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枕上婚色之天价妻约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槿儿,我们生个女儿 求订

第一百一十九章 槿儿,我们生个女儿 求订

冷总低声下气,第一次哄女人!

木槿被男人一路抱回了办公室,还能听到其他人在耳边议论纷纷,像是观察大熊猫一样观察着自己和冷彦,小脸爆红的更厉害了。

直到整个人被男人直接抱着坐在沙发之上,木槿没好气的推搡着男人的胸膛,小脸染上不正常的红晕。

“那么多人,你干嘛主动抱我进来。”

“嗯,那背你?”

男人的话语之中尽是蛊惑,木槿抿了抿唇,狠狠地瞪了一眼,却被男人整个抱在了怀里,感觉到男人的薄唇落在自己的颈间,娇小的身子,再度紧绷的厉害。

冷彦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看着女人这般诱人如樱花一般模样,墨眸再度深邃了几分。

脸红的木槿,着实可爱。

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

让自己的心都变酥了。

视线触及女人小手袋子里的包装礼盒,神色一愣,随手将礼盒拿在了手心,按耐不住心底的狂喜,屏住呼吸,轻声说道:“给我的?”

木槿:“……”

木槿还没有来得及说些什么,礼盒就被男人抓在了手心,想要去抢,但是男人的动作显然是更快。

“当然不是了。”

冷彦狭长的墨眸微微眯起,打开礼盒,入眼的是一枚精致的怀表,儿童款,很漂亮。

但是却难免有些失望,自己这么大岁数了,戴怀表着实是不相配的,抿了抿唇,视线触及另一个礼盒,再度神色一亮。

屏住呼吸,打开礼盒之后,赫然是一枚精致的男士手表,大气,精美,而且做工精细。

几乎是一眼,自己就钟意这款手表。

木槿虽然说了不是送给自己的,但是冷彦还是自顾自的戴在了手腕之上,木槿神色一愣,不可否认,男人的手腕白皙,带着钻表,很漂亮。

没想到,冷彦戴起来居然如此的大气。

木槿咽了咽口水,看着男人美滋滋的模样,没好气的说道:“既然你喜欢,就送给你了,虽然不是买给你的。”

“怀表是给冷晟睿的,唔,我觉得他挂在脖子上应该会很漂亮吧。”

木槿说这句话的时候,美眸灿若星辰,冷彦薄唇勾起,低喃开口。

“嗯,等他回来,就给他戴上,是新年礼物嘛?”

“唔,一直以来,都没有送他什么正式的礼物。”

“两块表还打八八折。”

冷彦:“……”

冷彦抿了抿唇,成心咬了咬女人细嫩白皙的耳边,蛊惑道:“那是先看上我这款手表,还是冷晟睿的怀表?”

木槿:“……”

这个很重要嘛?

反正都已经送给他了,这点先来后到,他也要和一个孩子斤斤计较嘛?

木槿小嘴嘟囔着,没好气的说道:“在你看来,我是那种为了省钱,八八折,所以买两块表的人嘛?”

“嗯,是。”

木槿:“……”

靠,这么直接,自己都编不下去了。

木槿轻咳嗓子,主动地伸出藕臂环住了男人的颈脖:“当然是先买了男士手表,然后才买了怀表。”

虽然知道小妮子多半是骗自己的,如今被欺骗,自己倒觉得是一件极其幸福的事儿。

冷彦嘴角上扬,选择不拆穿女人的谎言,主动地啄吻女人嫣红的脸颊,赞许的说道:“眼光真好。”

“我喜欢。”

木槿因为男人的我喜欢三个字,心头暖暖的。

他喜欢就好。

虽然买下这款男士手表比较曲折,自己原先真的只是想买怀表,和为了八八折省钱,随意的买个最便宜的男士手表那么简单的。

没想到,都是顾青那个贱人啊。

不过,重点是,他喜欢。

樱唇抿起,就听到男人魅惑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除夕我和爸妈说过了,我们在家里吃饭,吃完饭之后,我们带着冷晟睿出国度假,冷晟睿长这么大,我从未带过他单独出游过。”

