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枕上婚色之天价妻约 > 第一百六十二章 你们俩结婚了嘛?

第一百六十二章 你们俩结婚了嘛?

深吻,火热缠绵。

冷静娇小的身子,整个人被男人压在沙发之上,原本刚刚醒来,有些懵懂,直接就被热吻笼罩,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感觉到男人呼吸变重,是熟悉的欲求。

试探性的伸出小手抵着男人健硕的胸膛,却被男人越吻越深,感觉到自己的魂儿都要被男人吸走了一般。

他哪儿都不许自己逃,自己在他的情网之下,哪儿都逃不去。

这种感觉很奇怪。

但是却说不出的心头满足感。

因为自己迫切的被这个男人需要着,而且是相当被需要。

他非自己不可。

冷枭沉深邃的眸子凝视着自己身下顾盼生姿的女人,勾起唇角,俯下身子,薄唇落在女人的眉宇之间,缓缓向下,到了眼眸,明眸善睐,美人倾城,最后落在唇瓣之上。

柔嫩的唇瓣,如鲜花一般娇艳欲滴。

用力的索吻,直到女人的唇瓣被自己吻得微许红肿,冷枭沉才恋恋不舍得松开了身下的女人,冷枭沉幽深的眸子越发的深邃,翻滚着情潮,几乎要把身下的女人吞噬。

“静静,要不够你。”

冷静:“……”

耳边因为男人滚烫的呼吸,来的措不及防,小脸爆红的厉害,伸出小手缓缓地环抱住男人健硕的胸膛。

“小心孩子。”

下意识的动作和言语,无疑是默认了男人的行为,冷枭沉心头一喜,女人不发号指令,自己还真的不敢轻举妄动。

勾起唇角,吻了吻女人的眉心。

“好,我会很温柔的爱你,要你。”

冷静缓缓地阖上眸子,长而翘的眼睫毛微微颤动,像是蝴蝶的翅膀一般,忽闪不停。

这一次,自己真的是逃不掉了。

炙热的狂吻,极致的欢情在沙发之上,愈演愈烈。

……

一场情事,冷静原本刚刚从睡梦之中醒来,本应该是相当清醒的,现在直接变成了昏昏欲睡,被男人折腾的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男人炙热的唇瓣还停留在自己的额头之上,感觉到自己整个人被男人紧紧的纳入怀中,男人刚毅的下巴抵着自己的头顶。

唔,其实冷枭沉是有意放过自己的。

他的精力实在是太旺盛了。

自己根本招架不了。

冷静觉得,自己没怀孕之前都没有办法满足冷枭沉,这怀孕之后,更加无法满足吧。

美眸微微一怔,有些男人,在妻子孕期的时候格外容易出轨,冷枭沉该不会也会出轨吧?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冷静脸色微微一白,情绪也有些控制不住地失落。

意识到自己现在在胡思乱想,冷静无奈的勾起唇角。

果然,女人一旦坠入情网,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宝贝儿,刚刚有伤到你嘛?”

男人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冷静摇了摇头,瓷白的小脸之上微微红晕,还残留着刚刚的情潮。

静默不语,原本是照顾病人的,没想到反倒是被病人照顾到了床上。

冷静咬了咬唇,事情已经发生了,自然没有回头的余地了,看着男人**的身子,小脸再度绯红的厉害。

“我先去洗澡了,你叫医生来帮你看看伤口吧。”

房间之中,还弥漫着旖旎的气息,挥散不去,尽是欢情。

冷静小脸爆红的厉害,医生一直千叮咛万嘱咐,自己要好好注意冷枭沉的身子,没想到,居然变成这个模样。

刚刚,男人可对胸前的伤口,丝毫都没有顾及。

“嗯?不开心?”

冷枭沉轻易地捕捉到了女人美眸深处的暗淡,伸出大手勾住女人的腰身,视线触及女人微微隆起的腹部,多了几分柔和。

“对不起,我承认刚刚要得有点急了,但是许久都不曾碰你了,实在是控制不了力度,我检讨,下一次,肯定不会这样了。”

冷静:“……”

冷枭沉嗓音越是无比的温柔,冷静越是觉得缥缈的厉害。

听到男人这般言语,冷静咬了咬唇,美眸有些湿润,但是整个人还是被男人纳入怀中,紧密的毫无缝隙。

“我没事儿,冷枭沉,你松开我,我要去洗澡了。”

“好,我抱你去。”

说到这儿,冷枭沉主动弯腰,将冷静连着身上的毛毯一并抱入怀中。

冷静:“……”

冷静看着男人弯腰,脸色一变,尤其是冷枭沉胸前还有伤,这么直接的抱着自己,原本走路都困难。

“冷枭沉,你放我下来。”

“冷枭沉,你身上还有伤!万一伤口裂开来了,怎么办?”

