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枕上婚色之天价妻约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冷彦,我怀孕了 精,求订

第一百六十六章 冷彦,我怀孕了 精,求订

木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美帝办公室的。

和江妈妈在美帝楼下餐厅点的午餐全数都没有吃。

面对江妈妈的咄咄逼人,自己几乎是落荒而逃的。

如果是马晓娴或者是木雅静,自己有的是法子让女人跪地不起,满地找牙,但是江妈妈是不可以的。

自己就算是不看在江离然的份上,也得看在江建诚的份上。

江妈妈是自己的舅母……

而且,江妈妈这些年来不容易,丈夫只是利用自己,儿子也步了丈夫后尘。

木槿美眸一暗,女人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在自己的脑海之中盘旋,挥散不去。

冷彦为什么要逼江妈妈和江离然离开?

他难道不知道,江离然默默无闻为冷静做的事儿,还有江离然和自己的关系嘛?

木槿呼吸一滞,整个人目光有些呆滞,感性告诉自己是江妈妈一派胡言,理性告诉自己,无风不起浪,事实就是,冷彦的确是做了这种事儿。

……

办公室内:

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木槿重新回到沙之上,伸出小手缓缓地抚摸自己腹部之上,此刻,里面孕育着一个新的生命,本该是开心的。

但是此时此刻,自己心情无比的沉重。

……

下午2点的时候,饥肠辘辘,木槿才意识到自己饿了,咬了咬唇,暗暗责怪自己失职,怀着孩子,饮食必须要准时。

孟香香很快订购了营养午餐,包括乌鸡汤,有些困惑,原先木总不是不爱喝汤嘛?

之前有一段时间,因为冷家总是派人送汤过来,木总都喝得厌烦了。

孟香香将午餐送到,看到木槿失魂落魄,气色极差的模样不敢怠慢,回到位置之上,迅的拨通了冷彦的电话,将木槿的详细情况告诉了冷彦。

嗯,自己这样应该不算是吃里扒外吧。

自己只不过是关心木总才这么做的……

对,就是这个样子。

哎呦喂,冷总那么霸道,冷总那么关心木总,其实自己只是为了让他们俩感情升温嘛。

毕竟木总其实挺不容易的呢。

……

木槿喝汤只喝了三口嫌味道太重了,迅的跑到休息室里的洗手间吐得一干二净。

以前怀冷晟睿到时候,反应也没有这么强烈,这一次,似乎更厉害了。

看着镜子里女人面容惨白的模样,木槿挤出一丝笑意,走出休息室的时候,刚巧看到冷彦神色关切的走了进来。

冷彦英俊的脸庞如刀削般俊美,一身黑色手工制西装的他,帅气,冷冽,妖孽,迷人。

木槿:“……”

他怎么来了?

木槿看着冷彦修长的身子向着自己走来,美眸闪过一丝潋滟的流光,倏地嘴角勾起一抹明艳的弧度,任由男人将自己轻柔的抱入怀中。

“怎么脸色那么差?”

“我……”

冷彦深邃的墨眸,锋芒慑人,精致如工笔画的凤眸滑过一抹流光。

“还有,怎么那么晚才吃午餐?”

“就是有些事儿,没有忙完。”

凝视着自己面前的女人,冷彦薄唇轻启:“我立刻从冷氏调几个助理给你,工资从我那边结算。”

木槿:“……”

合着是他帮忙自己管理公司嘛?

木槿神色闪过一丝柔和,将眸底的暗淡迅的掩盖过去。

“不用了,我没事儿,你怎么来了?额头上都是汗。”

木槿敛了敛心神,从桌上抽出几张纸巾轻柔的擦拭冷彦的额头。

看着女人温柔无比,细心地动作,冷彦嘴角浮出一抹浅淡的弧度,尽是宠溺,拉着木槿坐在了沙之上,仔细查看女人的用餐情况,四菜一汤,荤素搭配,还算不错。

只不过却没有吃什么东西!

