿耀目。

少年腰悬法剑,眸子有神,驾舟缓缓而行。

这样的姿态,引得在仙人渡上来往的陈家人频频瞩目,要不是少年眉宇间有丝丝缕缕的威严,让人退却,恐怕都会有大胆的少女上前搭讪了。

来人正是陈岩,他手按腰间的不生不灭无形剑,看着眼前的仙人渡景象,不由得想到自己当日在洪荒界中入陈家的样子,这个景象还真有三分相似。

恍惚间,已经很多年了。

而自己,也是今非昔比。

陈岩笑了笑,屈手一点,细细密密的篆文自指尖生出,倏尔一转,化为一道符令,轰隆一声,消失在原地,向陈家深处飞去。

殿中。

莲花宝灯高举,明辉璀璨。

殿中烧着最上乘的香料,烟气袅袅,凝而不散,宛若龙蛇。

陈家的族长坐在沉香宝辇上,他面容清癯,目光温和,法衣上细细密密的纹理交织,有一种光阴如水的味道。

他的身侧,是半截的玉璧,上面是虬曲如龙的藤蔓,冬日的冷辉照在上面,叶子已经落尽,有着古意。

陈家的族长看着玉璧,上面是不计其数的文字和图案,组合起来,明光闪烁,如同灯光。

“陈家啊,”

陈家的族长少见的眉头紧锁,他看着玉璧,上面的灯光汇集起来,如同一汪清泉,可是这么多年,还是这样,几乎没有增长,甚至还有少许的缩小。

这是陈家气运之返照,令这位陈家的族长还是痛心。

“这么多年来,我们陈家是不进反退,”

陈家的族长声音变得低沉,眉宇间有着忧色,道,“在这一纪元中,天运爆发,不少的青年俊秀已经晋升天仙,可我们陈家的子弟却是总是差一点,无法晋升。”

陈家的族长手按玉如意,摇头道,“这样青黄不接的样子,可是怎么得了。””

“族长,”

在殿中的还有一人,长眉细目,面容俊秀,满头的白发,让他显得非常沉稳,安慰道,“这只是暂时之危。”

这位是陈家的长老,实权人物,声音有力度,道,“我们陈家的子弟无法晋升天仙,不是资质不行,也不是资源不够,而是陈家的气运不足以再出一个天仙。”

他平平静静说话,道,“不过随着族长决定和太冥宫等玄门合作,并在天庭中布置下弟子磨砺,我们陈家的气运已经在缓慢恢复,很快就会有新的天仙晋升的。”

“希望如此吧。”

陈家族长点点头,眸子青青,现在陈家别无他法,而天庭是个突破口,他说了一句后,转移话题道,“现在我们陈家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是真阳开天斧的异动。”

提到真阳开天斧,陈家族长的面容阴沉地几乎要滴出水来,道,“现在沟通真阳开天斧之人,明显不和我们陈家一个路数,他根本不打招呼就擅自行动,要是让他成功,我们陈家就难了。”

提到这个,陈家的长老也是神情凝重,真阳开天斧对于陈家的意义实在是太大了,他不由得开口问道,“族长,林泉长老那里是怎么讲的?”

“天庭的紫阳帝君已经答应了。”

陈家的族长脸色不太好看,道,“不过提出的条件苛刻,真要是能够成功,我们陈家要付出的很大。”

这位长老见此,心里松了一口气,劝道,“族长也不必太忧虑,这件事儿也不一定是坏事。据林泉长老传来的消息来看,紫阳这位东御中有非常大的可能要重登帝君之位。要是紫阳能顺利登临帝君,我们陈家现在的举动就相当于从龙之功,会迎来新的大复兴的。”

陈家的族长也是这么想的,要不是看到紫阳有很大的把握登临帝君之位,对方提出的要求,他们陈家也不会答应。

陈家族长坐直身子,道,“据林泉长老说,东御中紫阳要坐镇天庭,无暇分身,不过他派出自己最亲近的手下的前来,算一算时间,也快到了。”

“是谁来?”

殿中的长老非常好奇,能够被东御中紫阳委任做这件事儿的,肯定是他嫡系中的嫡系,亲信中的亲信,要是交好此人,有不少的好处啊。

陈家的族长摇摇头,道,“东御中没有讲,只是说派人来。”

“还神神秘秘的。”

殿中的长老笑了一声,他头梳三角髻,身披清霜法衣,云霞弥漫,此时眸子中有光道,“不过无论是谁来,只要能办成事就行。”

“是啊。”

陈家长老对此表示赞同,他自玉璧上收回目光,淡然一笑,道,“只要能成事,能提前唤醒真阳开天斧,我们陈家就将之奉为上宾。”

这个时候,只听檐下悬挂的金壶蓦然绽放光明,然后传出一声声清亮的鹤唳之音,声音很响,很有穿透力。

时候不大,就有一名白衣如雪的陈家少年人自外面进来,手中捧着刚刚进入金壶的符令,听上去无声无息。

“族长,”

少年人进来,躬身行礼,将符令递上去。

“嗯。”

陈家族长接过来,目光一扫,尽收眼底,然后展袖起身,道,“客人到了仙人渡,准备一下,随我出去迎接。”

“族长,”

陈家的少年人一听,就是一惊,抬起头,道,“何必劳族长亲自迎接?”

“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有求于人,当然是要礼数足够。”

陈家的族长往前走,话语不停,道,“要是你们能有人晋升天仙,稳定下陈家的局势,我等老骨头何必这么劳心劳力?”

少年人羞愧地脸色涨红,拢在袖中的拳头攥紧,发誓要有一天晋升天仙,为族长分忧解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