“胳膊搂紧一点,放心,即使我受再重的伤,抱你们娘俩还是可以的。”

冷静:“……”

冷静看着男人认真的模样,心头一暖,抿了抿唇,嗅着男人身上的气息,整个人被男人抱着向着洗手间方向走去。

其实冷枭沉走的步伐并不是很快,但是冷静觉得刚刚好。

因为,这个速度,是冷枭沉能够控制的最快的速度了。

……

走到洗手间的时候,冷静被冷枭沉轻柔的放在水池台上,看着男人熟练地帮自己调试水温。

孕妇,建议是淋浴即可。

冷静看着男人的背影,心头有说不出的错杂。

冷枭沉调试完水温之后,蹲下身子,凝视着自己面前清丽的小女人,抿了抿唇。

“我知道你现在在心里是在责难自己,为什么自己克制不住对我的感情,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就范。”

“静静,有些事儿,是难以克制的,如果爱情可以克制,那么就谈不上疯狂了。”

“曾经,当我潜意识里觉得爱上你的时候,每一次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你,我心里也会在责难自己。”

“可是,下一秒,你出现在我面前,我总是按捺不住,想要拥你入怀。”

“相信我,我和你是一样的。”

冷静:“……”

男人一语中的,冷静脸色微微一白。

冷枭沉,洞察人心的本领很强。

所以,自己永远都是被男人掌握在手掌之中。

说白了,是受困于人。

樱唇抿起,对上男人深邃的眸子,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意。

“我只是觉得,没有足够的信心和你走下去,我迫切需要平静的生活,但是你给不了我,而且,我们俩天差地别,根本也走不到一块儿。”

冷静其实觉得自己很煞风景,情事之后,你侬我侬,但是自己却始终提不起心情。

关于自己和江离然婚礼取消的声明还没有发出去,就算自己和冷枭沉真的是真心相爱的。

冷家那一关自己没有信心可以过得去。

就算是冷家那一关可以过去,公众会怎么想?

自己和冷枭沉的关系又是如此的**裸。

如果他们俩只是普通的民众就好了,偏偏一个是伦敦的伯爵,另外一个是j市首席律师,冷家的千金。

一旦关系曝光,势必又会掀起一场恶战。

自己不会让冷家蒙羞的。

虽然冷枭浚和盛夏,包括冷彦不在意名声,但是原先因为酒驾,逃逸事件,冷家已经声名狼藉了。

自己做不到,让冷家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所以,自己和冷枭沉,真的是前途一片堪忧。

……

看着冷静蹙眉不悦的模样,冷枭沉神色一暗,的确,极其平静的生活,自己给不了她想要的。

和自己在一块儿,得莫大的压力。

就现在而言,单单冷家是不会同意冷静和自己在一块儿的。

伸出大手捏了捏女人软嘟嘟的脸蛋,低喃道:“乖乖做准妈妈,开开心心把孩子生下来,其他的事儿,我来想办法,嗯?”

冷枭沉神色多了几分凝重,其实,约翰家族,出了自己一个私生子已经认了。

而且就约翰家族而言,是不会允许再出现和华裔女人有染的事儿。

如今冷静已经怀孕,如果约翰知道她怀孕的事儿,不堪设想。

这是对整个约翰家族血统的玷污。

冷枭沉原本担忧路易斯会通风报信,实际上,路易斯似乎也对冷静情动,所以隐瞒这个消息,护冷静周全。

敛去心神,冷枭沉看着冷静兴致还是不高涨的模样,薄唇抿起。

“如果你再胡思乱想的话,我就要再要你一次了,你知道的,冷晟睿很快就会回来了,到时候的话,我是不打算开门的。”

“你难道还想听到他的魔音嘛?”

说到这儿,冷枭沉故意学着冷晟睿的语气,开口说道:“坏蛋叔叔,人渣叔叔,不要脸叔叔!别躲在屋里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开门呐开门呐!别躲在屋里不出声,我知道你在!你有本事耍无赖,没有本事放我姑姑出来昂!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开门呐开门呐。”

冷静:“……”

无耻!