看样子,以后木槿的一日三餐,自己得每一顿都陪女人一块儿吃。

否则自己放心不下,自己也在职场,知道职场之中一旦忙碌起来,根本是无暇顾及琐事。

“我想带你去风华叔叔哪儿做一个详细的检查,你这段时间气色很不好。”

木槿:“……”

做检查?

自己已经查过了,是怀孕的缘故,怀孕早期的时候,都会出现瞌睡,恶心,没精神,食欲差这些情况。

樱唇抿起,微微一笑,看着男人俊美若天神,继续擦拭男人额头的汗水。

“唔,我刚好下午很忙,改天吧,改天没事儿的话,我约你。”

冷彦:“……”

自己仔细询问过孟香香木槿下午的日程,并不繁忙。

虽然不知道木槿为什么拖延,冷彦薄唇抿起,伸出大手轻柔的抚摸着女人的小脸,落上一吻,勾起唇角。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事情全部推到明天。”

木槿:“……”

木槿对上男人笃定的眸子,感觉到男人薄唇摩挲着自己的唇瓣,神色闪过一丝凝重,其实看似冷彦凡事由着自己,顺着自己,实际上,在大事上,冷彦一直是霸道专职的。

决定的事儿,不允许任何反驳。

也罢了,自己刚好也想做全身的检查,在风华哪儿,也做的全面。

说实话,知道自己怀孕之后,自己有些期许看到冷彦高兴地狂的模样。

只不过,江妈妈的话,就像是魔咒一般萦绕在心头。

“好,那冷晟睿的话?”

“我们等下接他然后一块儿去k市。”

“嗯。”

木槿任由男人牵着自己的小手亲昵的向着办公室门口走去,脸色微微一白,视线触及男人宽厚的背影,咬了咬唇。

说好的,以后是互相不隐瞒的。

冷彦为什么要瞒着自己逼走江离然和江妈妈。

自己该不该质问他嘛?

如果是之前,两个人只是情人关系,一切似乎是简单许多,现在容易胡思乱想,顾忌重重。

因为,自己的前提是不想伤害他。

……

冷晟睿提前被接走放学,和微微恋恋不舍的告别之后,才慢慢悠悠的坐进了后座儿上,木槿勾起唇角,伸出小手捏了捏小家伙的鼻尖。

“怎么那么舍不得?”

“唔,因为想多看看微微嘛,妈妈,微微今天穿了很漂亮的黄色蓬蓬裙,像是公主一样。”

木槿:“……”

木槿对上小家伙清澈的墨眸,有些恍惚,小的时候,自己每次换上漂亮的公主裙,最想做的事儿就是找江离然显摆。

离然哥哥,我这条裙子漂亮嘛?

离然哥哥,你说我这个皇冠漂亮嘛?

离然哥哥,外公给我买了一个好漂亮的项圈啊。

“嗯。”

木槿视线看向窗外,让小家伙一个人在后座儿喋喋不休说着话,美眸一阵湿润。

冷彦狭长的墨眸微微眯起,容貌俊美无双,气质尊贵优雅,视线扫向后座的女人,多了几分深意,木槿今天的行为和言语有些怪异了。

……

赶到k市的时候,刚好是下午5点,白逸照旧在餐厅内准备晚餐,风华则是在沙处优雅的品茶,依旧是一身白衣,木槿可以想到的就是风华绝代这四个字。

冷晟睿已经是自来熟的向着风华跑去,一头扑进了风华的怀里。

“风华爷爷。”

“风华叔叔。”

“风华叔叔……”

一家三口,毕恭毕敬的打招呼,风华潋滟的眸子闪过一丝沉思,扫向木槿脸色苍白的模样,轻启薄唇。

“怎么了?花花生病了嘛?”

“对,所以风华叔叔,想麻烦你为木槿做个详细的身体检查。”

听到冷彦关心媳妇的话,风华顿时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弧度。

“你小子是不是多少年没碰过女人,刚遇到花花,就开始欲求不满了?所以才把花花折腾出病来了?”

冷彦俊脸微微一红,冷硬如刀削般的俊脸褪去冷冽,多了几分柔和。

木槿看着风华存心刁难冷彦,赶忙护短说道:“唔,冷彦是正人君子,洁身自好。”

风华一把抱起自己面前的冷晟睿,继续玩味的说道:“是嘛?那冷晟睿是充话费送的嘛?”