“总觉得亏欠了他很多,没事,有一辈子的时间慢慢弥补。”

木槿:“……”

木槿神色一怔,没想到,自己居然可以来冷家吃饭,抿了抿唇,似乎自己许多年都不曾吃过团圆饭了。

原先在狱里,也是一大群人在穷开心,自己则是单独的落寞的蹲在角落处。

盛夏会允诺,自己觉得很正常。

但是能够说服冷枭浚同意,想必冷彦费足了口舌。

虽然木槿真的很想陪着冷晟睿在一块儿,但是似乎是于理不合,而且自己去了,也就是间接默认了。

“我去冷家,名不正,言不顺,真的好嘛?”

“木槿,只要你愿意,我可以让你名正言顺去冷家。”

木槿:“……”

木槿自然明白男人在说些什么,樱唇抿起,故意装傻说道:“冷彦,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那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冷彦主动将女人圈入怀中,薄唇凑近女人的脸颊处,若有若无的描绘着女人的唇瓣线条,似乎是看出来木槿想逃,伸出大手扣住女人的肩膀,让女人动弹不得。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木槿美眸一怔。

名正言顺去冷家,是成为冷家的少夫人嘛?

蹙了蹙美眸,木槿被男人深邃的眸子盯得头皮发麻。

闪躲不及,准备开口,却突然门口传来一阵喧闹声,是冷晟睿的声音,木槿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就看到冷晟睿俏皮的身影推门而入。

冷彦狭长的墨眸触及女人微微松了一口气的模样,神色闪过一丝暗光,看到办公室门口站着的粉雕玉琢的小家伙,黑了脸。

冷晟睿却浑然不觉,酷炫的牛仔衣,走起路来都相当的拉风。

“姑姑,爸爸。”

“唔……”

木槿顺势嫌弃的推开冷彦,将冷晟睿抱在了怀里,啄吻小家伙的脸颊,美眸之中尽是柔和的眸光。

盛夏和冷枭浚也在身后尾随而来,就看到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模样。

盛夏神色一怔,随即了然了,冷彦合着是把冷晟睿丢给自己,把木槿金屋藏娇啊。

“木槿丫头,好久不见。”

“重阿姨好,董事长好。”

“嗯……”

冷枭浚看着木槿越发的水灵,被冷彦照顾的极好,如今有了木槿,冷彦几乎是带着冷晟睿许多天都不回一次冷家了。

狭长的墨眸微微眯起,意有所指,讽刺意味相当明显。

“木槿,你的把冷彦的家教管得真严。”

木槿:“……”

冷枭浚话语之中尽是讽刺,木槿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呢。

抿了抿唇,木槿报以浅淡的微笑,低声说道:“冷董事长真爱开玩笑。”

冷彦:“……”

冷晟睿则是歪着小脑袋,噘着小嘴,奶声奶气的说道:“爷爷不可以欺负姑姑呢,不然我就不喜欢爷爷了,小姑说了,欺负女人的男人,不是好男人。”

“奶奶一直说爷爷是个好男人,都是骗人的。”

冷枭浚:“……”

冷枭浚抿了抿唇,瞪了瞪木槿怀里的小没良心的,怒斥道:“刚刚给你买了那么多好吃的,哪个小混蛋吃了。”

冷晟睿嗷呜一声,噘着小嘴,可怜巴巴的从木槿怀里起身,抱住盛夏的小腿。

“奶奶,爷爷说人家小没良心的,奶奶抱,人家受伤了呢……”

盛夏:“……”

盛夏完全吃冷晟睿这一套,蹲下身子,将冷晟睿抱入怀中,微眯凤眸,怒斥道:“跟孩子斤斤计较做什么?”

