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枕上婚色之天价妻约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尹,菲出场 憋坏帝森了

第二百一十三章 尹,菲出场 憋坏帝森了

静谧的休息室内:

良久之后,冷静都没有从震惊之中清醒过来。

自己像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在梦里,自己一直都没有醒过来。

因为,其他人明明知道自己病了,在梦里,还愿意陪着自己演戏,不想让自己知道所谓的真相。

冷静美眸湿润的厉害,一旁的文雅看到之后吓得不行,该不会冷律师被刺激了吧。

这可怎么办?

没想到,路易斯和约翰家族出事,对冷律师影响力这么大。

现在因为冷律师看不见,所以冷家人都护着,尤其是帝森伯爵,凡事都叮嘱,细致入微。

如今看着冷律师不言不语,只是这般安静的待着,文雅弱弱的上前解释说道:“冷律师,其实……您要不要……”

“文雅,我没事,你让我自己待一会儿吧。”

“是,冷律师,但是如果帝森伯爵问起来的话,我要怎么说?”

提及帝森,冷静噙满泪美眸闪过一丝心疼,哑声说道:“就说我给霖渊喂奶,不方便出去。”

“是……”

文雅走后,冷静一个人安静的抱着怀里的冷霖渊,脑海之中试图捕捉那天发生的一切画面。

唯一记得的是血流不止……

那一抹血红,在灯光照耀之下,越发的旖旎。

路易斯……

冷静小手攥紧成拳,指甲狠狠地嵌入手心,流出鲜红的血液却仿佛不知道一般。

丝毫都已经没有疼痛的感觉了。

比起自己手心之中正在不断地往外渗透鲜血,路易斯为自己硬生生的挨了一枪,他应该更疼吧。

仔细的去想流血不止之后的画面,冷静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想不到了。

大口大口的呼吸喘气,整个人像是溺水的孩子一般,许久之后,画面定格,是路易斯所有说的话。

我……我一点都不想当你的好朋友,我……我当你是嫂子。

哥哥……哥哥的手心真暖。

我把静平安带到你的身边了,哥哥,谢谢……谢谢你这么多年,一直没告诉我真相,就只是让我恨你而已。

哥哥,静,你们答应我……要……要好好的,静……原谅……原谅哥哥做的一切,他……爱……

冷静:“……”

脑海之中画面一幅一幅闪过,冷静泣不成声。

就像是原本是自己心底一个秘密,不想去涉足,如今打开了神秘之门,真相迅速的窜出。

医生的话,再度重重的印刻在自己的脑海之中:中弹的位置是心房,帝森伯爵,伯爵夫人,对不起。

冷静:“……”

冷静脸色苍白的骇人,许久之后,哑声说道:“路易斯,不要!”

不要死……

怀里的冷霖渊似乎是察觉到了母亲的不安,很快又大哭起来,冷静无暇顾及,颤抖的伸出小手想要拍了拍小家伙的后背,可是小家伙俨然哭得更凶了。

孩子的哭声很快就把冷枭沉吸引过来,推开休息室的房门,就看到冷静苍白的小脸上满脸泪痕,怀里的冷霖渊嗷嗷大哭。

冷枭沉神色一紧,立马大阔步的上前,关切的问道:“怎么了?”

冷枭沉只是把小家伙抱在了怀里,却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侧哭个不行的女人身上,大手温柔的用指腹将女人眼角的泪水擦干。

冷静:“……”

听到男人无比温柔的话,冷静美眸毫无聚焦,哑声问道:“他……彻底离开我们了嘛?”

冷枭沉:“……”

冷枭沉蓝魔微微一怔,看着女人悲痛欲绝的模样,自然知道女人说的是谁了。

路易斯!