言下之意,如果真的是洁身自好,坐怀不乱,孩子哪来的呢?

冷晟睿:“……”

充话费送的?

这个是什么意思?

冷彦看着木槿小脸微红的模样,低喃道:“风华叔叔,麻烦你帮木槿仔细检查一下,婚期马上要敲定了,我想让木槿做最美的新娘。”

木槿:“……”

婚期?

木槿美眸微微一怔,虽然自己之前和冷彦口头上约定过婚期,但是却一直没有尘埃落地,毕竟那个时候冷静怀着身孕,很快就要显怀了,要办婚礼,自然是冷静优先。

可是后来一系列波折的事儿,所以就一直没有落实。

没想到,冷彦其实在心底已经想好了和自己的婚期了。

可是他都没有告诉过自己一声。

“你怎么都没有说,什么时候?”

“下个月初八,或者是十六,具体日子还要跟爸妈商量。”

木槿:“……”

木槿对上男人深邃,柔情,充满宠溺的墨眸,樱唇抿起,也就是两周到三周左右的时间,那个时候,自己刚好怀孕八周到九周,其实胎儿也还算稳定吧。

毕竟自己怀孕了一次,有经验了。

“嗯,其实延后也没有关系,到时候天气暖和了。”

冷彦看着木槿兴致不高的模样,主动地将木槿揽入怀中,看着女人美得惊心动魄的小脸,闪过一丝关切。

“没有提前告诉你是我的错,我只是心里有了初步的方案,最后还是要争取你和爸妈的同意,我只不过是疯一般想要告诉所有人,你是我的女人,是冷晟睿的妈妈。”

木槿嘴角挤出一丝笑意,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听着男人温柔无比的话,其实,自己不应该听信江妈妈的话,试着去怀疑冷彦吧。

一想到这儿,木槿点了点头,顺带伸出小手戳了戳男人健硕的胸膛。

“唔,刚好,我也是这么想的,不然小青虫,小蝗虫,小蚂蚱都往你这儿扑,我每天得拿着杀虫剂喷,也烦。”

冷彦:“……”

冷彦俊脸微微一黑,木槿又在说顾青的事儿了。

自己和顾青,真的是干干净净。

“我以后会离她三米远,如果一不小心少于三米,我回来用消毒液洗澡,怎么样?嗯?”

木槿:“……”

木槿因为冷彦的话,轻笑出声。

唔,好可爱……

风华看着小俩口你侬我侬的模样,咳了咳嗓子,嗯,就自己和冷晟睿是两个电灯泡,啧啧啧。

“彦,把你儿子抱走,让你媳妇跟我走?检查完了回来,再甜甜蜜蜜,行嘛?”

“好,风华叔叔,麻烦你了。”

“嗯,我保证给你一个健康的花花做媳妇。”

冷彦抱着冷晟睿,让木槿跟着风华进了检查室,随后向着厨房走去,看着白逸颀长的身子,优雅安静的在厨房里忙碌,放下冷晟睿,同时撸起袖子站在了白逸身侧。

“白逸叔,我帮你一块儿做,顺带打打下手。”

白逸神色闪过一丝困惑,随即几分了然,薄唇轻启。

“想学做饭嘛?冷家的男人,各个是好厨艺,还有你舅舅,重墨,厨艺也是一绝,放心,你决定有这方面的天赋。”

冷彦:“……”

几乎是瞬间,自己的心思就被洞察了。

冷彦俊脸再度微微一红,闪过一丝不自然,冷晟睿则是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抱住了冷彦的小腿。

“爸爸,那我有没有天赋?”