冷枭浚:“……”

盛夏已经开口了,冷枭浚自然不好再说些什么,伸出大手没好奇的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将小家伙的小脸蛋揉捏成各种形状,才略微的心情变好了一些。

木槿则是因为冷枭浚和盛夏的行为忍俊不禁。

看样子,冷晟睿真的是一个宝,一家人的开心果。

……

哄好了冷晟睿之后,盛夏触及木槿手中精致的怀表,轻声说道:“木槿丫头,你是买给冷晟睿的嘛?”

“嗯,是。”

木槿因为上次害得冷晟睿住院的事儿,一直都很愧对冷枭浚和盛夏,嘴角上扬,主动地将手中的怀表戴在了冷晟睿的颈脖之上。

“重阿姨,您觉得好看嘛?如果不好看,我可以再去调货,换一款。”

“当然帅气了,冷家的孙子,戴什么都漂亮。”

盛夏虽然一贯清冷,但是却如此直接的说出赞许的话,木槿微微松了一口气。

原本买东西,送东西只是两个人的事儿,但是牵扯到长辈,却必须要遵守长辈的喜好。

“嗯,那就好。”

盛夏视线触及冷彦手腕上的手表,樱唇抿起。

“彦手上那块表也是你买的?”

“嗯,两块打八八折。”

言下之意,先选中了冷晟睿的怀表,随后选择了冷彦手腕上的男士手表,作为凑数,盛夏美眸微闪,嘴角的笑意甚浓。

“嗯,彦戴着也很帅。”

“唔。”

木槿不敢多言,办公室的气氛有些暧昧诡异了,一家四口都是冷家的人,自己看似是外人,似乎也在不同程度的融入了进来。

冷枭浚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待见自己,却也没在继续刁难自己,和冷彦商讨冷氏细节。

自己和盛夏则是闲来无事的陪着冷晟睿聊天。

……

盛夏入神的看向木槿,美眸一淡,原本觉得两个孩子的终身大事,都得有一段时间,没想到,冷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和江离然结婚了。

冷彦则是主动地开口邀请木槿回到冷家吃年夜饭。

吃年夜饭代表着木槿是冷家的一份子了。

自己和冷枭浚都得认这个未来的儿媳妇了……

冷枭浚原先是不同意的,但是拗不过冷彦的坚持,也就允诺了,虽然知道冷彦和木槿肯定说过,但是盛夏还是决定再度邀约显示尊重。

“木槿丫头,除夕来冷家吃饭吧。”

“重阿姨,我除夕可能有点事儿了,来不及过去,不好意思。”

“我看你不是没想好,而是想开口拒绝吧。”

木槿:“……”

盛夏洞察人心的本领果然是很厉害,居然一眼看出来自己在想些什么了。

木槿嘴角上扬,点了点头,深呼吸一口气,打发冷晟睿去一边玩,小声的说道:“重阿姨,实不相瞒,我还没有准备好。”

“我和冷彦,我们俩还没有定下来。”

就算是要定下来,也得两次结束之后,自己和冷彦身上不存在任何契约的关系了,只是单纯的男人和女人,仅此而已。

盛夏:“……”

年轻人之间的事儿,自己到底是不知道了,年纪太大了,盛夏嘴角上扬,开口说道。

“嗯,年夜饭的事儿,木槿丫头,你好好考虑一下吧,想好了,我在冷家等你。”

“今年真的是格外的热闹,枭沉也回来了。”

“还有江离然也来了,一大家子聚齐了,真热闹,离然这么多年,我们也是一直看在眼里,是个不错的男人,他和小静在一起,我也放心了。”

木槿:“……”