看样子,冷静还是知道了。

自己一早就知道,这个消息,根本是瞒不住人了。

薄唇抿起,听到女人这么说,主动地安抚怀里小家伙的情绪,确定不用换尿布之后,应该是被冷静哭声吓坏了,冷枭沉薄唇轻启。

“嗯。”

“其实,你之所以现在看不见,也是因为你心里排斥路易斯血流不止的模样,所以在心里否认路易斯去世的消息。”

事情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但是冷枭沉同样还没有从悲恸走出来,蓝眸深深地凝视着自己面前的女人,认真的说道

“如今,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不打算隐瞒了,事情就是这个样子。”

冷静:“……”

他死了,他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死的,是自己害死他的。

“帝森,对不起……”

冷枭沉听着女人无缘由的跟自己道歉,薄唇抿起,伸出大手将女人揽入怀中,嗓音沙哑的厉害。

“不是你的错,在他的心目中,你是他爱的人,你是他的嫂子,他拼死也想要保护你和孩子……他很棒,是我的骄傲。”

冷静泣不成声,回想两个人在原始森林历经险难,不由得心底尽是感动。

“静静,不要内疚,这件事情,谁都不想的,关于开枪的人,我已经全部严惩了,所有欺负过你和路易斯的人,我都已经让他们付出惨痛的待见,路易斯走的时候很满足。”

“还有我们的儿子,他叫做帝森?路易,路易斯不会离开的,他一直一直陪在我们的身边,知道了嘛?”

冷静:“……”

冷静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只是一个劲乖巧的点头。

“我知道了!”

“嗯……”

冷枭沉怜惜的替女人吻去泪水,哑声说道:“妈说了,坐月子的时候,不能哭的,你的眼睛红红的,爸妈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外面还有很多宾客,现在,爸妈,彦和花花都在帮我们迎接,但是冷霖渊才是今天的主角,我们是不是要把主角抱出去?嗯?”

冷枭沉温柔无比的嗓音轻柔的诱哄着冷静,冷静缓缓从刚刚的情绪之中稳定下来,点了点头。

“嗯。”

冷枭沉微微松了一口气,因为有了小家伙在身边,冷静虽然崩溃,但是也还在接受能力之中。

当初,面对路易斯辞世,自己也缓和了好些天。

冷静又是当事人,她心里,一定很不是个滋味。

只有时间,会抚平一切的。

……

因为冷静眼睛都哭红了,冷枭沉迅速的让备用的化妆师进来,替女人略施粉黛,化妆师都忍不住啧啧称叹,这刚生完孩子,皮肤还能这么水嫩,都没有什么斑。

冷小姐真的是好福气啊。

走到宴会大厅的时候,正好晚宴正式开始。

考虑到小家伙出生之后30天,所以冷枭沉准备了整整30层蛋糕,直接推到了会场中央,宴会的气氛被点燃。

每一层,都是对冷霖渊的一个希冀,最后一层最高处,则是一条腾龙,王者之气尽显。

凌菲和微微自然也在邀请名单中,因为冷静极其喜欢微微,知道冷晟睿好久没有见过微微,自然是做了“媒婆”,凌菲原先是不想来的,尹修琛是冷静的表哥,如今冷霖渊满月,肯定是要来的。

而且自己又极其喜欢冷静,尤其是在冷氏工作这么多年,一直都很钦佩冷静的为人。

所以凌菲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来了。

但是,却把微微留在了家里,让保姆阿姨照顾,暂时还不想她过多的接触到冷家的人。

原先,自己打算化妆,把自己弄黑,弄丑,弄得惨不忍睹,没想到,却被顾晋直接以未婚妻的角色邀请入席。

男人的态度霸道,强硬,根本不给自己有任何回转的余地,凌菲虽然性子硬,可是从小和顾晋长大的,也算是被男人磨平了。

木槿原先是并没有注意顾晋身边的女伴的,只对顾晋有些印象,知道是顾家大少,留学在外,撑起顾家这个医药世家,在迅速的崛起之中。

还是之前小青虫的哥哥,只不过,索性顾晋和顾家关系说不清道不明,难以揣测。

只不过,木槿还是被顾晋身侧的女伴着实的惊艳了。

嫩黄色天鹅绒齐膝裙衬托出她绝佳的身材,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妆容精致,落落大方,看起来,是个千金。

郎才女貌,天生一对,给人以唯美的视觉享受,虽然,这个男人,自己有些熟悉。

直到凌菲主动上前和自己打招呼,木槿还有些错愕。

“木小姐好……”

木槿:“……”

是凌菲!