白逸看着冷晟睿十分可爱的模样,勾起唇角。

“唔,这东西,得看基因。”

冷彦看着自家儿子有些狗腿的模样,抿了抿唇。

“出去玩吧,到时候做好了叫你。”

“哼,爸爸,你一定是怕做的不好丢脸吧,放心吧,我和妈妈不会嫌弃你的。”

冷彦:“……”

冷彦俊脸一黑,蹙了蹙眉,怒斥道:“冷晟睿,你可以滚了。”

“嗷呜……”

爸爸实在是太凶巴巴,哎呀,怎么会有女人喜欢呢,妈妈喜欢爸爸,实在是太蠢了。

……

送别了冷晟睿,冷彦手脚相当不麻利的跟着白逸打起了下手。

白逸看着冷彦专心的模样,勾起唇角。

“你小子,就是随了重墨的腹黑,冷枭浚的冷冽。”

“木槿这丫头啊,也是扮猪吃老虎的主儿,你们俩啊,还真的是绝配。”

白逸虽然一惯寒意,冷冽,但是却观察入微,冷彦抿了抿唇,锐利的鹰眸闪过一丝流光。

“嗯,我该庆幸的是,我们俩不是敌人。”

白逸看着男人味微蹙眉的模样,迅的拿起一个干净的西红柿,熟练地切好,顺带将剩下来的西红柿交给冷彦,冷彦一学便会,麻利的切好。

“恋人之间相处的模式很多,总是得斗法,斗一辈子,没有输赢,其实两个人才是最大的赢家。”

正如自己,自己性格冷冽,生人勿进,极其喜欢安静的地方。

但是风华则是截然相反的,他生性热情好客,四海之内皆是朋友,喜欢去热闹的地方。

但是两个人也是兜兜转转,并没有改变对方的生活习性,生活在一个圈子内,3o多年了。

互相磨合,就好了。

西红柿切好了,白逸熟练地拿起鸡蛋,然后打成蛋花,看着冷彦,多了几分沉思。

其实,唯一美中不足的是。

木槿不是冷彦可以随意驾驭的女人,冷彦也不是木槿可以肆意控制的男人。

两个人还需要好好地磨合。

毕竟,恋爱,结婚生子。

他们直接是先生子了。

以后还有漫长的路要走,只不过,日子如果一帆风顺其实就没有多少意思了,这般略带波折,其实更有意思。

白逸将碗里打好的蛋花交给了冷彦,薄唇轻启:“水开的时候直接倒进去就可以了。”

“好……”

冷彦有样学样,实际上手忙脚乱,白皙的手背之上被滚烫的开始烫了好几个红点。

……

木槿跟着风华走进了检查室,四下无人,只有两个人,抿了抿唇,将包里的检查结果毕恭毕敬的交给了风华,进行坦白。

“风华叔叔,我怀孕了……”

“六周……”

“所以……我没病,就是怀孕了,然后嗜睡,胃口不好,还犯恶心。”

风华:“……”

风华神色一喜,听到木槿这么说,迅的打开验孕单,真的是怀孕6周,顺带还有一张b单。

木槿花真怀孕了啊。

冷家最近可真的是喜事儿不断啊。

木槿看着风华欣喜的表情,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风华叔叔,刚刚没有告诉你,我……我没有一见面就告诉冷彦,后来想告诉的时候现时机不恰当,然后就拖到了现在。”

“所以,只能是等下检查完告诉他了。”

风华:“……”

这怀孕可是天大的喜事儿,按照冷彦的性子,如果是知道木槿怀孕了,一早就乐开了花。

当初冷彦一直向自己寻求暖宫的妙方,就是为了让木槿调理身体,再要一个小宝贝的。

“木槿丫头,你和彦是不是出事儿了?”

木槿:“……”

风华一针见血,木槿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说起了,蹙了蹙美眸,主动地坐在了椅子上。

“不是,只是我心里有件事,想向他求证,但是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再大的事,能有孩子重要?孩子的事儿,等下赶快告诉彦和冷家人,他们当初对于冷晟睿的到来已经措手不及了,其实心底一直期许小生命的到来。”

风华难得严肃,木槿点了点头,乖巧的说道:“嗯,我知道了,风华叔叔,那等下,就麻烦你帮我做戏了,做得好像是刚刚检查出来一样,唔,我想亲自告诉他。”

“木槿丫头,你最乖了,晟睿这么听话,都是遗传你的。”

木槿:“……”

“风华叔叔,你……眼神儿真好。”

风华:“……”

眼神……

这个!