木槿看得出来,盛夏对冷枭沉应该是比较关怀的。

只是,冷枭沉来者不善,具体缘由,自己也说不上来了。

……

盛夏和冷枭浚到底是带不走冷晟睿,冷晟睿现在是一门心思都扑在了木槿身上,因为冷彦最近也待见自己,所以冷晟睿心情很是愉悦。

木槿瞅着小家伙颈脖上挂着的怀抱,还有冷彦手腕上戴着的男士手表,帅气逼人。

木槿原本想要抱着冷晟睿,可是冷彦却单手抱着,顺带空出一只大手搂紧了木槿的腰身,占有欲十足。

走出办公室,周围的职员再度投来了驻足的目光,透着八卦心理。

凌菲正好处理完最后一个文件,收拾完行李准备走出办公室,看到冷彦和木槿的身影,毕恭毕敬的开口说道:“冷总,木小姐,小少爷好。”

“凌菲,好久不见。”

木槿报以微笑,没有忘记,当初的绿夫人,还有冷氏年会上的弹琴,和凌菲的功劳脱离不了关系。

“冷总,木小姐,提前祝你们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凌菲,这一年,你辛苦了。”

凌菲在冷氏的工作兢兢业业,一直都是冷彦不可或缺的好的员工,女人行为作风同样干净利落。

所以冷彦对于凌菲很是赞许,况且,凌菲更是**的带着一个孩子。

单亲妈妈,敏感的词汇,但是却从凌菲身上看不到一丝对生活的怨言。

“冷总,都是我应该做的。”

“妈妈……”

说话间,一个粉雕玉琢很是粉嫩可爱的小女孩穿着一身公主蓬蓬裙向着凌菲跑来,木槿很是喜欢的厉害,从冷彦的怀里挣扎开来,迅速的在凌菲之前,一把将小女孩抱在了怀里。

“咦,小公主,你在叫谁妈妈啊。”

“阿姨,你长得好漂亮啊……我好喜欢你啊,嘿嘿,我的妈妈叫凌菲。”

微微从小就嘴甜,凌菲忍不住轻笑出声,木槿长得漂亮是公认的,只不过从小家伙奶声奶气的嘴里说出来像是铃音一样,悦耳动听。

“嗯,我也好喜欢你啊,你长得好可爱啊,给我们家冷晟睿做媳妇吧。”

木槿看着小妮子睁大明眸,和凌菲有些相似,都是遗传了凌菲身上的优点,只是不知道小家伙的爸爸是谁,这么可爱的孩子,那个孩子爸爸怎么忍心抛弃她们母女呢。

隐约嗅到小家伙身上的药水味,虽然小家伙小脸红扑扑的,但是却难掩一抹苍白。

木槿蹙了蹙美眸,一抹暗光在眸底闪过。

这个孩子,怕是不健康的。

“小宝贝,你还没有告诉阿姨,你叫什么名字呢?”

“阿姨,我叫微微,微微一笑很倾城的微微呢,阿姨,媳妇是什么意思啊?”

木槿:“……”

果然是个孩子,不过微微两个字,很好听。

“凌菲,你的女儿好漂亮啊,好可爱啊,我好喜欢。”

凌菲神色一暗,看着木槿很是喜欢孩子的模样,抿了抿唇:“多谢木小姐,微微,你今天怎么来公司找妈妈啊?”

“老师说,要放寒假了,所以今天提前放学呢。”

“来,妈妈抱……”

凌菲从木槿手中把微微接到了自己的怀里,小家伙很轻,和正常孩子的体重相差比较明显,看着小家伙发白的小脸,凌菲忍不住有些心疼。

“嗯,不好意思,妈妈没有提前跟老师把这些情况了解到位,对不起。”

“没关系,妈妈要努力工作赚钱照顾我,很辛苦的,我都知道的。”

木槿:“……”

好暖心的小宝贝啊。

木槿的心几乎是因为小家伙奶声奶气的话,支离破碎了,这个孩子真懂事。

越发的觉得,女儿真的是好。

冷彦原本因为冷晟睿的缘故对于孩子都没有什么好感,一直知道凌菲有个女儿,在当年凌菲的入职单上写得很清楚。

家庭成员,女儿,但是却没有丈夫。

如今对冷晟睿开始有了好感,逐渐感受到孩子的魅力,现在看着凌菲怀里的女孩,也觉得漂亮的厉害。

木槿如果这么喜欢孩子,自己可得抓把劲,尽快让女人怀上一个才对。

“爸爸,我要下来,我要抱抱妹妹。”

冷晟睿一看到小美女就走不动了,挣扎着要从冷彦怀里下来,却被冷彦越搂越紧,训斥道:“老实待着。”

“爸爸,妹妹好漂亮。”

“嗯?”