冷静因为男人的表演扑哧一声笑出了声,哑声说道:“不要了,我要洗澡。”

“好。”

考虑到冷静要洗澡,所以冷枭沉特地垫了防滑垫,冷静站在防滑垫上,推搡着让冷枭沉离开,冷枭沉勾起唇角主动地吻了吻冷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待会儿,冷晟睿要是回来了,我恐怕连你的手都碰不到,所以得抓紧一切时间享受福利。”

冷静:“……”

冷枭沉真的是够了。

……

冷静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冷晟睿果然回来了。

小家伙兴致很高,在冷枭沉面前眉飞色舞的说着话。

“微微很喜欢呢,她还伸出手抱了我一下呢。”

虽然这句话是凌菲阿姨说的,让微微感谢自己,顺带伸出小手抱了抱自己,嗯,但是冷晟睿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微微主动的,凌菲阿姨只不过是开口略微建议了那么一下罢了。

冷枭沉:“……”

德行,抱了一下,就这么兴高采烈了。

冷枭沉满脸餍足,看到冷静从浴室里出来,勾起唇角,试图伸出大手握住女人的小手,却被冷晟睿迅速的拦了下来。

“叔叔,不可以这样呢,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你,哎呀,无缘无故拉人家小女生的手,就是耍流氓呢。”

冷枭沉:“……”

冷枭沉俊脸一黑,这冷晟睿在这儿,对于自己,真的是磨难啊。

“好,那个,我只是怕她会摔倒,所以提前扶了一下。”

冷静:“……”

道貌岸然!

冷静因为冷枭沉的话抿了抿唇,随后拿毛巾将自己的长发擦拭干净,看着冷晟睿很是愉悦的模样,陪着小家伙坐在了沙发之上。

“看到微微开心嘛?”

“好开心啊,小姑,我走了之后,叔叔有没有欺负你?”

冷静:“……”

对上小家伙清澈的墨眸,冷静一想到刚刚火辣的情事,小脸微微一红,摇了摇头。

“没……没有。”

“可是小姑,你的小脸好红呢。”

冷晟睿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戳着冷静的脸颊,冷静强忍住自己嘴角的笑意,伸出小手将冷晟睿抱在了怀里。

“唔,刚刚太热了,所以就红了。”

“是嘛?”

冷晟睿还是有些费解,不过小姑说什么就是什么啦。

看着冷枭沉还是坐在自己身边,撅着屁股,相当弹性十足,将男人往边上挤了挤。

“叔叔,沙发位置好小呢,你去病床上坐着嘛。”

冷枭沉:“……”

冷枭沉不由得想到刚刚自己给小家伙芭比娃娃时候,小家伙笑开颜的模样,现在满脸嫌弃,如今冷晟睿是过河拆桥啊。

嘴角挤出一丝笑意,伸出大手揉了揉小家伙的发丝,咬牙切齿的说道:“好。”

冷静看着冷枭沉吃瘪的模样,心头一阵舒畅。

因为冷晟睿的回归,心情好了许多。

关键是,自己还不知道,自己和冷枭沉打算怎么办。

原本桥归桥,路归路,睡了一觉,似乎,关系又兜兜转转要回到原点了。

……

晚上的时候,收拾东西,冷静要和冷晟睿一块儿回去,看向病床上的冷枭沉,勾起唇角。

“替你注射镇定剂,还是你自己乖乖的睡?”

冷枭沉:“……”

有差别嘛?

冷枭沉定神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伸出大手握住了女人白皙的小手。

“都可以,但是,静静,明天,你还会过来嘛?”

冷静:“……”

这个问题问得好。

冷静美眸清丽,视线触及男人胸口的位置,重新换了纱布,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低喃道:“看你表现。”

表现的很好,乖乖养病,自己就会过来。

表现的不好,天天没事闹自残,自己当然不会过来了。

冷枭沉暗暗记下女人说的话,勾起唇角,大手握住手心里的小手,舍不得松开。

“那他来嘛?”

冷枭沉挑眉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冷晟睿,尽是期许。

千万别再来了,冷枭沉觉得自己已经被折磨的体无完肤了。

冷静:“……”

冷静看着男人这么恐慌担忧的模样,强忍住自己嘴角的笑意,咳了咳嗓子。

“这个得看木槿花怎么想的。”

冷枭沉:“……”

“按照木槿花对你的记恨程度,你觉得可能嘛?”