自己只不过是想夸夸她,让她心里好受一些。

风华薄唇轻启,迅的检查仪器设备,知道木槿怀孕之后,其实只需要做b就可以了。

“来吧,躺一下,我帮你看看胎位,准妈妈,不对,冷家少奶奶。”

木槿:“……”

“木槿花,你知道全世界有多少女人想要嫁给冷彦?”

“木槿花,你知道全世界有多少人羡慕冷家大少奶奶这个身份嘛?”

“咳咳,风华叔叔,难道也包括你嘛?”

风华听得出来木槿话语之中的玩笑,挑了挑眉,妖孽的眸子扫向木槿,轻启唇瓣。

“当然,前提是我是女人的话,木槿花,你认为我是女人,你还有机会?”

木槿:“……”

木槿因为风华的话,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自己还真的没有机会,因为风华实在是太妖孽了,比起女人还有精致,俊美。

……

木槿和风华走出检查室的时候,正好看到冷彦端着饭菜从厨房走了出来,神色一怔。

因为冷彦围着围裙的模样,很奇怪。

很像是家庭妇男……

但是却不影响男人天生的气质和贵气,五官犹如刀刻,俊美无瑕疵。

冷彦对上女人讶异的眸子,轻咳嗓子,将手中的可乐鸡翅放在了餐桌之上,脱下自己身上的围裙,随后大阔步的向着木槿走去。

“情况怎么样?”

“你怎么穿了围裙?”

两个人同时开口,冷彦俊脸闪过一丝不正常的红晕。

自己总不能告诉她,是因为她早餐的时候说过,会做早餐的男人格外有魅力,所以自己才想学做饭的吧。

这种话说出口,自己也会不好意思。

长这么大,自己还是如此费尽心思的想要讨好一个女人。

“我……我刚刚给白逸叔叔打了下手,顺带学一些厨艺。”

木槿轻笑出声,冷彦学做饭?得了吧,之前差点把自己的厨房都烧了。

嘟着红唇,粉嫩诱人,冷彦狭长的墨眸微微眯起,闪过一丝暧昧的光芒。

尤其是木槿的颈脖像是白天鹅一样,玉颈迷人而且性感。

“风华叔叔,木槿身体情况怎么样?”

“你未来媳妇在你面前,你问她吧。”

“来,晟睿,跟爷爷好好学学,别做电灯泡。”

冷晟睿:“……”

风华挑了挑眉,看到小俩口你侬我侬的模样,自己就像是多余的一样,年轻就是资本。

大手一挥,直接将木槿丢给了冷彦,随后抱着沙上的冷晟睿向着厨房走去。

唔,自己得去看看白逸了。

……

一下子客厅只有自己和冷彦两个人,木槿呼吸一紧,小脸微微一白,对上冷彦关切的眸子,咬了咬唇。

“冷彦,我怀孕了,6周。”

冷彦:“……”

怀孕了?

木槿怀孕了……

“你……你再说一遍。”

木槿咬了咬唇,以为冷彦没有听清,继续再说了一遍。

“冷彦,我怀孕了,孩子6周。”

“啊……”

几乎是瞬间,木槿直接被冷彦抱在了怀里,然后迅的抱着转圈。

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冷彦迅的将木槿放在了地上,手足无措,但是却兴奋的像个孩子。

怪不得之前木槿总是昏昏欲睡,还时不时的干呕,原来是怀孕了。

有的时候情事,做到一半,女人就睡过去了。

原先还以为自己不够卖力,索性她睡了,自己舍不得折腾她就不再继续,去浴室草草自己解决了。

原来是怀孕的缘故……

万幸啊,否则自己要起木槿来不知轻重,万一伤到孩子怎么办?

木槿:“……”

木槿看着冷彦俊脸之上不断变化的表情,屏住呼吸,冷彦应该是开心的吧。

其实每一个女人,告诉自己心爱的男人,自己怀孕的事,都想让自己的男人开心,快乐。

唔,其实自己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儿,也是感觉心里一片乱麻一样。

原先怀冷晟睿的时候,自己其实根本就是自身难保,根本就别提关于孩子的爸爸是谁这个问题了。

木槿小心翼翼的看着冷彦的表情,看到男人没有说一句话,赶忙伸出小手拉了拉冷彦的衣角。

“冷彦,我怀孕了,你高兴嘛?”

