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枕上婚色之天价妻约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纯情?你确定不是傻?

第一百五十一章 纯情?你确定不是傻?

知道木槿和冷彦的好事将近,冷枭浚和盛夏均是很开心。

这么多天了,冷家一直在雾霾之下,终于有这么一件喜事。

“木槿丫头,你放心,要是以后彦敢欺负你,就来我们这儿来,我们保护你。”

盛夏护短,主动开口说道,让木槿心头暖暖的。

“谢谢重阿姨。”

木槿时而刁钻古怪,时而干练逼人,时而乖巧懂事,盛夏其实一早对木槿十分喜爱了,主动地开口说道:“彦,你抓紧点,我想听到木槿丫头尽快改口呢。”

一直以来,只有冷彦和冷静两个人叫自己妈,多了木槿,那就真的圆满了。

“好。”

冷枭浚看着木槿这么多天的付出,其实心头早就赞许不已了。

薄唇勾起,语重心长的说道:“彦,赶明,订婚,结婚,一个都不许少,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担当,有些事儿,就该男人来做。”

冷彦点了点头,将木槿圈入怀中,认真的说道:“好,爸,我会给木槿一个交代的。”

木槿其实听得出来冷枭浚想说的是仪式,其实两个人的孩子都多大了,现在说仪式,其实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但是既然冷枭浚这么说了,看得出来,是冷家的重视。

木槿美眸之中尽是暖意,和冷彦十指相扣,很是亲昵。

“多谢冷叔叔了。”

其实,自己挺想做的一件事儿,就是告诉所有人,冷晟睿是自己的孩子。

那个孩子平安无事,他没有死。

……

冷晟睿看着大人们兴致勃勃讨论婚礼的事儿,歪着脑袋好奇的问道:

“妈妈,你和爸爸要结婚了嘛?结婚是不是要大结局了?”

“8点档的电视剧里,如果要结婚了,就没有了。”

木槿:“……”

木槿小脸一黑,没好气的说道:“那你长大之后想和微微结婚嘛?”

“当然不想了,我和微微永远都不会大结局,我们俩是最好的男女朋友。”

木槿:“……”

情商高,着实一个技术活。

木槿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出话来反驳冷晟睿的话,大家都因为小家伙的话轻笑出声。

微微则是乖巧的吃着自己碗里的虾,俏皮的开口道:“木阿姨,我有好多男朋友,也有好多女朋友呢。”

“幼儿园里的小朋友都是我的好朋友,男的就是男朋友,女的就是女朋友。”

“但是晟睿哥哥说,我只能有他一个男朋友,每个人只能有一个男朋友,一个女朋友。”

冷静扑哧一下笑出了声,微微被冷晟睿盯上,实在不是一件儿好事。

“微微,我也只有你一个女朋友啊。”

“胡说,微微,他之前跟我说过。”

“胡说,微微,他之前跟我说过。”

木槿和冷静异口同声,再度让冷晟睿小脸红得厉害,微微更加的困惑了。

为什么晟睿哥哥要撒谎呢。

“唔,那我是不是可以有其他的男朋友啊?”

“不可以,微微,其他男生,长得有我帅嘛?”

“唔,好像没有呢。”

“嘿嘿,所以,我就是你的唯一男朋友啦,我长得这么帅,你是不是赚了?”

“好像是吧。”

“嗯,恭喜你了找了我这么帅的男朋友。”

盛夏:“……”

盛夏看着冷晟睿这么可爱的模样,忍不住感慨,对比冷晟睿粉嘟嘟的模样,冷彦小的时候一点都不可爱。

……

木槿和冷彦在餐桌之上,喜欢逗弄着冷晟睿,偶尔捏了捏微微粉嘟嘟的小脸蛋,冷静心情也会变得好了起来。

吃完晚餐之后,一家人闲聊之后准备各自回房,没想到却来了不速之客。

是冷策!

木槿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凡是冷枭沉的人,总是会让自己头皮发麻,惴惴不安。

因为,那个男人,如果是朋友,那无疑是一件荣幸的事儿,如果是敌人,那真的是令人万劫不复。

冷策虽然看得出来冷家人对于自己丝毫都不待见,依旧是毕恭毕敬的开口道:“冷先生,冷夫人,冷总,冷小姐,木小姐,你们晚上好,不好意思,前来打扰,请多多包涵。”

冷枭浚薄唇抿起,作为一家之主,主动地开口道:“嗯,有事儿?”