冷枭沉:“……”

冷枭沉自然是知道,冷家对于自己尽是厌恶,全然没有好感,所以,冷晟睿恐怕是会一直缠着自己和冷静了。

一想到这儿,冷枭沉觉得,自己得多去法国采购芭比娃娃了。

冷晟睿看着冷枭沉还是拉着冷静说个不停,赶忙上前,继续用自己弹性十足的屁股挤了进去。

“好啦好啦,我们要走了。”

“小姑,跟叔叔说再见啦。”

冷静:“……”

冷静认真的听着冷晟睿的话,勾起唇角,故作乖巧的说道:“好,再见。”

冷枭沉:“……”

再见两个字从女人的嘴巴里说出来,完全不走心。

冷枭沉俊脸一黑,原本雀跃的眸子,一点一点暗淡下来。

冷晟睿则是故意奶嘟嘟的伸出小手拉住了冷枭沉的大手。

“叔叔,你明天欢迎我来看你嘛?”

冷枭沉:“……”

这个问题……

冷枭沉嘴角挤出一丝笑意,赶忙说道:“其实我觉得你应该利用周末的时间好好和微微相处。”

“是的呢,你求我我都不会来的,哼,明天微微要来家里做客啊,是妈妈答应我的,我陪姑姑来这儿,她就让姑姑来家里玩。”

冷枭沉:“……”

冷枭沉心头被莫大的欣喜砸中,太好了,他居然不来了!

嗯,他不来,自己的病就好了。

不过,木槿的怀柔政策,诱哄政策真的是做的太棒了。

轻咳嗓子,看向一旁的冷静,讨好的说道:“我派人送你和冷晟睿吧。”

“不用了,爸和哥看到会不开心了,冷家已经派司机来接我们了。”

“好。”

冷枭沉抿了抿唇,看着冷静站起身子,轻声说道:“等我伤好出院,我陪你一块儿回去拜访冷家。”

冷静:“……”

冷静因为冷枭沉的话心头怦然一动,抿了抿唇,不自然的避开了视线。

“好,到时候再说吧。”

“叔叔,来拜访的话,要带礼物呢。”

“嗯,不会忘记芭比娃娃的。”

“欧耶。”

冷晟睿大功告成,功德圆满,伸出小手牵着冷静的手离开了病房。

……

走出医院的时候,已经快晚上7点了,初春的天气已经开始燥热了,冷静带着冷晟睿坐进车内,冷晟睿主动地伸出小手拉住了冷静的胳膊。

“小姑,偷偷告诉你,其实我刚刚是故意被叔叔支开的。”

冷静:“……”

冷静神色一怔,对于小家伙的话有些不可置信,小家伙是不是太厉害了,自己一直以为小家伙是被冷枭沉支开的,合着小家伙其实一肚子机灵。

“唔,妈妈说了,开始的时候,要不计一切代价打击敌人。”

“但是呢,最后的时候,要个叔叔和小姑单独相处的时间,因为妈妈说,你和叔叔彼此相爱,就像她和爸爸一样,挫折之后,你们俩会很珍惜单独相处的时光的。”

冷静:“……”

“嘿嘿,但是其实我没太懂妈妈说的是什么意思,小姑,你很爱叔叔吧?”

“像我喜欢微微一样,喜欢他嘛?”

冷静哑然失笑,心头被一阵感动溢满心头,花花也真是棒,赶忙把儿子教得那么可爱呢。

如此的懂事,真的是小宝贝。

“嗯,算吧,我很爱他。”

“那小姑,你为什么不和叔叔结婚啊,8点档的电视剧里,一般男女主角只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

冷静:“……”

冷静听着小家伙童真无比的话,伸出小手捏了捏小家伙的鼻子。

“唔,是嘛?”