冷彦:“……”

冷彦欣喜的墨眸翻滚着异样的情潮,定神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随后看了一眼手腕上钻表的时间,直接将木槿拦腰抱起向着门口走去。

“等一下再告诉你这个问题,现在先跟我去个地方。”

木槿:“……”

他都还没有说高兴不高兴,直接带自己去个地方,那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啊?

木槿觉得自己矫情的厉害,明明期许男人高兴,可是还端着架子。

“你带我去哪儿?”

“到了就知道了。”

木槿:“……”

到了就知道了?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是哪儿啊。

……

木槿被男人小心翼翼的放在副驾驶位置上,然后细心地系上安全带,动作轻柔的一塌糊涂了。

随后看着男人在车外打了几个电话,随后坐进了驾驶位上。

神秘兮兮的!

木槿嘟着红唇,其实,冷彦是高兴的吧。

他的雀跃在墨眸之上翻滚,自己可以轻易地捕捉。

早知道他这么高兴,自己一早就告诉他了。

深呼吸一口气,喜欢他就应该相信他所有做的事儿。

自己相信,冷彦不会逼江妈妈和江离然离开的……

木槿小手紧紧的攥在一块儿,暗暗告诉自己,一定是这样的。

……

木槿没有想到,冷彦会直接开车把自己带到了民政局,嘴角的笑意一凝,看向身侧的男人,错愕不已。

这个……

不会吧!

不一会儿,孟香香迅的送来了自己的身份证和户口本。

木槿:“……”

“木总,冷总,恭喜你们俩了啊,好幸福呢,我回去马上买糖去……对了对了,j市时报明天销量肯定火爆。”

木槿:“……”

冷彦勾起唇角,看着木槿想要从孟香香手中接过身份证和户口本,自己已经主动地接了过来。

“嗯,辛苦你了,别忘了通知凌菲,冷氏也糖,同时美帝和冷氏同时放假三天。”

木槿:“……”

普天同乐嘛?

自己什么时候答应过……

知不知道,这放假三天,三天的工资照给,得亏多少钱啊。

木槿嫌弃的看向自己身侧的霸道总裁,两个人明明是j市人,冷彦偏偏等不及要在k市这儿注册,现在都下午6点了,民政局早该下班了啊。

“好的,木总,冷总,不打扰你们俩了,我先回去啦。”

“好。”

孟香香欣喜不已,木总实在是太幸福了。

哇,没想到冷总行动这么快,直接就逼婚了呢。

把人绑到了民政局,然后通知自己快马加鞭送来户口本和身份证,啧啧啧,木总马上就是冷夫人了呢。

……

木槿看着孟香香离开,暗暗咬唇,什么时候,孟香香被冷彦收服的服服帖帖了?

自己就像是二愣子一样。

“冷彦,你……”

“老婆,快点走吧,不然民政局就要关门了。”

木槿:“……”

木槿因为男人薄唇轻启的老婆两个字,小脸微微一红,神色也有些恍惚,似乎是看到木槿的愣,冷彦索性将木槿拦腰抱起,向着民政局走去。

其实民政局一早儿就应该关门了,但是今天却为了木槿和冷彦大门敞开。

木槿硬是被冷彦直接抱进了大厅。

木槿:“……”

木槿暗暗无语,看样子,冷彦在车外打的几个电话,其中两个就是孟香香的,以及民政局的吧。

这样直接延长人家下班时间真的好嘛?

可是木槿没有看到工作人员的恼怒,反倒是欣喜,甚至是狂喜。

“冷总,木小姐,你们俩的基本信息登记表已经填好了,可以签字了。”

木槿:“……”

木槿视线女人不远处的红包,整个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几乎是人手一份,小脸一黑,悄悄地凑近男人耳边低喃道:“红包包了多少?”

