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枕上婚色之天价妻约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对其他女人都提不起性趣

第一百三十二章 对其他女人都提不起性趣

        顾青做梦都没有想过冷晟睿会叫木槿妈妈。         惊讶的看着木槿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伸出小手不停地拍着小家伙的后背,声音轻柔的诱哄。         和刚刚张牙舞爪要把自己吞入腹中后快的女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还是第一次,看到木槿的美眸之中温柔的都能滴出水一般。         “哇,原来是青虫啊。”         木槿:“……”         木槿看着顾青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的模样,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对啊,就是青虫。”         冷晟睿噘着小嘴,嫌恶的看向顾青,原来就是这个小青虫把自己吵醒了,奶声奶气,俨然是小主人一般。         “小青虫,你滚吧,我不想看到你,你是坏人。”         顾青:“……”         “他怎么会是你的儿子,晟睿,你不可以认她做妈妈,以后,我会成为你的妈妈,我当后妈,会比她对你好的。”         木槿嘴角勾起一抹讥诮,还没有开口说话,冷彦已经蹙眉反驳。         “木槿就是冷晟睿的亲生母亲。”         顾青:“……”         顾青脸色一变,不可置信的看向冷彦,似乎在揣摩冷彦说的话的真假。         “不可能,不可能世界上有这么巧的事儿。”         “唔,青虫,你的药量看起来还挺多的,快绷不住了吧?”         冷彦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看着顾青呼吸变喘,薄唇轻启。         “派人把她拖出去,丢进乞丐集中营,顺带打断她的腿,让她以后无法再到半山别墅这儿。”         木槿:“……”         木槿没有想到冷彦如此果决,毕竟顾青身后还有一个医药世家顾家。         如果直接这么做,恐怕,冷家会招惹顾家。         虽然说顾家的实力远不如冷家,但是好歹也是j市的名门,这么说,似乎是不太好。         不过顾青善于伪装,心思缜密,而且会装好人,这种女人,的确是留不得。         因为伪善的人,总是会时时刻刻算计你的。         “不要……冷彦,不要这样……不要,真的不要,我,我现在快要忍不住了,如果我去乞丐营,他们会毁了我的。”         “还愣着做什么,拖出去。”         佣人迅速的叫来了保镖,保镖赶忙上前拉着顾青离开了大厅。         冷晟睿趴在木槿怀里歪着小脑袋,看着青虫被拖走的模样,面色惨白,痛哭失声,很是狼狈的模样,噘着小嘴。         “妈妈,青虫说过要当我妈妈,让我听她的话,在爸爸面前多美言几句,否则,她做我妈妈之后,生下弟弟妹妹,爸爸就不要我了。”         “唔,青虫还说了,让我在爷爷奶奶面前也夸夸她。”         “唔,否则她和爸爸结婚之后就会告诉爸爸,我是个不听话的坏小孩了。”         木槿:“……”         木槿美眸一顿,没有想到顾青还做过这样的事儿,冷晟睿之前没有说,恐怕多少是被唬住了。         主动地吻了吻小家伙的脸蛋,没有留意到冷彦给小家伙传递的暗号。         “小色宝,你放心,我以后会罩着你的,没有女人敢欺负你,唔,我打恐龙很厉害的,他们都不是我的对手。”         “你看,她是不是被我吓坏了?跑了,要是知道她还欺负过你,她那张嘴,我也得撕坏了。”         “妈妈最好啦,妈妈,人家不想要后妈,人家只想要亲妈,我这么可爱,那些后妈一定会想着虐待我的。”         “好怕好怕呢……吓得我半夜都睡不着觉。”         “妈妈亲亲。”         木槿:“……”         木槿被冷晟睿逼真的演技百分之百折服了,自己也是有过后妈的人,马晓娴的手段自己也是看到过的。         所以当然不会把冷晟睿放在后妈手中了。         而且,冷晟睿是必须留在自己身边的。         木槿美眸闪过一丝暗光,湿润的厉害。         “唔,妈妈抱你回房间睡觉。”         “可是爸爸说了,晚上不能缠着妈妈。”         木槿:“……”         木槿嫌弃的瞪了一眼冷彦,没好气的说道:“你刚刚没有看到嘛?青虫来这儿找的是你爸,你爸桃花好着呢,晚上自然有人陪,不用管他。”         冷彦:“……”         冷彦再度被木槿嫌弃了,看着木槿抱着冷晟睿向着楼上房间走去,准备尾随,却听到砰的一声关门声。         