“这个是冷先生已经签字的冷氏股份转让书,您看一下,冷先生已经将手中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转给了冷总。”

说到这儿,冷策主动将手中的文件递给了冷枭浚。

冷静神色一怔,有些诧异,心漏跳了半拍,没想到,冷枭沉竟然把股份留下了,樱唇抿起,颤声问道:“他不是一周前就去伦敦了嘛?怎么会留下这个?”

“冷小姐,冷先生他……”

冷策欲言又止,看着冷枭浚和冷彦骇人的眸子,不敢多说什么。

冷静:“……”

难道他没走?

冷静神色闪过一丝暗光,小手攥紧成拳。

只是听到他的名字,就足以让自己心烦意乱了。

修身养性,现在冷枭沉还未出现,只是冷策来了,自己就不堪一击了。

倒是冷枭浚翻看自己手中的文件夹,的确是冷枭沉手中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转让书,而且冷枭沉也签字了。

“对于之前冷总给的百分之十一的冷氏股份,冷先生没有签字,所以,现在股份还是冷总的。”

“对于让冷氏股份暴跌,冷先生很歉意,明天,冷先生就会飞往伦敦,不会再打扰冷小姐,也不会再打扰冷家了。”

冷静:“……”

冷静感觉到锋利的指甲嵌入手心,自己呼吸一滞,嘴角挤出一丝笑意。

“既然这样,那是最好的。”

原来,他一周前没有走,而是选择明天走。

……

既然股份是要转给冷彦的,冷枭浚很自然的将股份移交给了冷彦,冷彦修长的手指敲击着合同书的页面,狭长的墨眸眯起,尽是精光,薄唇勾起。

“冷枭沉手中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是爷爷和奶奶留给他的,我没有剥夺的权利,至于另外百分之十,也是收购得到的,我同样也没有不劳而获的资格。”

说到这儿,冷彦抿了抿唇,继续说道:“年底,照旧,会按照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分红将盈利打到他账户上的,关于股份转让的事儿,好意我心领了,希望冷枭沉真的可以信守承诺,不要打扰冷静,还有冷静肚子里的孩子,我的侄儿,这个孩子,是冷家的。”

冷策:“……”

冷彦虽然只是随意的翻看股份转让书,漫不经心的举措,王者风范尽显。

冷氏虽然现在股票大跌,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百分之四十的冷氏股份,对于冷彦自己而言其实是不大一小的诱惑。

但是,相对木槿今天愿意和自己结婚,简直成了蝇头小利。

况且,君子不吃嗟来之食。

冷枭沉的东西,自己不要。

抓住自己可以抓住的幸福,才是最莫大的幸福。

区区这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根本难以弥补冷静受到的伤害,一想到冷静在警署里待的8天,还有冷静肚子里的孩子,之前冷枭沉强迫冷静的事儿,这些远远不够。

木槿美眸闪过一丝清丽,冷彦的举措,的确是对的。

否则,拿下了冷枭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弄得好像冷家接受他的赔偿一样。

冷枭浚和盛夏同样眼眸之中尽是赞许。

冷彦,年纪虽然没有冷枭沉大,但是担当能力是有的,所以,才能放心的把冷氏交到他的手上。

……

“好的,我知道了,冷总。”

已经成了这样,冷策感觉到冷家对冷先生成见很深,不方便多待,薄唇轻启,恭敬的说道:“冷先生,冷夫人,冷总,冷小姐,木小姐,那我就先回去了。”

“你们的想法,我也会全数转告给冷先生的。”

“另外,恕我多言了,冷小姐,您多保重身体。”

保重身体,言下之意,肚子里的孩子。

冷家美眸闪过一丝提防,这个孩子是自己的。

任何人都抢不走。

“嗯。”

冷静伸出小手缓缓抚摸着自己的腹部,看着冷策恭敬离开的背影,多了几分若有所思。

……

因为冷策的出现和离开,木槿多了几分沉思,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像冷策所说的,冷枭沉真的明天要离开了。

隐约觉得,按照冷枭沉的性子,不可能这么随随便便就放手了。

冷枭沉,应该会对冷静纠缠不清的。

樱唇抿起,主动地伸出小手将微微抱入怀中。

到了晚上,微微有些瞌睡了。

冷晟睿同样也是。

“重阿姨,冷叔叔,小静,我们先回去了。”