“4位数。”

木槿:“……”

合着是好几个月的工资啊,怪不得大家都这么兴高采烈,欢喜不已。

败家男人,这注册的话,随便挑一个工作日来注册,也不用给红包啊。

木槿看着两个登记表都已经被填写好了,樱唇抿起,看向冷彦,从男人怀里挣扎下了,站直了身子。

“冷彦,你都没有问过我意见。”

好吧,虽然自己想嫁,但是就想矫情的听到男人求婚一句嘛。

“签字吧,回去跪搓衣板,行嘛?”

木槿:“……”

木槿对上男人深邃的墨眸,心漏跳了半拍,男人的话,几乎是毫无瑕疵,自己无力反驳。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当初求婚的是自己,现在逼婚的是他。

两个人算是打了平手。

木槿嗅了嗅鼻子,傲娇的说道:“不行,我要考虑一下。”

冷彦目光灼灼,视线触及女人湿润的眸子,主动地俯下身子吻了吻女人眼角的湿意,大手却覆盖在女人的小腹之上,小腹平坦依旧,里面已经孕育一个新的生命。

自己还不太懂怎么做好的父亲,怎么做好的丈夫,不过自己愿意去学。

也希望,感谢木槿给了自己这么一个绝佳的机会。

冷彦嘴角勾起一抹浅淡柔和的弧度,视线凝视着女人顾盼生姿,精致的小脸,认真的说道:“儿子是黑户,闺女你也想黑户嘛?”

木槿:“……”

木槿因为男人的话,小脸倏地一下爆红的厉害,没好气的说道:“万一不是闺女,还是儿子呢?”

冷彦:“……”

冷彦俊脸闪过一丝异样,知道木槿怀孕之后,自己脑海之中第一个想的就是马上会有像微微一样,粉雕玉琢的闺女。

嗯,准确的来说,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是冷晟睿一样调皮捣蛋的儿子……

这个问题……

似乎是很严肃的问题!

自己想要闺女,那个……不太想要一个调皮捣蛋的儿子。

木槿看着男人俊脸之上的犹豫,瞬间黑了小脸,没好气的甩开男人的胳膊,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冷彦你混蛋,你居然只要闺女,我不要和你结婚了。”

冷彦:“……”

看着女人恼怒飙的模样,冷彦迅的大阔步上前,将木槿的小手拉住,歉意的语无伦次。

“不是这样的,儿子闺女都一样。”

嗯,当然是闺女的话,就更好了。

木槿:“……”

木槿狐疑的看着男人的俊脸,诚诚恳恳的模样,没好气的问道:“真的嘛?”

“当然是真的……”

“那这一胎如果是儿子,我们还继续生闺女嘛?”

“呸呸呸,别这么说,万一灵验了怎么办?”

木槿:“……”

冷彦还敢说他不是嫌弃儿子,分明是很嫌弃好不好?

木槿再度黑了小脸,好吧,其实自己也很嫌弃儿子,尤其是看到冷晟睿这样的,好像是闺女好一些。

“那我不要生了,也不要结婚了,我要走了。”

木槿作势胡闹要走,迅的被冷彦抱在了怀里,随后向着签字台走去,看着周围的工作人员愣的模样,薄唇轻启,凌冽十足。

“把笔给我。”

“是,冷总。”

工作人员迅的将笔送到了冷彦的手中,冷彦则是在丈夫一栏迅的签下自己的名字,随后握住了木槿的小手,将笔硬是塞到了木槿的手心。

木槿:“……”

冷彦要做什么?

木槿神色一怔,有些慌乱。

“冷彦,你要做什么?”

“强婚。”

木槿:“……”

“乖,签好字之后,回家跪洗衣板,饭菜都做好了,风华叔叔和白逸叔叔还有儿子等我们回去吃饭,孟香香也已经准备把我们俩注册的婚讯出去了。”

所以现在万事俱备,木槿不想嫁也得嫁了。

木槿看着男人大手握住自己的小手迅的在女方一栏签上自己的名字,嘴角的笑意一凝,慌乱的说道:“你这样是不具备法律效应的。”

冷彦勾起唇角,凌冽寒意十足的眸子扫向不远处的工作人员,薄唇轻启。

“你们说有效嘛?”