自己直接被母子俩锁在了门外。         而且,关门之前,自己还看到了冷晟睿得意洋洋的模样。         冷彦的俊脸黑得厉害。         果然,有了儿子忘了男人,有了妈妈,忘记爸爸了。         这母子俩,真的是好狠的心。         ……         把冷彦关在门外,木槿扑哧一声笑出了声,冷晟睿的房间刚好有冷彦干净的衬衫,木槿洗完澡,直接换上了男人的衬衫,还有之前自己遗留下来的内衣,将冷晟睿抱在怀里,和小家伙一块儿窝在床上。         “妈妈,我还是觉得跟做梦一样,嘿嘿,会不会我睡了一觉就醒了?”         “妈妈,我不想离开你,我想永远待在你身边,我好不容易有妈妈了,不能没有妈妈的。”         木槿:“……”         木槿看着小家伙患得患失的模样,嘴角勾起,轻声说道:“当然不会了,妈妈会永远陪伴着你的。”         “唔,你不是想要微微嘛?妈妈过两天等到微微情况好一些,带你去医院看微微,好不好?”         木槿看着小家伙陡然变亮的眸子,小脸一黑,果然,冷晟睿就是小色鬼,看到美女就走不动路了。         真的是!         原先就有些吃味。         现在自己是相当吃味啊,小没良心的。         “好啊,妈妈,我可以下次开学的时候,带你去幼儿园跟其他小朋友介绍一下嘛?”         “唔,我是有妈妈的孩子了,不是没妈的孩子。”         木槿:“……”         木槿神色一怔,听到小家伙这么说,美眸再度闪过一丝歉意,知道小家伙心底的炫耀心思是有的。         “嗯,好,到时候我们买好多好吃的饼干送给小朋友们,好不好?”         “好啊……”         木槿看着小家伙的小手很自然地附在自己胸口的位置,在自己怀里找了一个舒适的角度,微微阖上眸子。         美眸之中噙满了泪水,搂紧怀里的小家伙,凑近小家伙的耳边低喃道:“快睡吧,妈妈给你唱摇篮曲。”         “唔。”         “亲亲我的宝贝,快点睡吧,妈妈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永远爱你的。”         以后你可得好好长,像妈妈多一些,不然,妈妈会气坏的。         十月怀胎,回想过往的点点滴滴,木槿唯一确定的是,自己不后悔,真的不后悔。         因为冷晟睿,真的很可爱,是上天送给自己最美的天使。         虽然这个天使有些小色胚的潜质……         ……         冷家老宅:         清晨7点,冷静一觉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整洁一新,丝毫看不出来昨天血腥的一幕。         抿了抿唇,脑海之中全数是昨天晚上血腥的回忆。         深呼吸一口气,冷静下意识的伸出小手抚摸自己的小腹,里面孕育着生命。         冷静鲜少这么早就醒了,还起床了,哑然失笑,赤脚踩在地毯之上,地毯也全数换上新的了。         小手攥紧成拳,随意的披了一件外套,向着楼下走去。         刚刚走到楼下,一个金发的法国女人已经在厨房忙碌了。         冷静神色一怔,女人转过身子回头的时候,冷静才认出来是罗文,昨天冷枭沉找来的法国调理师。         “冷小姐,您这么早就醒了,以后会由我负责您的饮食起居。”         冷静:“……”         “您放心,我是专业的,一定会全力保证您和孩子的健康的。”         “嗯。”         冷静抿了抿唇,轻声说道:“谢谢你,麻烦拿一杯温水给我。”         “好的。”         冷静扫向女人,轻声问道:“他呢?”         “伯爵在第三栋子宅休息。”         冷静神色一暗,昨天,自己连冷枭沉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也不知道男人情况怎么样了?         可是,昨天晚上,明明感觉到怀抱很温暖。         “嗯,我知道了。”         “冷小姐,吃完早餐之后,安娜会对您进行身体检查,如果您喜欢吃什么东西,麻烦您提前告诉我,我会根据营养标准为您制作的。”         冷静:“……”         不就是生个孩子嘛?         至于这么严格标准,完全就按照书本知识来了,冷静美眸一淡,轻声说道:“我不挑食,随便做吧。”         “好的,冷小姐。”         冷静坐在沙发之上,随意的准备拿起平板翻看最新的j市新闻,罗文已经迅速的拿起防辐射服替冷静换上,贴心的蹲下身子,替冷静重新换了一双护住脚后跟的棉鞋。         “多谢。”         “冷小姐,这些都是伯爵提前吩咐好的,我也只是帮忙准备而已。”         冷静:“……”         冷静抿了抿唇,选择了缄默不语,伸出小手翻看j市的新闻,果然是不出所料。         