“小家伙们要睡着了。”

“嗯,去吧,小静,晚点留在这儿睡吧,我让你爸睡客房。”

冷枭浚知道盛夏的用意,想要让冷静在自己身边方便照顾。

“嗯,听你妈的,留在这儿吧,你一个人睡子宅也不方便。”

冷静:“……”

盛情难却,冷静无奈的勾起唇角,点了点头。

“好,爸妈,我没事儿。”

……

木槿和冷彦各抱着一个,回到房间里,木槿直接抱着微微在冷晟睿的房间洗澡,冷彦则是带着冷晟睿去回到房间洗澡。

洗完澡,木槿直接给微微换上了冷晟睿没有穿过得干净的睡衣。

抱着小家伙睡在了大床之上,木槿给微微盖得严严实实的。

小家伙心脏不好,切忌感冒发烧。

微微昏昏欲睡,叫着妈妈。

“妈妈。”

“唔,妈妈在这儿,乖,睡吧。”

“唔。”

木槿知道小家伙把自己当成凌菲了,俯下身子,吻了吻小家伙的眉心,哄着微微睡着。

……

不一会儿,冷彦就把冷晟睿抱进来了,但是小家伙已经睡着了。

木槿小脸一黑,这么一个让冷晟睿欢呼雀跃的时刻终于到了。

他居然睡着了。

实在是太可惜了。

木槿勾起唇角,让微微睡在里面,把冷晟睿放在了床外面,嗯,如果睡觉不老实,真的要摔,也是冷晟睿先摔。

木槿扑哧一笑,自己真的是做亲妈的。

“晚安,宝贝们儿。”

冷彦凝视着木槿照顾两个小家伙无比温馨的模样,墨眸之中尽是暖意。

木槿这个模样,和白天在美帝里冷冽,干练的形象,形成鲜明的对比。

心头微微一动,看到木槿将小家伙们盖得严严实实的,站起身子,向着自己走来,两个人习惯性十指相扣。

木槿勾起唇角,伸出小手捏了捏冷彦的俊脸。

“你说,色宝要是明天看到微微,会不会开心坏了。”

“嗯,会。”

“扑哧,我们真应该装一个监控,看看小家伙的反应。”

“好了,别任性了,明天听到你儿子欣喜若狂,不对,丧心病狂的笑声,就知道他们醒了,到时候就能看到你儿子激动地表情了。”

木槿:“……”

“难不成不是你儿子?”

看着男人宠溺的伸出大手揉着自己的发丝,木槿小脸微微一红,向着卧室走去,冷彦随后迅速的跟上,大手扣住女人的手腕,将木槿直接压在了墙壁之上,动作无比轻柔。

木槿分明从男人的眸底之中看到深深的欲求,几乎是要把自己整个人都宠溺,感觉到男人的大手和自己的小手十指相扣,压在了墙壁之上,男人的薄唇狠狠地咬住了自己的唇瓣。

两个人呼吸缠绕,冷彦力度之大,木槿真的以为男人要把自己揉在他的怀里。

“冷彦,你又禽兽了。”

木槿挣扎着从男人的热吻之中逃逸,整个人被男人吻得非常没有力气,浑身发软,所以只能伸出藕臂环住男人的颈脖,防止自己跌落在地上。

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一闪一闪,闪耀明亮。

“怎么都要不够你,小妖精,你给我下了什么药?”

木槿:“……”

禽兽!

木槿知道冷彦今天心情很好,因为被自己求婚了,矫情的男人,其实开心就说出来,还在这儿矫情。

“冷先生,要节制,你知道嘛?”

“唔,节制的话,冷晟睿怎么来的,我记得那天晚上,要你要个不停。”

木槿:“……”

木槿小脸火烧一般,凝视着男人俊美的容颜,感觉到男人的大手撕扯着自己身上的外套。

扯到自己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衬衫,木槿颤抖的伸出小手抓住了冷彦的胳膊。

“不能扯!你每次都扯,多费钱啊。”

冷彦:“……”

冷彦看着小妮子的小嘴儿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大手触及女人的衬衫,猛地一扯。

木槿:“……”

质量真的是太差了吧。

木槿听到纽扣掉落了一地,男人越吻越深,柔白的肌肤曝露在外,让冷彦的墨眸越发的猩红。

“扯完了,给你买新的,嗯?”