好一个精致脱俗的美人啊。

这实在是太美了。

木槿实在是难以把面前这个精美的女人和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戴着黑框眼镜,穿着黑色小西服的女人联系在一块儿。

她的身材原来这么好,之前凌菲只是衣着邋遢,把自己遮掩严实。

“菲菲,居然是你……太让我惊喜了。”

“嗯,是我。”

凌菲有些娇羞,不知所措,小脸微微一红,倒是身侧的顾晋落落大方。

“木小姐,久违了。”

顾晋优雅的伸出大手和木槿礼貌相握,另外一只大手则是霸道的圈住凌菲纤细的腰肢,占有欲十足。

木槿没有将男人这般占有欲十足的举措遗漏,樱唇勾起,美眸闪过一丝沉思,看样子,这顾晋就是微微的渣爹了吧?

抛妻弃子这么多年,简直是人渣。

不过,顾晋深情凝视着凌菲的表情,让自己有兴许错觉。

这个顾晋很爱很爱凌菲……

应该不会是那种会抛妻弃子的人吧。

凌菲,一直在自己心目之中是个谜一般的存在。

可是,隐约觉得,其实凌菲是在意身侧的男人的,眼神看过去的时候有情,但是情有多少,则是不好说了。

“唔,顾晋,你可真的是好福气,娇妻入怀。”

木槿话语之中充斥挑衅的意味,顾晋眸色一怔,随后勾起唇角。

“木小姐,其实……”

凌菲刚想解释,顾晋已经率先做出回答。

“嗯,菲菲现在是我的未婚妻,等到我和菲菲把婚期确定之后,一定请您和冷总赏脸参加婚宴。”

到底是生意上的人儿,妙语连珠。

而且顾晋话语拿捏得当,木槿美眸闪过一丝赞许,却没有错过凌菲惊讶的美眸。

看得出来,顾晋想娶,凌菲不见得想嫁。

别人家的事儿,虽然自己很喜欢凌菲,但是这般掺和也不是个事儿。

木槿抿了抿唇,点了点头,举起自己手中的高脚杯轻抿一口。

“那我就等着顾总您的好消息了。”

只是可惜了,微微今天没有来……

凌菲听到木槿这么说,小脸微微一红,看向顾晋,有些错杂的意味。

自从上一次微微意外发病之后,自己用了真实的信息在医院登记,从此顾晋就正式霸道的闯入母女俩的正常生活之中。

照顾微微照顾自己,无微不至。

凌菲咬了咬唇,如果不是有当年那些事儿,恐怕,自己还会像以前一样,殷切的希望嫁给顾晋的吧。

毕竟,两个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只不过……

现在不可以了。

一想到这儿,凌菲心头一阵苦笑,平心而论,自己想要给微微一个爸爸的角色!

担心等一会儿会遇到尹修琛,凌菲赶忙说道:“木小姐,我还有事儿,打算和冷小姐祝贺之后就先回去了。”

“等下还有节目,不多待一会儿嘛?”

“不了……微微还在家里等我。”

凌菲去意义绝,木槿不再多说什么,凌菲来去匆匆,着实有些奇怪。

顾晋看着凌菲急于离开的模样,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紧随凌菲的脚步。

木槿美眸扫向两个人离开的背影,多了几分沉思。

……

虽然工资还不错,但是微微的医疗费更高,所以,凌菲积蓄并不是很多,但是准备的礼物却很用心,是自己亲手织的毛衣。

冷静虽然情绪不佳,但是知道凌菲来了,嘴角挤出一丝笑意。

“冷小姐,这个是我给霖渊织的毛衣,很厚实,现在到1岁之间都可以穿,微微小的时候,就给她穿毛衣的,不会冷,还暖心。”