冷枭沉和木槿的订婚,自己在法庭之上的意外昏倒,分别是第一和第二的头条新闻。         冷枭沉和木槿的订婚宴上,只有冷枭浚和盛夏主持大局,冷枭沉和木槿全然没有踪影,订婚宴虽然不欢而散,但是也间接算是板上钉钉事。         因为自己的意外昏倒,陈某女儿的故意杀人案自动向后延迟到正月20号。         今天是正月16,也就是还有四天的时间,社会舆论已经开始向着陈某的女儿了,作为两个同龄人,加上自己怀孕的事儿,被传的沸沸扬扬的。         更加助长了大家对陈某女儿的同情心。         ……         罗文很快就把早餐准备好了,冷静胃口不是很好,随意的吃了一些就放下了筷子,没有想到罗文却一直站在自己的身边,毕恭毕敬的说道。         “冷小姐,您的营养摄入量还没有达标,您需要把半杯牛奶喝完,还有吐司面包再吃掉两片。”         冷静:“……”         冷静小脸微微一白,看着罗文严肃的模样,挑了挑眉。         “如果我不吃呢?”         “冷小姐,这些都是伯爵吩咐的,我没有办法,只能按照要求进行。”         冷静:“……”         “冷小姐,昨天我已经接到伯爵的指令,如果我不完成的话,就得拿命来赔。”         “伯爵严令,如果照顾不了您肚子里的孩子,所有人都得赔命。”         冷静:“……”         冷静脸色微微一变,没有想到冷枭沉竟然会这么做。         伸出小手下意识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这个孩子的生命牵扯着太多人的命运了。         包括自己!         美眸一淡,轻声说道:“好,我吃。”         说完,冷静端起自己面前的牛奶杯一饮而尽,顺带硬是将两片吐司面包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做完这一切,抿了抿唇。         “你完成任务了,去和冷枭沉交差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是,冷小姐。”         罗文微微松了一口气,这个冷小姐,着实是难伺候,不过好在冷小姐心善良,不过自己也没有撒谎。         伯爵的确是这么说的。         要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任何的意外,要所有人陪葬。         ……         罗文完成任务之后,迅速的向着第三栋子宅,冷枭沉的房间报告情况,房间的垃圾桶内,堆满了带血的纱布。         冷枭沉手背之上还挂着点滴。         冷策则是受在了冷枭沉的身边,脸色疲惫,看起来一夜未眠。         “伯爵,冷小姐今天早上7点醒来,在8点用完早餐,早餐符合孕妇早孕阶段的营养餐标。”         “嗯,继续准备午餐。”         “是,伯爵。”         冷枭沉抿了抿唇,俊脸苍白的毫无血色,但是却难掩身上的英气。         “她有没有询问我的情况?”         “冷小姐有询问您在哪儿,我说您在自己房间里休息。”         冷枭沉缓缓睁开深邃的眸子,多了一丝期许,说不定,冷静是关心自己的情况。         “然后她的表情是什么?”         “冷小姐松了一口气。”         冷枭沉:“……”         冷枭沉俊脸一暗,指望冷静关心自己,好比是痴人说梦。         “嗯,我知道了。”         罗文离开房间之后,冷策看着冷枭沉气色不佳,赶忙说道:“冷先生,您需要去医院嘛?还是我接冷小姐来看看你。”         “不用。”         冷枭沉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嘴角勾起一抹讥诮。         冷静现在的状态,巴不得看不到自己,如果自己在她眼前晃悠,恐怕让她心情不悦,影响孩子。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冷枭沉补充说道:“在伦敦封锁她怀孕的消息,我担心她有什么意外。”         “是,冷先生。”         冷策神色一暗,一旦让伦敦的人知道冷静怀孕的消息,必然是会掀起轩然大波的。         冷先生对于冷小姐,的确是细致入微。         “冷先生,冷小姐下一次开庭的日期定下来了,在4天后,需要我们做些手腕,帮帮冷小姐嘛?”         冷策审时度势,适时开口,冷枭沉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         这的确是一个好的建议。         陈某的案子,原本就是棘手的案子。         其实做起来很简单,只不过冷静太较真了。         薄唇勾起,伸出大手轻柔眉心,但是扯到了腹部的伤口,冷枭沉疼得直蹙眉。         “派人和陈某女儿的男朋友林某家人联系,让林某家人撤诉,表示原谅陈某的女儿,把责任推到自己家儿子身上,这样检察院可以减轻陈某女儿的罪行。”         “冷先生,林家可是死了儿子,他们家会愿意这么做嘛?”         “有钱能使鬼推磨,况且人已经不在了,留点钱还能实用,能够培养林某那样的人渣,林家也不是什么好人。”         “是,冷先生。”         冷策眸子闪过一丝赞许和钦佩,冷小姐全心全意想要为陈某女儿减轻罪行,不惜苦肉计,打出煽情牌。         其实,如果林家人撤诉,只是交给检察院去做,事情变得容易许多。         如果林家人自爆,再度将林某原先就不怎么样的形象大打折扣,那么对于陈某女儿的话,正面形象是起到推动作用的。         冷小姐是刚直的人,不屑用这种手法。         只不过,姜还是老的辣,论手段,冷先生的确是精湛。         ……         冷彦信守承诺,第二天,到底还是将冷晟睿送到了老宅。         一方面,自己和木槿都有工作,年后更加忙碌,冷晟睿还没有开学,冷静怀孕,可以留在老宅陪一陪冷静,顺带替冷静解闷。         另外一方面,有了冷晟睿在冷宅,木槿肯定得天天往这儿跑,盛夏和冷枭浚有冷晟睿在身边也可以吃一颗定心丸。         毕竟,木槿是来抢孩子的抚养权的。         中午用餐的时候,冷枭沉已经离开,不光是木槿松了一口气,冷静同样是松了一口气,有男人在,对于冷静而言是紧绷的。         虽然冷枭沉离开的原因并不明朗,但是冷静知道,和自己的一剪刀有着直接的关系。         怕是男人的半条命被自己折腾的差不多了。         吃完午餐,木槿则是接到了冷枭沉的电话,脸色微微一变,嘴角挤出一丝笑意,凑近冷彦耳边轻声说道:“我出去接个电话。”         “嗯。”         冷彦墨眸扫向木槿的小手,木槿是用手盖住手机屏幕,看不到是谁的电话,闪过一丝沉思,大手扣住女人的下巴,啄了一口。         “早点回来,妈让人切饭后水果了。”         “好。”         木槿点了点头,手中震动的手机就像是催命符一般,催着自己头皮发紧,迅速的向着冷家的后花园走去。         走到后花园,微微松了一口气,迅速的接通电话。         “冷枭沉,你到底想怎么样?”         “木槿,儿子失而复得的感觉怎么样?”         木槿:“……”         电话那头的男人嗓音虽然略显虚弱,但是掷地有声,木槿美眸一暗,小手攥紧手中的电话。         “冷枭沉,你真的是阴魂不散,你不光藏了我的儿子,还害小静怀孕,你简直是孙子。”         “你知不知道一个做母亲的心,你这么做,有人性嘛?”         冷枭沉:“……”         人性?         冷枭沉眸色闪过一丝暗光,薄唇勾起一抹冷笑,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当然不懂一个作为母亲人的心,但是我知道一个作为儿子的心,也知道母子分别的痛楚。”         “木槿,你该庆幸,你和冷晟睿只是分别了几年,没有阴阳相隔。”         “你能想象得到一个儿子和母亲阴阳相隔的痛楚吗?”         木槿:“……”         木槿可以清楚地听到男人话语的紧绷和颤抖,美眸闪过一丝沉思。         良久的缄默,木槿许久之后,低喃道:“我可以体会得到,一个女儿和母亲阴阳相隔的痛楚,因为我曾经经历过。”         “冷先生,但是,小静是无辜的。”         冷枭沉:“……”         冷枭沉微微阖上眸子,如果说冷静无辜,那么冷静肚子里的孩子呢?         岂不是更加无辜嘛?         所以,自己要尽快结束这一切,将冷静带到城堡,让女人在极好的环境之下待产。         “木槿,当初你出狱的时候,协议书上很清楚,如果你不能答应我一个条件,你要将整个美帝双手奉上。”         “订婚宴上,你缺席了,所以,木槿,你食言了。”         木槿:“……”         到底,冷枭沉还是开口了。         木槿蹙了蹙美眸,感觉到周遭的空气冷凝,凌厉的视线扫向四周,确定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抿了抿唇。         “美帝,我是不会给你的。”         当初为了美帝,自己可以爬上冷彦的床,代表着,为了美帝,自己什么都豁出去了。         “我打电话是来提醒你,想想看,是冷家重要,还是美帝在你心目中重要。”         “换句话说,是冷晟睿重要,还是美帝重要,这一次,订婚的事儿你没有完成,下一次,如果你真的再失言,我可真的要拿回美帝了。”         木槿:“……”         木槿美眸微微一颤,嗅到了几分阴谋的味道,樱唇抿起,轻声问道:“冷枭沉,你已经在谋划了,不是嘛?”