“买质量差点儿的,方便扯。”

木槿:“……”

冷彦真的是够了!

木槿心头尽是嫌弃,感觉到男人的大手描绘着自己的脸颊,颈脖,缓缓向下,主动地吻住了男人的唇瓣,哑声说道:“去床上。”

刚到柔软的大床之上,男人的热吻落下,大手探向后背的位置,熟练地解开暗扣。

越吻越深。

热吻落在颈脖之上,火热交缠。

整整一夜,木槿尝试着去躲避男人的热吻,却被男人越吻越深,力道凶狠,死死得被男人扣在怀里,被迫承受男人的热情。

床事之上,冷彦一直是霸道的。

平时的时候,则是诱哄着。

极度的缠绵,火热的席卷着两个纠缠的情人儿。

……

主宅:

冷静和盛夏睡在卧室里,真的把冷枭浚挤到了客房里。

冷静静静地窝在盛夏的怀里,一如既往,虽然盛夏性子冷情,但是怀抱却很温暖。

是自己所贪恋的。

“小静,等你处理完律师事务所的事,我们一块儿去马来西亚度假吧。”

之前冷枭浚曾经说过一次了,冷静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好。”

“妈,我们一家人,永远都在一起好不好?”

一辈子,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嗯,当然了,永远都不要因为结束而哭泣,因为你曾经拥有过,爱情嘛,是美好的,有些事儿,可能是不堪回首,但是千万不要逃避,我们要吸取教训,而不是积累伤痛。”

冷静:“……”

要汲取教训,而不是积累伤痛。

冷静听着盛夏,美眸湿润的厉害,一句点醒梦中人。

冷静嗅了嗅鼻子,伸出小手抱住了盛夏的腰身。

“妈,你和爸爸好幸福,我觉得花花和哥好幸福,为什么我想要幸福,那么困难。”

“最好的,总是在后面等着你。”

“唔,好。”

冷静点了点头,重新窝在盛夏的怀里,听到盛夏柔软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睡吧。”

“嗯。”

……

虽然前一天晚上被冷彦折腾的相当的惨烈,但是木槿还是7点多醒来了,浑身像是碾压了一般,主动地跑向小家伙的房间,看到冷晟睿安静的睡在了一侧,微微则是把小家伙当成玩偶抱在了怀里。

啧啧啧,这画面,木槿喜欢!

少有的,微微主动啊!

睡着的时候,冷晟睿到有几分安静的美男子。

冷静小心翼翼的为两个小家伙盖上了薄被,下楼熬了白粥之后,听到偶尔小家伙房间里一阵尖叫,眸色一喜,赶忙向着楼上跑去。

跑到楼上,就看到冷晟睿激动地跌坐在地上,肉嘟嘟的小手捂住唇瓣,不能自持的模样。

“妈妈,微微啊……”

“妈妈,发生了什么!”

“妈妈,你快来掐我一下,看我是不是在梦里。”

“不对不对,妈妈,先拿镜子来,我现在发型怎么样?哎呀,我不喜欢这样可爱的睡衣,妈妈,再把超人的睡衣拿给我,我……”

木槿:“……”

冷晟睿真的是够了!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镜子,还睡衣?

微微显然有些吓坏了,看到冷晟睿跌在地上,伸出小手拉住了小家伙的胳膊。

“晟睿哥哥,地上冷,你上来吧。”

冷晟睿:“……”

木槿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儿子的小脸没骨气的红了。

“不……不冷,我激动,不是,你!”

冷彦因为冷晟睿的惊喜声吵醒,走到冷晟睿房间,就看到小家伙激动地在地上打滚的模样,语无伦次,俊脸一黑。

木槿则是轻轻地依靠在男人怀里,玩味的说道:“儿子好纯情。”

平时看起来色眯眯的,看到微微之后,一下子变成纯良的不得了了,啧啧啧,其实就是一个纯情的小家伙,之前之所以色眯眯的感觉,都是被8点档的电视剧误导。

冷彦勾起唇角,看着冷晟睿时不时的抱了抱微微,松开,再抱抱,再忍不住上前拉拉手,摸摸脸的,嘴角抽搐了几分。

“你确定是纯情,不是傻?”