“可是小姑这个有点困难呢,准确的来说,很困难很困难的。”

“嘿嘿,那小姑别怕,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会帮助小姑的,小姑一定会达成的。”

冷静:“……”

因为因为小家伙勾起的唇角,神色越发的柔和。

是啊,无论多么艰难险阻,冷家人都会帮助自己的。

可是这件事儿上,远远不是这样的。

而且,自己也不想让他们伤心,也不想让冷家因为自己和冷枭沉的关系背负骂名。

……

回到冷家的时候,冷晟睿主动跑到木槿面前,向木槿汇报工作。

冷枭浚陪着盛夏在厨房内做点心,木槿刚刚从美帝回来,一身收腰的小西装还未脱下,内衬的衬衫,更加的光彩照人,俨然是职场女性的形象。

看到冷晟睿肉嘟嘟的小身子,觉得可爱的不得了,主动拉着儿子的小手坐到了自己的身边。

“快去把小姑也搀着过来。”

“好耶。”

冷晟睿乖巧的上前,同样伸出小手拉住了冷静的小手,一并坐在了沙发之上。

冷静看着木槿脸色有些发白,赶忙关切的问道:“花花,你脸色有些发白。”

“可能是刚刚坐在车子上时间有点久了,不碍事儿。”

木槿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精致的小脸,天然媚色,令人怦然心动。

最近似乎总是容易疲惫,木槿没有往深处想,只是觉得可能事儿太多了,所以应接不暇了。

“唔,来,告诉妈妈,今天有没有保护好小姑?”

“保护的非常好。”

木槿:“……”

木槿嫌弃的看着自家儿子自吹自擂的模样,强忍住自己嘴角的笑意,玩味的继续问道:“是嘛,你动手了?还是动脑子了?”

“开玩笑,妈妈,我当然是用颜值啦,我长得这么帅,普通人才靠武力和脑力的。”

木槿:“……”

冷静:“……”

两个女人对视一眼,心头对于冷晟睿这般模样尽是吐槽不断。

木槿率先败下阵来,听到门口传来汽车声,赶忙说道:“乖,去外面看看是不是爸爸回来了。”

“爸爸回来的话,要告诉他,我们明天要请微微来家里坐客呢。”

原先对于迎接冷彦的事儿,冷晟睿心底是抗拒的,听到微微两个字,立马来了精神,迅速的向着门口跑去。

……

冷彦原本想去美帝接木槿,但是却被木槿贴心的婉拒了,自己又不是冷晟睿是个孩子,得有人每天接送幼儿园。

看到冷晟睿一身超人衣服向着自己跑来,小家伙的英雄主义真的是够了。

弯下腰,将冷晟睿直接抱在了怀里。

自从木槿回来之后,父子俩的关系慢慢变得融洽许多,原先冷晟睿对于冷彦是敬畏的。

冷彦是不待见冷晟睿的,现在,两个人越发的亲昵。

“爸爸,妈妈说,我们明天请微微来家里做客。”

“嗯,妈妈呢?”

“妈妈和小姑在客厅里聊天呢。”

冷彦听着小家伙奶声奶气的话,勾起唇角,“好。”

父子俩帅气逼人走进了客厅,木槿神色越发的柔和,伸出小手,让冷彦坐在了自己的身侧。

“哥,你以前从来都不会这么准时的按点回来的,花花家教真严。”

冷彦听着冷静打趣的话,伸出大手揉了揉冷静的发丝。

“小孩子家家的,别胡说。”

“唔,就是事实嘛。”

木槿听着兄妹俩斗嘴的话,勾起唇角,这样的环境,真的很温暖,是自己梦寐以求的。

嗯,在冷家,难免感慨岁月静好,毕竟父慈子孝,家庭温馨,神色微微一暗,其实,今天美帝收到了木莱恩的病危通知单,木莱恩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

可是,自己的确是过不了心底那个坎儿,也不想带着冷晟睿去见他。

可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终究自己身上流淌着还是木莱恩的血。

……

冷静第二天没有选择去医院,而是选择约了江离然,关于两个人突然取消婚礼,得有个合适的缘由。同时给冷枭沉发了一条短信,自己下午会过去医院。

静谧的西餐厅,欧式古典装饰,环境清新典雅,韵味十足。

三天没见,冷静歉意的看向自己面前的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低喃道:“离然,对不起。”

江离然勾起唇角,冷静气色没有想象之中苍白,看样子冷先生的情况还不错。

“这句话应该我说才是,毕竟我之前是冷先生安排在冷氏的,其实对于冷先生仇视冷家的心思,我一早就知道。”

“小静,其实间接也是我害了你。”

“但是,很庆幸的是,冷先生是真心爱你的,如果不是爱你,那一枪也不会对着自己胸口的位置。”