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木槿看着身侧盛开的腊梅花,低喃道:“我不知道你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但是我知道的是,如果哪一天,你真的大仇得报了,你和冷静的关系也走到尽头了。”         “有些事儿,真的是没有回头的可能性的。”         说到这儿,木槿轻叹出声:“原先想说,麻烦你,或者是恳求你不要伤害她,可是,伤害已经造成了,冷枭沉,有你后悔的时候,我等着哪一天。”         冷枭沉神色一愣,莫名的因为木槿口中自己和冷静的关系走到尽头这句话胆战心惊。         准备开口说些辩驳的话,喉咙处却哽咽的厉害,而且弥漫着血腥味,直到电话那头传来木槿嘟嘟嘟挂断电话的声音,神色一阵荒芜。         真的有那么一天嘛?         走到尽头!         冷枭沉嘴角扯出一丝弧度,就算是真的有那么一天,自己也要另辟蹊径。         自己和冷静已经因为孩子捆绑在一块儿了,今生今世,两个人注定要纠缠在一块儿了。         ……         挂断电话,木槿转过身子,却意外看到了冷彦颀长的身影,明明刚刚自己有很好的环顾四周的。         木槿脸色微微一变,不知道冷彦站在这儿多久了。         嘴角挤出一丝笑意,试图伪装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就看到男人大阔步的向着自己走啦,很自然地握住了自己的小手。         “打电话去隔壁的偏厅就可以了,不需要专门跑到后花园来,室内外温差很大。”         “妈已经把水果都准备好了,手冻得那么冷,走吧。”         木槿:“……”         木槿美眸微微一怔,听着冷彦磁性的嗓音,男人的大手宽厚温暖,将自己攥紧在手心,全然没有原先的冷酷总裁的模样。         哑然失笑,初次见他,自己真的以为会被冷彦身上的寒意冻死。         现在室外的温度接近零度,但是男人身上却散发着柔和的气息,诡异到了极致。         微微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冷彦也是刚刚出来的。         冷静和冷枭沉的事儿,还是让未来的某一天,冷静自己说吧,或者是,这个秘密长埋吧。         “冷彦,你还没有跟我交代昨天晚上青虫的事儿呢,别以为那么容易糊弄过去。”         “你们俩之前差点就要拉郎配了!”         冷彦:“……”         冷彦听着木槿嘴不饶人的话,薄唇勾起,突然转过身子,猛地吻住了女人嫣红的唇瓣。         “唔。”         木槿没有想到冷彦会突然吻住自己,惊颤的睁大美眸,感觉到男人宽大的风衣,将自己娇小的身子纳入怀中,一下子温暖了许多。         刚刚被冷枭沉气坏了,都没有感觉到室外的温差。         混蛋,说不过自己就出这一招,说明有奸情!         良久之后,冷彦才恋恋不舍的松开怀里的女人,看着女人因为呼吸不畅小脸微红的模样,嘴角的笑意甚浓。         “我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见过我这么亲她嘛?”         木槿实事求是的摇了摇头,没有。         冷彦看着木槿像是小媳妇一样乖巧的模样,忍不住宠溺的啄了啄女人的唇瓣,哑声说道:“你见过我这么抱着她嘛?”         木槿:“……”         男人的墨眸,尽是蛊惑,木槿迟疑了一会儿,略微思考了一下,乖乖地摇了摇头。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准备开口,直接听到男人凑近自己的耳边,哑声低喃道:“对其他任何女人,我都提不起性趣,唯独你,槿儿,你忘了,在床上,我是多么疼你!如果你忘了,我不介意今天晚上,好好卖命疼你。”         “顺带生个女儿,之前给你吃的补品,都是用来调理你的身体的,我这么努力,相信,我们很快就可以给冷晟睿添个妹妹。”         木槿:“……”         木槿小脸爆红的厉害,自己完全像是中了美男计一般,被男人的话语蛊惑,冷彦果然是说起那种情话来,够了。         隐瞒自己冷晟睿身世的事儿,自己的气还没有消。         原先,自己多么奋力的想要爬上冷彦的床,现在这种苦楚,也该让冷彦好好尝尝了。         两个人四目相对,唇瓣相近,暧昧到了极致,木槿心头漏跳了半拍,努力的让自己不被美男诱惑,舔了舔唇瓣,故作妩媚的伸出小手抚摸男人的俊脸,嘴角勾起,趁着男人毫无防备的时候,猛地抬脚,狠狠地踩在了男人的脚背之上。         看着男人吃痛的模样,木槿没好气的说道:“冷晟睿,没有冷晟睿的抚养权,你别想睡我床上。”         “还有啊,别以为冷晟睿身世的事儿就这么算了,生女儿?你给我好好端正态度,别今天跑来一个青虫,明天来个蛤蟆的。”         “同志啊,生活作风得抓紧啊!”         “你现在表现情况太差了,等你表现好了再说。”         冷彦:“……”         冷彦看着女人野蛮女友的模样,暗暗为自己今后的生活捏了一把冷汗,看着女人小嘴儿红肿,刚刚被自己疼得厉害,俊脸一暗,顺势倒在了地上,吃痛的捂住刚刚被木槿踩过脚,面露痛楚。         木槿脸色一变,该不会刚刚自己真的用力过猛,把冷彦折腾骨折了吧。         赶忙蹲下身子,关切的问道:“冷彦,你别装死,你怎么样?”         冷彦听着女人关心的话,实际上心头早就乐开了花,但是俊脸却硬是表现出痛楚的神色。         “走路有点困难,你扶我一下。”         “这么严重啊。”         虽然嘴上尽是嫌弃,木槿赶忙蹲下身子,扶着冷彦站了起来,感觉到男人大半个身子全部靠在自己身上,小脸微微一红。         “冷彦,我去找其他人扶你。”         “嗯?”         木槿:“……”         木槿看着男人挑眉嘴角的弧度,小脸闪过一丝不自然。         “我就是看在你是冷晟睿爸爸的份上才扶着你的。”         冷彦:“……”         冷彦看着小妮子口是心非的模样,薄唇勾起,大手顺势搂住女人纤细的腰肢,漫不经心的说道:“嗯。”         “最近胖了点?嗯?看来我进步不小,以后会再接再厉的,继续养胖你。”         木槿:“……”         最近自己一直被被男人照顾的很好,所以哪会不胖呢,但是纤腰还是不盈一握,只是略微的有些肉,圆润了一些。         气色也好了一些。         似乎是被男人滋润的很好。         木槿心头暖暖的,最近似乎生活变得波澜壮阔的,但是和冷彦,冷晟睿在一块儿,心情都会变得平静了。         “冷彦,你厨艺那么差,好意思养胖我嘛?”         “嗯,以后陪着你学着下厨。”         木槿:“……”         木槿原先以为冷彦会直接无视或者是嫌弃自己,没想到男人居然一口允诺,木槿美眸一淡,刚刚自己还扶着冷彦。         结果不由得变成了自己和男人十指相扣,男人大手搂住自己纤细的腰肢了。         “厨房油烟重,以后没有特殊情况,都不会让你下厨了。”         木槿:“……”         木槿嘴角勾起,避开了视线,听着男人柔软的话语,心头就像是抹了蜜一般。         冷彦越发的体贴入微了。         小脸微微一红,心再度漏跳了半拍。         ……         正月20号,万众期待的陈某女儿故意谋杀林某的杀人案准时开庭,为了支持冷静,木槿特地带着冷晟睿和冷彦一块儿来到法庭助阵。         观众席内:         一身淡粉色洋装的木槿神色一淡,其实,当初自己被马晓娴定义为是故意杀人,推她下楼。         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辩护律师。         换句话来说,木莱恩根本无心搭救自己。         木槿美眸一淡,回顾往事,无疑心情是沉重的。         抱紧冷晟睿在怀里,看着冷彦高大的身子坐在身旁,似乎是养成了习惯,冷彦现在会故作漫不经心的伸出大手搂住自己和冷晟睿。         将自己和冷晟睿完全的纳入怀中,保护意味相当明显。         “冷彦,你说,小静会胜利嘛?”         “嗯,我派人提前联系过林家了,让他们松口了,原先小静只是单纯以检察官那方面作为突破口,太单一了,毕竟小静怀孕了,我不想让她精力分散的太严重。”         “只不过,似乎林家人已经松口了,不知道是不是小静提前做出了部署。”         木槿:“……”         木槿神色微闪,没有想到冷彦不言不语,默默无闻做出了这么体贴入微的事儿,冷静有冷彦做哥哥,的确是一件幸福的事儿。         木槿嘴角勾起,轻声说道:“我觉得陈先生那么爱自己的女儿,甚至为了自己的女儿不惜顶罪,一定会有所回报的,法院也不会判刑那么严重的。”         “嗯。”         冷彦看着木槿现在和冷晟睿出行,习惯性抱着冷晟睿,薄唇抿起,轻声说道:“我来抱吧。”         木槿眸色一愣,听着男人这么说,蹙了蹙眉,略微沉思了一下,随后将冷晟睿丢给了冷彦。         “好。”         冷晟睿嘴角上扬,在爸爸妈妈怀里,真的是好幸福的事儿。         怎么还不开学呢?         开学的话,自己也可以好好显摆显摆。         因为自己的妈妈长得这么漂亮!         ……         冷静收拾好手中的卷宗,走进大厅内,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人了,还有许多记者和媒体,美眸一淡,下意识寻找木槿和冷彦的下落。         一家三口的高颜值,尤其是冷晟睿开心愉悦向着自己打招呼的模样,冷静嘴角忍不住勾起。         