木槿:“……”

冷彦到底是不是亲爹?

……

在家里这一天,冷静睡得格外踏实,之前在警署的8点,几乎一夜都没有怎么睡好,醒来的时候,文雅已经赶到了冷宅,准备接冷静去新闻发布会。

冷静选择了较为宽松的蓬蓬裙,刚好可以遮盖微许隆起的腹部,也可以显得整个人俏皮一些。

原本木槿和冷彦不放心想要尾随,但是却被冷静委婉的拒绝了。

冷静知道他们放心不下自己,但是现在冷氏也都是事儿,自己也不是一个孩子了,可以**面对了,毕竟这件事儿,当初就是自己挑起的。

……

赶到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媒体已经迅速的赶到,围得水泄不通。

冷静美眸清冷,冷彦担心出事儿,所以安排了许多保镖在自己身侧,将自己和人群隔开,留给自己安全距离。

“本次发布会,不接受媒体提问,希望大家配合。”

文雅开口之后,扶着冷静坐在了位置之上。

冷静美眸清冷,看向面前的媒体记者,多了几分冷冽和疏离,但是气质却一如既往的优雅。

“大家好,我是冷静,我知道,大家对于我近期的丑闻非常关注,首先,我不是警署的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律师,管不了警署的事儿,我这儿有警署林警官的说明书,大家可以看下。”

“另外,关于我名下律师事务所出现的舞弊行为,犯事儿的人已经被开除处理,从此不能在从事律师行业,对于损失利益的当事人我们也会进行赔偿,以后,力争不会出现以权谋私,不为当事人利益考虑的现象,对于这种不具备行业资格的律师,以后都不会聘用。”

“最后,就是有关冷家当年的事儿和冷氏股票大跌。”

“对于冷家当年冷凡和百惠醉酒逃逸的事儿,冷家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会积极改正,斯人已逝,希望大家可以宽容。”

顿了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冷静继续说道:“当年,那个车祸里的小男孩,也原谅了冷家了,再次,我代表冷家感谢他。”

“对于冷氏股票大跌,我相信,我的哥哥冷彦,既然可以让冷氏成为商界的神话,一定能够带领冷氏再创新的辉煌。”

“谢谢大家。”

文雅看到冷静说完,赶忙说道:“今天的发布会就此结束,谢谢媒体朋友的们的参加和支持。”

“冷律师,我们走吧。”

即使冷静之前说过不许提问,但是还是有不怕死的记者进行提问了。

“冷律师,请问你知道昨天采访过你的记者被封杀的消息嘛?另外,听说冷枭沉今天的飞机返回伦敦,就是等下上午11点的,你会去送他嘛?冷枭沉和冷家的关系是不是不好,不然,捅出冷家往事的监控,怎么会在冷枭沉的珠宝展销会上?”

冷静:“……”

冷静小脸微微一白,自己的确是不知道被封杀的消息。

记者被封杀了,难道就是因为记者采访自己的时候大言不惭嘛?

还真的是霸道凶狠,只是不知道是冷彦做的,还是冷枭沉做的?

一想到可能是冷枭沉做的,冷静原本平静的心,再度怦怦跳个不停。

对上记者期许的眸子,冷静嘴角勾起。

“前人的路已经在你面前了,难道,你不怕问我刁钻问题之后的代价嘛?”

“所以为了你的安危,我决定不回答,谢谢。”

说完这句话,成功的看到记者脸色煞白,其他媒体人也同样屏住呼吸,冷静满意的嫣然一笑,向着门口走去。

……

坐进车内,文雅坐在驾驶位置上忍不住开口问道:“冷律师,现在去哪儿,律师事务所,还是冷家,还是……”

“去机场。”

文雅:“……”

文雅神色微微一怔,没想到,冷律师还想去送冷先生。

“是,冷律师。”

……

冷静坐进车内,看着窗外变化的风景,伸出小手缓缓抚摸着自己小腹的位置,多了几分人若有所思。

“冷律师,您想送冷先生嘛?需不需要买什么东西?”

“不用。”

文雅不清楚之前冷静和冷枭沉发生过什么事儿,只知道在冷枭沉的珠宝展销会上,冷律师身上带有毒品锒铛入狱。

赶到机场的时候,刚好是10点四十,冷静静静地坐在车内,却没有下车。

只是这么静静地在远方,就可以了,知道他在机场内,而自己在机场外。

美眸一淡,包里的手机响起,是冷枭沉的电话。

冷静神色一怔,攥住手中的手机,竟然有千斤重。

良久之后,缓缓地接通了电话。

再见是路人!