冷静无奈的伸出小手揉了揉眉心,看样子,自己和江离然的关系也是很错杂。

一想到这儿,冷静举起自己面前的高脚杯,杯中是温水,美眸越发的柔和。

“离然,那我不再说对不起了,现在,我要说谢谢。”

“谢谢你站出来,愿意娶我。”

“不客气。”

江离然同样举起自己面前的高脚杯,和冷静轻轻触碰,黑眸平静如水。

“好了,再不吃,饭菜都凉了。”

“嗯。”

冷静心疼的看着江离然,江离然如此安静如水的男人,需要更多的爱。

冷静简单的吃了一些,手机不断响起,是冷枭沉打来的电话,意识到男人着急了,冷静迅速的挂断了电话。

意识到时间不早了,冷静柔声说道:“离然,声明的话,你来做吧。”

“把责任推给我吧,现在说我们俩性格不合已经不足以让大家信服了,反正我已经声名狼藉了,如果是悔婚,对于我来说,也没有多少影响。”

江离然:“……”

江离然黑眸微闪,因为冷静贴心的举措,心头一暖。

自己和冷枭沉的关系被捅出之后,冷家人非但没有责难自己,尤其是冷彦,更是一日既往,丝毫没有介怀。

冷静是个女人,而且肚子里还有孩子,自己不可能让一个女人出来担责任的。

“小静,声明,我刚刚中午委托传媒发出去了。”

冷静:“……”

冷静脸色一变,迅速的拿起手机,无视冷枭沉打来的电话,打开新闻页面,头条新闻果然是有关江离然发出的声明。

点进去声明内容,冷静小脸苍白的厉害。

声明当中指出,江离然主动退婚,退婚的原因是另有所爱,所以当了寡情的人,也就是负心汉。

“离然,你为什么这么说?你知不知道,这么说的话,你的名声会败坏的。”

“实话实说,可信度更高不是嘛?”

“传媒和大众也不会那么容易被欺骗。”

冷静:“……”

“你现在怀着孩子,如果你把责任担了,公众对你的谩骂声更大。”

怀着孩子,但是却选择退婚,未免太水性杨花了,或者是,这个女人不值一提。

又或者说,众人会揣测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如果不是自己,那冷静怀着身孕再劈腿,也是一桩骂名。

“相反,如果把责任担到我的身上,公众对于你和孩子,只是同情,而不是谩骂,正好也可以弥补一下你之前因为毒品事件的名声。”

冷静:“……”

江离然把所有的都为自己考虑在内的,自己真的是不值一提了。

美眸湿润的厉害,冷静神色之中尽是感激。

“离然,谢谢你,花花有你和哥爱着,真的好幸福。”

“嗯,有她的存在,让我存在有价值,我也觉得好幸福。”

江离然勾起唇角,现在,两个人的关系公开化,自己无法藏着掖着了,只能以兄妹之名,默默地关心着她,爱护着她。

……

美帝:

临近中午,木槿只是看了几份合同之后,就觉得自己整个人瞌睡的厉害,直到孟香香敲门而入,神色一怔。

“木总,江离然发布他和冷静取消婚礼的声明了。”

木槿:“……”

木槿赶忙打开电脑,查看江离然发出的声明,美眸之中尽是暗光。

他们俩取消婚礼的声明想要发出去,着实不容易。

这责任担当,公众信服,都得认真思索。

之前j市时报试图扭转大家的认知,但是公众却并不买账。

木槿视线触及电脑屏幕上江离然的声明,心也跟着一点一滴凝结成冰。

不出所料,江离然发出的声明全部把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木槿脸色微微一白,似乎也是比较合理的解决方案。

但是江离然不是过错方,却承担了大部分的责任。

木槿美眸清丽逼人,看向孟香香,迅速的问道:“帮我推掉下午所有的事儿,我想去约离然,有什么事儿,给我打电话。”

“好的,木总。”

孟香香知道木槿对江离然关心心切,不敢多说什么,只能送木槿下了楼。

……

木槿坐进车内,戴上蓝牙耳机,拨通了江离然的电话。

“离然,你在哪儿,我想见你。”

“我在林家老宅这儿。”

木槿:“……”

林家老宅,木槿美眸微微一颤,似乎印象之中,哪儿已经盖了游乐场了,抿了抿唇。

“好,离然哥哥,你在原地等我,我马上过来。”

“开车小心一些。”

“嗯。”

江离然其实什么都知道,他知道自己开车着急赶过去,木槿嗅了嗅鼻子,迅速的向着林家老宅赶了过去。

哪儿,充斥着自己童年的回忆。

最美好的回忆被封存,脑海之中很多都是和江离然在广阔的草坪上奔跑的画面。

离然哥哥,我跑不动了,你等等人家嘛。

唔,离然哥哥,我想荡秋千,你帮我推好不好?