不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之后,是不是也像冷晟睿这么可爱。         唔,不过有了冷晟睿这么一个小王子,生个小公主也不错。         孩子还太小,自己就已经胡思乱想了,也真的是够了。         略微沉思了几分,冷静整理手中的卷宗,看着观众席上陈先生关切的眼神,点头示意。         文雅则是忙前忙后,小心翼翼的查看着冷静的脸色。         “冷律师,您感觉怎么样?”         冷静:“……”         自从上次意外昏倒的事儿,文雅也变得小心翼翼了。         冷静美眸一淡,轻声说道:“我没事,昨天晚上休息的很好。”         虽然胃口不好,但是每天罗文都会制定营养餐,顺带安娜也会一天三次进行检查,实在是躲闪不及。         冷静就算是胃口再差,但是也每天达标完成饮食任务。         知道怀孕的事儿,就不再熬夜了。         文雅听到冷静这么说,微微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冷律师,您上次吓坏我了。”         “嗯……快要开庭了,坐下吧。”         “是,冷律师。”         文雅作势要扶着冷静,冷静伸出小手拂开了女人的小手,视线扫向人群,看到男人颀长的身子屹立在门边,熟悉的容颜,妖孽慑人,散发着凌冽的寒气,脸色微微一变。         是冷枭沉!         冷静脸色微微一变,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不知道是不是眼睛花了,深呼吸一口气,努力的集中自己注意力看向门边,却意外地没有看到男人的身影了。         小手攥紧成拳,仿佛,刚刚是自己的错觉一般。         “冷律师,开庭了,您快坐下!”         “嗯。”         冷静下意识的伸出小手抚摸着小腹,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冷枭沉,就想到男人的占有欲,让自己节节失守,很是害怕冷枭沉和自己抢夺些什么。         例如,孩子。         毕竟当初,冷枭沉对于孩子是信誓旦旦的。         ……         开庭比起冷静想象之中简单,原本以为是一场硬仗,结果轻松了许多。         没有想到,检察官却意外提供了林家对于陈某女儿杀人事件的态度,原谅了,冷静神色一愣,台下响起了雷鸣一般的掌声。         无疑是观众希冀检察官从轻发落。         冷静站在众人面前,慢条斯理的做最后陈述,美眸一淡,轻声说道。         “原本上次就已经和大家说的差不多了,请允许再说一次,任务所在,没有办法,毕竟,我也不能拿着陈先生的辩护费随意的挥霍,虽然,现在作为一个怀孕初期的孕妇,我急需要休息。”         “哪怕是今天,我输得一败涂地,也没有关系,毕竟我是个孕妇,晚点,我专业的公关团队,会拿着我是孕妇的事实大肆宣扬,博取大家的同情心,因为我是个孕妇,所以,我打不赢官司也是正常的,精力有限。”         众人哄笑,因为冷静虽然神色清冷,但是以极其风趣幽默,玩味的形式说出来,很是有趣。         冷静视线停留在观众席上的冷彦,冷晟睿,还有木槿,嘴角轻微勾起,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很幸福的模样,心情都变得愉悦了。         “自私告诉我可以浑水摸鱼,如果我辩护不成功,说白了,我的当事人,陈某的女儿,也就是多坐了几年牢,反正她也要做大半百辈子的牢,几年而已,根本算不得什么,情况更差的,也就是终身监禁罢了。”         “至于我当事人的父亲,陈先生,其实就更简单了,唯一的女儿锒铛入狱,痛彻心扉是肯定的,说不定,过个几年,结婚生子,孩子都多大的了,到时候哪会在乎自己唯一的女儿呢?”         “我再好好想想,其实生活还可以更美好的,大家很快就忘记这一件案子,像是众多案子中的一件,埋没。”         话锋一转,成功的看到观众席上,大家肃然沉默的模样,冷静嘴角勾起一抹讥诮。         “我问大家,你们真的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嘛?”         “我今年25岁了,我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下长大,父母慈爱,唯一的哥哥,恐怕这辈子除了我嫂子,我的侄女,哥哥最爱的女人就是我了。”         “我今年25岁,我年前结婚了,现在我肚子里的孩子快5周了,我组建自己幸福的家庭,我有让所有女人羡慕嫉妒恨的职业。”         “我未来可能会更幸福……”         说到这儿,冷静伸出小手覆上腹部,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视线放空,隐约觉得有一道炙热的视线凝视着自己,想要捕捉,但是却难以寻找。         “但是,我的当事人,她也25岁,5岁那年,她的母亲因病去世,陈先生多年未娶,因为怀揣着对妻子的初心未变,所以不好意思,刚刚我的言论对于陈先生是错误的,因为陈先生根本不会重新娶妻生子,他这辈子,只有我当事人一个孩子,挚爱自己已故的妻子许多年了。”         “我的当事人,她也25岁,未婚,被林某玩弄感情,一度情绪跌落在谷底,还在寻求未来的职业,听说,她喜欢画画,手抄画画了许多本,未来的心愿是一个画家。”         “她还没有组建家庭,没有初为人母,就得锒铛入狱,女人的花季是宝贵的,难道,大家真的忍心看着她花季的年龄因为过错在冰冷的监狱里待着嘛?”         “所以,我有人性,也有良知,作为一个同龄人,我不忍心看到这样的结果,我想帮帮她。”         “因为生活很美好,25岁的我们,未来难以预知,很多绚烂在等着我们,希望检察官能够体恤一个做父亲的心,体恤一个年幼失去母亲的孩子,体恤一个刚刚初为人母,不忍看到这样结果的我,从轻发落。”         说到这儿,冷静美眸湿润的厉害,轻声说道。         “有的时候,我时常在想,如果不是妈妈在我当事人5年那年离开了她,妈妈教会我的当事人什么是爱情,如何去爱,我的当事人,也不会犯下这个弥天大错,凡是皆有根源。”         “谢谢大家,我的陈述完了!”         说到这儿,冷静看着台下许多人已经眼眶里热泪盈眶,主动的弯腰,致意,随后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之上,等着最后的宣判。         观众席上,木槿清澈的美眸已经红了。         如果林瑶还活着,绝非是这种结果。         物是人非事事休……         美眸一淡,看着冷晟睿肉嘟嘟的小手递来纸巾,轻柔的将自己眼角的泪水擦拭干净。         “妈妈别哭了,我和爸爸会心疼的。”         木槿因为小家伙奶声奶气的模样,嘴角一柔,轻声说道:“好,不哭了。”         小家伙粉雕玉琢的模样,几乎是印刻在自己的心底了。         木槿美眸一淡,当初,林瑶初为人母,抱着自己的时候,是不是也如同自己此时此刻一样。         初为人母,才知道,母亲这个角色尤为的不容易。         冷静很巧妙的运用了对比的手法,同时创设了多个情境,结果话锋一转,的确是很精彩。         周围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木槿看向冷彦深邃的墨眸,尽是关切,随后凝视着冷晟睿。         “我们给小姑鼓掌,比比看,谁的掌声更大。”         “好啊!”         母子俩努力的鼓掌,给法庭之上的冷静加油助威。         ……         庭审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最终以十年的牢狱之灾定罪,算是比较轻的刑罚了。         冷静心满意足,如果她好好改造,想必很快就可以出来了,出来的时候,也还可以继续尽孝道。         陈先生当庭泣不成声,一直跪在法庭之上,久久不愿意离开。         冷静美眸一淡,不方便弯腰,所以让文雅扶着男人站了起来。         “陈先生,去看看她吧,现在你和她最需要的人是陪伴。”         “冷律师,真的谢谢你。”         “应该的。”         冷静伸出小手礼貌的和陈先生相握,抿了抿唇,安抚着男人的情绪。         父亲的心,是伟大的。         “冷律师,那就不耽误你了,我先去看孩子了,律师费,我按照十倍打款到你的账户上了。”         “毕竟,没有她,我赚再多的钱也没有用。”         冷静抿了抿唇,表示对陈先生的认可,轻声说道:“好,回头多余的钱,我会以您女儿的名义捐赠的。”         按劳取得,理所应当。         陈先生再度眼眸之中尽是赞许,好好地感谢了冷静之后才踱步离开。         冷静看着冷彦一家三口向着自己走来,主动地抱了抱木槿,顺带抱了抱冷彦,因为怀孕了,抱冷晟睿这样吃力的活实在是做不了。         “表现不错。”         冷彦平淡的开口,已经是对自己的盛赞了。         冷静看着自家大哥妖孽的模样,玩笑道:“花花,你要是想抢孩子抚养权,欢迎找我。”         木槿:“……”         木槿因为冷静的这句话,瞬间怦然心动了。         ------题外话------         继续加更,一万二,哈哈,月底最后一天啦,6月再见,7月约起来,求评价票,求月票,嗷呜,么么哒,下一章三儿和小静有对手戏,嗷呜,现在开始心软的妹纸举手,之前一直嚷嚷的要虐三儿的!         其实觉得冷总和花花现在相处挺可爱的,尤其是花花小吃醋,小任性的时候,哈哈,冷总向妻奴路上发展,好走不送,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