冷静呼吸一颤,努力的让自己情绪变化不大,但是不断发抖的小手,已然宣告自己的情绪。

还好,他看不到。

接通电话,冷静主动地开口说道:“听说,你今天要走,多的给不了,只能祝你一路顺风。”

冷枭沉:“……”

疏离,两个人像是普通的朋友一般闲聊家常。

“嗯,你在哪儿?”

你在哪儿,后面是想见你。

冷枭沉站在高大的落地窗前,看着面前的飞机跑道,眸子多了几分荒凉,精湛的蓝光在眸底迅速的滋生蔓延。

冷静:“……”

在哪儿?

差一点脱口而出要实话实说,冷静攥紧小手,继续说道:“唔,今天刚好是新闻发布会,所以,我……我当然在发布会儿这儿。”

“你还有事儿嘛?如果没事儿的话,我,我还有事儿,想要……”

想要先挂了。

冷静差点说出口,冷枭沉同样害怕冷静说出口先挂了三个字。

“还有事儿,新闻发布会上,说了什么?”

冷静:“……”

其实两个人在聊毫无营养的对话,但是显然是乐趣十足。

从前,两个人从不曾有这么平静的对话,一直以来,都是算计和揣摩。

做回路人的感觉真好。

“嗯,没有说什么,只是随便交代罢了。”

“对了,刚刚有记者说,昨天采访过,提问我的记者被封杀了,你知道这件事儿嘛?”

冷静说完这句话,樱唇抿起,心底有些期许,不知道是冷枭沉,还是冷彦做的。

“不知道。”

冷静:“……”

说不清是微微松了一口气,还是失落。

冷静嘴角挤出一丝笑意,平淡的说道:“我只是随口问问,不是你做的,那恐怕是哥做的。”

“时间不早了,冷枭沉,你要检票登机了。”

“我……我先挂了,作为路人,忽然发现,我连送行的机会都没有。”

冷枭沉:“……”

桥归桥,路归路,从此以后是路人。

冷静的话,不断地在自己耳边响起,冷枭沉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疼痛,是啊,她一直履行作为路人的身份和职责。

唯独自己,割舍不下。

自己依旧是贪心的想要她这个人。

“难不成,路人向朋友发展的可能性都没有嘛?”

“你以为呢?我以为是个很简单的问题,你为什么会执迷不悟呢?”

其实,执迷不悔的人,又何止是他一个人,还有自己。

冷静美眸多了水雾弥漫,颤声说道:“其实,我想说的路人,更多的是老死不相往来。”

“再见了,希望你比我过得好。”

说到这儿,冷静缓缓地将电话挂断,美眸之中尽是泪水,包裹在眼眶中,几度要奔涌而出。

冷枭沉:“……”

冷枭沉听到嘟嘟嘟的挂断声,眸子之中多了几分暗沉和伤痛。

许久之后,哑声说道:“你不在我身边,我怎么可能过得好呢?”

……

时间快到了,冷策恭敬的上前,礼貌的问道:“冷先生,现在可以准备登机了。”

“嗯,新闻发布会结束了嘛?”

“冷小姐大概十点多一些结束的新闻发布会。”

冷枭沉:“……”

十点多一些,那她为什么还告诉自己在新闻发布会上?

冷枭沉神色一怔,忽然眸色一亮,迅速问道:“那她现在在哪儿,帮我去查,立刻去。”

冷策:“……”

其实一早就知道冷枭沉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冷策已经准备好了。

冷策眸子微闪,颤声说道:“冷小姐回冷宅了吧。”

“她到底在哪儿?”

冷枭沉狭长的眸子扫向冷策,尽是肃然,冷策说话,从来都是一是一,二是二,不会撒谎,不会搬弄是非。

这也是自己最欣赏他的地方。

冷策说话的语气,自己可以清楚地听得出来,他在撒谎。

冷策:“……”

被抓包了,现在正好是上机的时间,现在再不上机,就来不及了。

“冷先生,登机吧。”

“她在机场外面是不是?”

冷枭沉激动地伸出大手揪住冷策的衣领,冷策神色一暗,到底还是被冷先生猜对了。

“是。”

一句是,就够了!