离然哥哥,你和江叔叔,江阿姨要走嘛?

不要走好不好?

回忆戛然而止,木槿小手攥紧,手机响起,是冷彦的电话,木槿迅速的接通。

“彦,凌菲和微微已经到了嘛?”

“我这边刚好有点事儿,中午赶不及回去吃饭了,可能晚上才能回去。”

“很忙嘛?我去接你,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做好了,送过去。”

冷彦握住电话的大手一顿,原本想要询问木槿到哪儿了,没想到今天中午赶不及回来了。

“不用了,我约了人。”

“好,路上小心一点,下午的时候,我去接你。”

“好。”

木槿挂断电话,微微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冷彦不在公司,抽出周末的时间陪着孩子,应该还不知道离然发布声明的事儿。

冷家如果知道了,恐怕心头会更加歉意的。

……

赶到原来林家老宅所在地,这儿的别墅区早就夷为平地,政府征用了,木槿下了车,看着自己面前高大的摩天轮,旋转木马,海盗船勾起唇角。

虽然林家不在了,但是盖上这些孩子喜欢的童真的东西,也不错。

视线看向不远处身形颀长的男人,木槿勾起唇角,一步一步向着男人走去。

江离然看着木槿向着自己走来的倩影,一些画面和记忆之中重叠,勾起唇角。

“离然哥哥。”

“嗯。”

江离然神色一怔,看着木槿站在自己面前,抿了抿唇。

“还没有吃东西吧,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好。”

既然江离然不开口说声明的事儿,木槿也选择闭口不提。

……

江离然带木槿来到的是一家水饺店,木槿原先有些困惑,可是看到开店的人,神色一喜,是小的时候自己常吃的一家饺子店。

后来搬迁了,没想到阿姨又重新回来开店了。

“阿姨,我们要四两胡萝卜肉的饺子。”

江离然熟练地开口,点了木槿最爱吃的馅儿,木槿点了点头,跟江离然坐在了角落。

店面虽然很小,但是却很感觉整洁,老板娘也相当热情。

“好的,马上就来。”

木槿下意识的看向老板娘身后,是否有老板的影子,影响之中,饺子店的老板娘和老板很恩爱,和和气气的做生意。

江离然似乎知道木槿在想些什么,主动开口说道:“老板前两年去世了,这些年,老板年自己一个人在这儿开店,听说子女都过得不错,想把她接过去,但是她执意一个人在这儿过日子。”

木槿:“……”

老俩口开了一辈子店了,老伴儿去世了,老板娘肯定是舍不得的。

所以,这一件不是开店那么简单了,而是情怀。

木槿心头一暖,主动开口说道:“原来如此,老板娘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和气气。”

“手艺也是一如既往的好,我大概是三年前找到这家店的。”

……

老板娘很快准备好了饺子上来,似乎是认出了江离然,赶忙问道:“哎呀,江先生,这位小姐,该不会就是当年那个小不点丫头吧?”

江离然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是的,小时候,我们经常一块儿来吃呢。”

“哎呀,真的是女大十八变呢。”

“小姑娘,你现在长得真漂亮。”

听着老板娘由衷的赞美,木槿小脸微微一红。

“谢谢阿姨,阿姨,您的手艺也很好呢。”

“哎呀,老了,眼力神不太好了,有的时候,经常把糖当成盐放错了呢。”

木槿轻笑出声,其实老板娘还是很年轻的,至少状态给人的感觉很好。

“对了,你们俩结婚了吧?”

木槿:“……”

老板娘的话,让木槿脸色一白。

------题外话------

嗷呜,莫名觉得离然哥哥在做告别演出了,好伤感的感觉,江离然其实还不错,别讨厌他,因为咋说呢,他是一个不太爱说话的人,所以有些事儿不爱解释,不解释呢,就会让人觉得装逼,让人讨厌了,咳咳,么么哒,看文快乐,月底求评价票,求月票,看文快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