冷静听到凌菲这么说,赶忙伸出小手一阵乱摸,终于摸到了毛衣,勾起唇角。

布料很舒服,很小,很别致的感觉。

“谢谢你,凌菲……唔,下次啊,不用织了,把微微穿过的小衣服都可以给霖渊穿,霖渊现在穿的很多衣服都是冷晟睿的,听说,小家伙啊,就得穿别人穿剩下来的,不挑不捡,不矫情,这样长得结实。”

凌菲听闻之后,小脸微微一红,点了点头。

“好,家里刚好还有之前准备给微微穿的,因为小家伙长得快,微微都没有用上,冷小姐,您不嫌弃的话,到时候,我挑干净的,比较好的,拿过来给您。”

“当然好了,凌菲谢谢你。”

冷静美眸没有聚焦,凌菲有些心疼,主动从冷静怀里接过冷霖渊抱了抱。

微微出生的时候也是这么小,抱在怀里都没有重量的。

冷枭沉看到门口姗姗来迟的公子哥,薄唇勾起,凑近冷静耳边低喃道:“重墨舅舅家里的尹修琛来了……”

凌菲:“……”

凌菲脸色一白,抱着小家伙的手有些僵硬的厉害。

顾晋看到之后蹙了蹙眉,关切的问道:“怎么了?”

“没事,冷小姐,我……”

“菲菲,你帮忙抱一下,尹修琛来了,我和帝森去招待一下他。”

“唔,就是k市重墨舅舅家的表哥,随了舅妈娘家姓的小太子爷,他最横了,谁都得罪不起他。”

但是却是真性情,比起其他人的稳重,尹修琛妖孽,玩世不恭魅力非凡。

凌菲:“……”

自己又怎么会不知道他是谁呢?

凌菲心头怦怦跳个不停,试图开口说话,却看到冷静被冷枭沉扶着向着宴会大厅走去。

视线触及会场门口,那个鹤立鸡群,一身精致白色西装潋滟妖娆的男人,心头一阵恍惚。

幸好,今天微微没有来。

自己和五年前相差了很多,尹修琛应该认不出自己了吧。

想到这儿,凌菲低头照顾怀里的冷霖渊,咬了咬唇,自己在冷氏工作,现在接触冷家的人还有木槿,和尹修琛,抬头不见低头见。

自己瞒了这么多年,迟早有一天是瞒不去的。

真的要做缩头乌龟嘛?

“菲菲,你的手心发凉。”

凌菲小手被顾晋紧紧的攥在手心,手心一暖,抬眸看向自己面前俊逸非凡的男人,哑声问道:“顾晋,你刚刚对木小姐说,你和我要确定婚期的事情,你是认真的嘛?”

顾晋:“……”

多少年之后,顾晋再度回想这个画面的时候,还觉得心头一阵滂湃。

极其奢华的场景之下,众人在觥筹交错,只有她,抱着孩子,美眸之中很是焦虑不安,开口问自己的模样,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

顾晋肯定的点了点头。

“当然,你很小的时候,我就想娶你为妻了,那个时候,你是我心目之中的唯一,这么多年不会变,以后也不会变,我找了你许多年,才找到了你。”

“虽然,凌家和顾家有婚约的是凌彩儿,但是我们俩才是一块儿长大的,我爱的人,始终是你,就像你小的时候那么爱着我一样。”

“我会给微微一个健全的家庭,我不计较当年发生的所有的事儿,也不在乎,你和那个男人的事儿,在我心目之中,你是最完美无瑕的。”

凌菲美眸湿润的厉害,定神的看向自己面前的男人,哑声说道:“好,那我们结婚吧。”

微微需要个爸爸,自己躲了这么多年,不想躲了。

顾晋:“……”

生活,的确是处处充满惊喜。

顾晋听闻凌菲说的话,心头一阵感慨,索性伸出大手将女人完全的纳入怀中,连带冷霖渊一块儿。

“好,婚礼一直在准备,就等你开口了。”

“我准备了许多年……”

凌菲微微阖上眸子,自己也等了许多年。

总得要试着相信以后可以幸福不是嘛?

自己和顾晋青梅竹马,自己想嫁给他许多年了。

五年前的事情,只是意外……

只是意外……

尹修琛应该不会发现自己的,应该是!