说明,她心底还是有自己的。

冷策看到冷枭沉眸底的死灰复燃,不死心的说道:“冷先生,冷小姐来了,但是在机场门口,一直都不肯进来,这代表什么,您应该知道。”

“有些事儿,冷小姐已经做出决定了,您不应该也坚定自己的想法嘛?

冷枭沉:“……”

“冷先生,现在,离开这儿,是对您,对冷小姐最好的。”

“为了冷小姐,为了冷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您……”

冷枭沉:“……”

冷枭沉面色一白,忽然觉得,自己再度无力反驳的感觉,实在是痛楚一片。

……

时钟划过11点,到了冷枭沉起飞的时间了,冷静勾起唇角,将眼角的泪水擦拭干净,轻声说道:“文雅,陪我下去走走吧。”

“好的,冷律师。”

冷静缓缓地从车内起身,虽然不知道他已经起飞走了,但是还是忍不住走着,加快速度,向着机场走去。

熟练地向着起飞场走去,隔着高大的落地窗,只能看到在跑道上起飞的飞机。

冷静再度泪流满面,他走了。

真的走了。

冷静扑哧一声笑出了声,自己像是疯子一样,又笑又哭。

文雅从未看到过这样的冷静,一直以来,都以为冷静是一个女强人,无所不能。

可是现在的冷小姐无助的像个孩子,只是哭泣,无助。

周围人指指点点,多半是没有看到妆容精致,衣着得体的女人,像个疯子一样。

文雅轻柔的将冷静抱入怀中,小心翼翼的安抚道:“冷律师,需要打电话给木小姐嘛?或者打电话给冷夫人?”

“冷律师,还是说要给冷总打电话?”

冷静:“……”

泪水滑落眼角,冷静微微阖上眸子,缓缓地蹲下身子,任由文雅将自己抱入怀中,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不用了,我哭一会儿就好了,最后一次了。”

最后一次为他哭了。

从此以后,就真的只是路人而已,仅此而已。

文雅:“……”

文雅心疼的将冷静抱入怀中,冷律师真的是越来越瘦了,纤弱的模样,实在是太让人心疼了。

……

冷静静静地倒在文雅怀里哭了许久,直到包里的电话响起,是木槿的,才略微回神,擦干了眼角的泪水,接通了电话。

“花花。”

“我和彦打算陪晟睿和微微吃饭,一块儿吧,你在哪儿,我们去接你。”

“晟睿和微微想要你一块儿吃,怎么拦都拦不住。”

冷静:“……”

孩子是幌子。

冷静知道木槿用心良苦,嘴角勾起一抹浅笑,看向窗外依旧是漫长的飞机跑道,不断地有飞机起飞,见证离别,哑声说道:“好啊,你们在哪儿,我去找你们吧,我和文雅刚好在律师事务所,刚刚忙完。”

木槿其实和冷彦正好在冷静的律师事务所,听到冷静这么说,无奈的勾起唇角。

“唔,我们在冷氏,这边楼下的西餐厅很好吃,在这儿见吧。”

“好。”

冷静主动地回应,挂断了电话,擦干眼泪,看向文雅,轻声说道:“我们去冷氏吧。”

“是,冷律师。”

冷静哭的时间比较久了,小脸白的厉害,脸上略施淡妆,也哭个稀里哗啦的。

文雅扶着冷静一步一步离开飞机场,坐进车内,扬长而去。

冷静没有看到,随着自己坐进车内,一直有人静静地凝视着自己纤细的身影。

她哭了多久,自己就静静地在角落处看了她多久,这样的冷静,实在是太让人心疼了。

“冷先生,改签的航班也要登机了,是不是该走了?”

为了见冷小姐最后一面,冷枭沉已经选择了不登机。

冷枭沉:“……”

精湛的眸子翻滚着异样的情绪,许久之后,冷枭沉薄唇轻启,哑声说道:“好。”

经此一别,执念相识。

------题外话------

咳咳,猜猜看,小三儿会那么容易放弃嘛?哈哈哈,嗷呜,两个人冷静一段时间也好,哈哈哈,这段时间都太激烈碰撞了,放心,肯定是喜剧结局的,不会写那种悲剧。

所以,过程越艰难,其实更幸福。

求月票,求评价票,求么么哒,大家周末快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