工作人员:“……”

哎呀妈呀,这可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直接强迫性的握住人家的手签字的。

虽然红粉佳人,美颜如玉,明眸善睐,笑靥倾城是个绝佳的尤物。

可是这样做真的好嘛?

可是忌惮男人的威严,尤其是男人身上的寒意和冷冽,君临天下,不怒自威。

这个……

大手笔,而且是权势惊人,都渗透到k市来了,不敢马虎大意啊。

一想到这儿,工作人员赶忙赔笑,对上木槿期许的眸子,认真的说道:“当然有效,马上就帮您盖章。”

木槿:“……”

木槿竟然看到工作人员在两个红本子上迅的贴上照片,同时盖了章。

这居然就奏效了?

“冷总,木小姐,这个是你们俩的结婚证书,请收好,是具备法律效应的。”

“嗯?”

冷彦迅的挑眉,工作人员马上改口。

“不好意思,说错了,冷先生,冷夫人,恭喜新婚。”

冷彦:“谢谢。”

木槿:“……”

冷夫人?

新婚快乐……

木槿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的,从今天早上自己检查出怀孕之后,就昏昏沉沉的。

然后把江妈妈的一席话弄到心情无比低落,随后和冷彦带着冷晟睿来风华这儿检查身子,再到亲口告诉冷彦怀孕。

随后就是冷彦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并不是自己期许的欣喜若狂。

而是直接将自己带到了民政局,注册结婚。

然后……

自己居然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做了冷夫人。

要知道,真的是无数女人想要做冷家的少女人。

自己相当于是捡了大便宜……

冷彦这么负责任的行为,其实虽然是有些强迫,霸道了,但是心里暖暖的。

直到被冷彦抱着回到了车内,木槿还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木槿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个红本本,尤其是红本本上两个人亲昵的照片,这个……

结婚了啊……

这么快!

木槿晕晕乎乎的。

“冷彦,我们俩真的结婚了嘛?”

“对……”

冷彦看着女人美眸有些涣散,困惑像个孩子一般,勾起唇角,抑制不住心头的狂喜。

有些事儿,自己一直想做,没想到,一天居然让自己达成了两件。

小妹妹来了……

同时,自己和木槿结婚了。

虽然结婚的迅,甚至有些草率了。

但是,知道她再度怀孕之后,结婚,是自己能够给她的,最有保障的行为,也代表着自己的态度,自己想要她和孩子。

她再度怀孕,就像是一个重磅的惊喜,狠狠地砸向自己。

“那……那我们俩以后就是夫妻了嘛?”

木槿小手攥紧自己手中的两个红本子,盈盈美目,空灵澄澈,还是有些不可置信。

“对。”

“不如我们现在联系一下称呼问题好不好?”

木槿:“……”

对上男人满是期许的墨眸,木槿咬了咬唇,小脸越绯红的厉害,羊脂玉似的的肌肤娇嫩如花,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赶忙说道:“前三个月不行,那你有想过这个问题嘛?”

冷彦那么欲求不满,能憋得住嘛?

冷彦因为木槿的话,俊脸瞬间黑得厉害。

“槿儿,在你心里,我就那么饥渴嘛?”

“嗯!”

木槿重重的点了点头。

冷彦:“……”

------题外话------

嗷呜,其实最爷们的话,就是女人说:我怀孕了。男人说:我们结婚吧!

哈哈哈,冷总灰常霸气有木有,嗷呜,忽然觉得其实结婚吧,不需要良辰吉时,其实就在某人提了,你允诺了,其实就会很幸福……

哈哈,重要的事儿说三遍,亲妈求评价票,求月票……

咳咳,弱弱的求钻……

看文快乐,周一快乐。

推荐基友文: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浮光锦

她是山区里飞出的金凤凰,她是嫁入豪门的灰姑娘,她是娱乐圈光芒璀璨的三栖巨星,她是华娱传媒幕后最神秘的掌控者。她是这个世界最美丽的奇迹,她是林思琪,重生在残酷命运的转折点,于万众瞩目之中,成就屹立不倒的盛世传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