……

“小静,你自己来了,不带儿子过来,差评啊。”

尹修琛依旧玩世不恭,潋滟的桃花眼散发着迷人的光泽,知道冷静行动不便,主动地伸出大手揽住女人的肩膀,看似只是搭着,实际上却在为冷静引路。

“对了,知道你喜欢珍珠,南海的珍珠,我给你带回来一串,颗颗饱满,给我侄儿当弹珠玩也行,我给姑姑也带来了一串。”

冷静:“……”

冷静还没有从路易斯的事儿回过神来,有些无精打采,抿了抿唇,轻声说道。

“好,孩子在凌菲哪儿,唔,就是我哥首席秘书,你应该见过,修琛哥,谢谢你。”

“傻丫头,谢什么……”

这一辈哥几个都宠自家的小妹妹,尹修琛一直被重爱妍压榨,对于冷静宠溺极了。

凌菲?

尹修琛眸子闪过一丝暗光,*,提及这个女人,自己可没有忘记,当初微微住院,自己复返,就是为了看一眼这个女人和孩子,没想到,却意外撞破了这个女人的激情戏。

女儿还在病床上,却跟顾家的大少爷,顾晋在那边你侬我侬的。

该死的……

原本以为只是在自己心头快速闪过的女人,如今听到冷静这么说,尹修琛竟然觉得心底有些异样划过,大手攥紧成拳,狭长的眸子闪过一丝危险的气息。

还有那个顾晋,是不是想女人想疯了?

不就是一个扮相老土的女人嘛?

还是说,这个女人,勾引男人的技巧很强大……

不过,冷彦身侧一直只留做实事的人!

这个凌菲……

恭喜你,你又引起我的兴趣了。

“帝森,你照顾小静,我自己去看孩子,今天满月酒上,抱在怀里的,恐怕就是小太子爷了吧。”

“好。”

冷枭沉给尹修琛指引了一个方向,大手揽住冷静的腰肢,扶着女人在一旁坐下,喝些温水。

……

尹修琛迈着修长的步伐穿越人群,很快锁定抱着孩子的女人,黑眸闪过一丝沉思,背着自己的女人身侧还站着一个颀长的男人,你侬我侬。

呵,没想到,在女儿的病房内秀恩爱还不够,没想到,居然现在堂而皇之的秀恩爱来到了人家的满月酒上了。

而且,怀里还抱着孩子。

她自己的女儿都不管不顾的。

只知道和男人秀恩爱。

说到这儿,尹修琛没有留意到自己心底的那一抹吃味,潋滟的眸光扫向女人玲珑有致的身子,多了几分深意。

看不出来,她的身材还很有料。

凹凸有致……

想必,就是靠这身材勾引男人的吧。

“顾先生,凌小姐,我来看一下霖渊。”

尹修琛翩翩公子,磁性无比的嗓音响起,让凌菲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还没有完美的做到伪装,已经被顾晋揽着腰身,转过了身子。

两个人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尹修琛脸色一变。

美眸清澈明亮,看向自己,多了一丝畏惧和胆怯。

美人倾城……

容颜精致,却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在里面。

像极了,那个记忆之中的小女人。

“菲菲,把冷少爷抱给尹少看看吧。”

“菲菲?”

凌菲:“……”

凌菲打了一个寒颤,男人目光如炬,这般凝视着自己,让自己头皮发麻,浑身颤抖的厉害,嘴角挤出一丝笑意。

但愿,尹修琛没有认出自己。

当初自己浓妆艳抹的,乡土气息浓郁,他身边女人无数,应该不会记得自己吧。

“好。”

“尹先生……”

凌菲踱步走到男人面前,浓烈的男性气息瞬间席卷自己的鼻尖,凌菲努力控制自己的脸色,让自己看不出丝毫的异样。

“尹……尹少,小家伙睡着了,您轻一点抱……”

因为尹修琛的身高很高,可是男人不伸手来接,只有自己踮起脚尖,要把小家伙举高递给男人。

可是男人丝毫不为所动。

尹修琛薄唇抿起,凌厉的眸子扫向自己面前低着头的女人,嗅着女人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有些猛地一怔。

让自己竟然小腹一阵暖流集中,蠢蠢欲动。

许久都未曾有过这般感受了。

原来,自己错了,她不光是身材好,长得还漂亮,所以,才会这般勾引男人的。

即使已婚,有孩子,还不断有男人前仆后继。

“既然睡着了,那你抱着吧,在你怀里,我看着就好。”

凌菲:“……”

凌菲因为尹修琛的话,心头一怔,小脸微微一白。

“我……”

“不是怕他醒了,那就抱着,如果不是你提醒我,我还差点忘了这件事,凌小姐不愧是做秘书的,细致入微。”

凌菲:“……”

怎么觉得自己挖了一个坑把自己埋了下去。

听着男人磁性无比的嗓音,凌菲抿了抿唇,抱紧怀里的小家伙。

从高往下的俯视,视线格外的好。

尤其是女人胸前的美景,一览无遗。

尹修琛不自然的避开了视线,入神的看着女人怀里的小家伙,小家伙刚好小脸直接贴着女人的胸口……

尹修琛:“……”

好福气!

尹修琛嘴角扯了扯,伸出大手捏了捏小家伙的小脸蛋,粉嘟嘟,肉嘟嘟,可爱得不可思议。

看着小家伙小小的人儿,尹修琛心头微微一动。

“他长得很漂亮,是嘛?”

凌菲:“……”

凌菲原本一直低着头,不敢抬头,生怕对上男人凌冽的视线。

原本以为自己只需要这么抱着就可以了,没想到,他竟然还要和自己说话。

凌菲屏住呼吸,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尹修琛挑了挑眉,这个女人,居然还会装,在自己面前装,她之前在病房里的时候,可是直接和顾晋激情无限。

一想到这儿,尹修琛黑眸之中闪过一丝愠怒。

顾晋将尹修琛的所有表情尽收眼底,薄唇抿起,主动地开口说道。

“菲菲,把孩子交给佣人吧,别耽误尹少的时间。”

“好。”

凌菲也无心和尹修琛纠缠不清,看向不远处的冷静,抿了抿唇,美眸清丽,但是话语却掷地有声。

“尹少,我把孩子交给冷小姐,您慢慢看,怎么样?”

说到这儿,不等尹修琛要说什么,凌菲已经主动抱着孩子向着冷静和冷枭沉的方向走去,因为平时鲜少穿这么高跟的鞋子,刚走几步,凌菲脚一崴,整个人向前摔去。

“啊……”

尹修琛神色一紧,迅速的伸出大手将女人和孩子一并抱入怀中。

“小心。”

尹修琛将女人纳入怀中,将女人整个抱入怀中,女人身上的幽香整个窜入鼻尖,尹修琛再度感觉到喉咙一紧。

突如其来的重心不稳,凌菲首先顾及的是自己怀里的小家伙,没想到,尹修琛动作更快,把自己抱入怀中。

熟悉的怀抱,时隔五年,凌菲不由得有些头皮发麻。

反倒是噩梦一般……

和他在一起的一周时间,对于自己而言,就是梦魇。

“不要……不要碰我。”

凌菲迅速的站起身子,不顾自己崴了脚,脸色一变,像是面对病毒一般,神色看向尹修琛,尽是嫌恶。

这次,轮到尹修琛黑了脸。

shit……

没想到,反倒是被这个女人嫌弃了,不识好人心。

“凌菲小姐,你别误会,我只是不想让我的侄儿摔倒罢了……”

说到这儿,尹修琛主动从凌菲手中把冷霖渊抱在了怀里。

凌菲是个尤物,顾晋一早就知道会吸引男人的视线。

所以,凌菲才会通过一些外在遮掩自己惊世的容颜。

同样是男人,顾晋看得出来尹修琛眸底的玩味,薄唇抿起,伸出大手扶着崴脚不舒服的凌菲,看向尹修琛,挑衅意味十足。

“虽然尹少不是有意相救,但是还是感谢尹少刚刚扶了我的未婚妻,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到时候还得麻烦尹少赏脸。”

眼下之意,凌菲是自己的妻子,其他男人休想染指。

尹修琛:“……”

尹修琛黑眸越发的深邃了几分,嘴角勾起一抹冷意,可是为什么,觉得这个凌菲无比的熟悉呢?

“当然。”

尹修琛直接抱紧怀里的冷霖渊离开,留下凌菲瑟瑟发抖的厉害,脚踝处还疼得厉害,火辣辣的。

“菲菲,你怎么了?”

“没……没事,只是刚刚扭了一下。”

“那我抱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可以走,你扶着我一下就好。”

“嗯。”

顾晋扫了一眼尹修琛的备用,陷入沉思,尹修琛看似玩世不恭,实际上却是很深沉的一个人。

这种人,其实才是真正的恐怖,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给你重击。

表面在笑,实际上,笑里藏刀。

……

尹修琛抱着怀里的小家伙原本是想交给冷静的,可是看着冷枭沉要帮着照顾冷静,的确是分不开身。

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把小家伙抱在怀里,脑海之中闪烁着全数都是凌菲的一举一动,一娉一笑。

她对于自己而言,就没有笑过……

刚刚,只是畏惧的瑟瑟发抖。

木槿虽然已经快要临盆了,但是一点也没闲着,原先被冷彦管着,冷彦前脚刚走,看到尹修琛一个人抱着孩子,赶忙伸手撑着小腹向着男人走来。

主动地伸出小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美眸尽是玩味。

“花花……”

“叫嫂子!”

尹修琛:“……”

尹修琛看着木槿这般霸道的模样,玩味的说道:“唔,花花嫂子。”

“真乖,在这儿相思呢?告诉嫂子,看上哪一家姑娘了,嫂子一定帮你去祸害她……”

顿了顿,木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赶忙撇清道:“凌菲不行,人家有顾晋呢,顾晋好歹手上还有个医药世家,人长得英俊潇洒的,唔,又有礼貌……”

“跟人一比吧,你啊……也就是长得帅点,其他也没有什么突出的。”

“你总不能去给凌菲当小白脸吧。”

尹修琛:“……”

毒舌啊!

木槿好歹是自家嫂子,怎么可以说话如此毒辣呢。

还是不是一家亲了。

一想到这儿,尹修琛委屈了,不自然的避开了视线,故作毫不在意的说道。

“我对凌菲,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刚刚没有在想她。”

“你看,你还不敢承认……唔,人顾晋至少还敢作敢当,知道凌菲有个女儿,说娶就要娶了。”

尹修琛:“……”

尹修琛嘴角的笑意一凝,这瞬间是被碾压了,自己一个大男人抱着孩子着实有些奇怪,可是看着木槿挺着大肚子,还是继续把小家伙抱在怀里。

“花花,彦身边有那么漂亮的女秘书,你就不担心?”

说完这句话,尹修琛忍不住*一声,自己分明是吃味了。

木槿挑了挑眉,看向尹修琛,相当自信的说道:“唔,不担心,如果是男的,我就担心了。”

“我们家彦呢,他就认死理,这辈子,就我了,所以对其他女人是不会感兴趣的,哪怕她赛天仙,所以女秘书,我毫不担心。”

“但是,男秘书就危险了,我们家彦长得那么帅,万一男的起色心了怎么办?”

尹修琛看着木槿一副想太多的模样,嘴角抽搐的厉害。

但是,却被木槿美眸之中的自信感染,看向不远处,视线一直看向自己和木槿这儿的冷彦,薄唇抿起,有些呆萌的问道。

“花花,结婚的感觉,怎么样?”

“不会被束缚嘛?”

“当然会了,不过被人管着很幸福……”

木槿看着尹修琛一副神往的模样,伸出小手没好气的揉了揉男人的发丝,勾起唇角。

“对了,说点实际的吧,我前面跟你聊了那么久,那么长的前戏,现在是重点了。”

尹修琛:“……”

那么长前戏,木槿这句话,是不是说的太歧义了。

尹修琛俊脸黑得厉害,紧接着,就看到木槿伸出小手,俏皮可爱的说道。

“嘿嘿,唔,小家伙要出生了,你这个小叔,给份子钱吧。”

尹修琛:“……”

尹修琛因为木槿这般模样再度嘴角抽搐的厉害。

木槿看尹修琛已经被吓坏,扑哧笑出了声。

嗯,就是要把他唬住,省得他把歪心思都放在凌菲身上。

刚刚,他对凌菲的眼神,自己看到的时候,都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男人的占有欲显而易见。

……

冷霖渊满月宴顺利结束,画上了完美的尾声。

冷静知道路易斯的事儿,情绪一直不佳,但是为了礼貌面对宾客,所以嘴角一直挂着浅淡礼貌的笑意。

终于结束一切,盛夏和冷枭浚心疼冷静刚出月子,所以让冷枭沉带着冷静和孩子尽早回冷家休息。

虽然冷枭沉已经在外添置了房产,但是为了照顾冷静,所以一直留在冷家。

况且,冷家家大业大,每栋独立的子宅都是私人别墅。

一大家子住在一块儿,也温馨。

……

小家伙今天一整天都被抱在外面,回家之后,冷枭沉迅速的给小家伙洗了澡,换了尿布,让冷静喂了奶之后哄着小家伙打嗝之后,把小家伙放在了婴儿床上。

冷静则是伸出小手艰难的摸着向着浴室走去。

不想让冷枭沉照顾冷霖渊的时候还要照顾自己,自己俨然成了一个孩子一般。

可是,浴室脚一滑,自己还是不受控制的重重摔在了地上。

冷枭沉神色一紧,迅速的向着浴室走去,就看到冷静浑身被浸湿,跌坐在地上,赶忙上前,伸出大手将女人揽入怀中。

“怎么不等我?”

“唔,看你在抱霖渊在忙……”

冷枭沉听着女人关心的话,薄唇抿起,知道冷静好强,索性说道:“好,那我教你……”

“往左边走十三步是浴缸,往右边大概十步左右是摆放干净衣服和毛巾的地方,洗漱用品都在台子上。”

“好。”

冷静勾起唇角,试探性的向左,果然找到了浴缸,主动地伸出小手环抱住了男人的腰身。

“帝森,我不想以后都做一个废人,唔,为了路易斯,哪怕我一辈子都看不见,我也要独立起来。”

说到这儿,冷静美眸之中尽是坚定。

“至少,我现在是个母亲,我的职责之一,是好好照顾孩子。”

各司其职……

不做个无用之人。

冷枭沉深深地凝视着自己面前的女人,薄唇勾起,俯下身子,将女人的唇瓣直接含入口中,辗转反侧。

“唔……”

两个人安静的拥吻,尽是甜蜜。

虽然冷枭沉知道现在还不能碰她……

还不能!

许久之后,自己还恋恋不舍得不想从女人唇瓣上移开,可是房间内小家伙的哭声直接惊扰了自己和冷静。

冷静轻笑出声,低喃道:“儿子叫我们呢。”

儿子……

冷枭沉黑了脸!

小家伙整天腻歪着冷静,自己刚想和冷静亲热亲热,他就闹腾。

冷静虽然看不见男人额头缜密的汗水,但是却可以感受到男人急促的呼吸,忽然意识到,似乎,那种事儿,已经许久都没有做过了。

这对精力比较旺盛的冷枭沉而言,真的是憋死了他了。

------题外话------

嗷呜……三儿,挺住!哈哈哈,大概下一章就恢复视力了,嗷呜,乃们喜欢尹修琛和凌菲嘛?

现在剧情开始收尾了,就是三儿和冷彦宠女人宠得不要不要的,另外再扑倒生妹妹的囧事……咳咳,不知道哪一个最先生到妹妹!哈哈哈,然后婚礼啥的啥的,现在正式走修琛和凌菲的故事了。本文最后一对cp

么么哒,求月票,求评价票,求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