“爸爸,我可以跟妹妹自我介绍一下嘛?”

冷彦:“……”

我是冷晟睿,我长得很帅,那些有的没的嘛?冷彦蹙了蹙眉,看着小家伙欢呼雀跃,略微色眯眯的模样,训斥道:“闭嘴。”

“唔。”

冷晟睿嗷呜一声,只能窝在冷彦的怀里,噘着小嘴,视线却始终集中在凌菲的身上,看着木槿逗弄着微微。

微微妹妹很可爱呢。

木槿着实是太喜欢微微了,因为小家伙小小年纪就很懂事,而且主要是心疼小家伙病怏怏的身子。

美眸一淡,怪不得,凌菲如此辛苦的工作。

想必是因为微微的医药费吧。

主动地吻了吻小家伙的脸蛋,柔声说道:“凌菲,你好福气啊。”

“是啊,如果真的有这个福气,就好了。”

凌菲神色有些恍惚,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轻声说道:“木小姐,冷总,我先带孩子走了。”

“微微,和叔叔阿姨说新年快乐。”

“叔叔,阿姨,哥哥,新年快乐,微微祝你们身体健康,不要像微微一样,每天打针针,唔,一点都不疼,妈妈说微微以后会很健康的。”

“微微真乖!微微也要新年快乐,永远快乐,健康长大。”

木槿彻底被小家伙乐观的精神折服了,凌菲不愿多说什么,简单告别之后,抱紧怀里的小家伙,迅速的离开了。

木槿看着小家伙被抱着离开,这次再度正视凌菲,多了几分尊重。

一个母亲,对于另外一个母亲的尊重。

整个人被男人搂入怀中,木槿的美眸已经有些湿润了。

“冷彦,我们下次,让风华叔叔给微微看看吧,我觉得她好可爱啊,为什么生病呢。”

很少见到木槿湿润眸子担忧不已的模样,不难看出,她是真喜欢微微。

冷彦轻轻地吻了吻女人柔软的发丝,柔声说道:“嗯,我知道了,风华叔叔在国外度假,等到他一回来,我就主动联系他。”

“嗯……”

“我好像对孩子的事儿,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太没用了。”

“唔,我要抱抱冷晟睿。”

“嗯……”

冷彦再度吻了吻女人柔软的脸蛋,狭长的墨眸微微眯起,闪过一丝沉思,许久之后,轻声说道:“走吧,带你和冷晟睿去吃晚餐。”

“唔。”

木槿再度从冷彦手中把冷晟睿抱在了怀里,吻了吻小家伙的脸蛋。

“妹妹漂亮吧?”

“唔,美呆了。”

木槿:“……”

木槿因为小家伙直接的话,差点轻笑出声。

“唔,记得,那个以后就是你媳妇的长相,姑姑一定给你找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子做媳妇,就像微微这样的。”

“哇,原来微微就是我媳妇啊。”

木槿:“……”

小家伙还真的是大言不惭啊。

自己分明是说假如,又没有说一定是微微了。

小家伙果然是色迷心窍了……

木槿自动选择了无视冷晟睿说的话,可是冷晟睿却默默地记住了木槿在说些什么了。

唔,那个以后就是自己媳妇的长相啊。

微微真笨,媳妇都不知道什么意思。

自己都知道,很简单的问题,媳妇就是老婆啊……

……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木槿原先就曾经在冷晟睿生病的时候,许下承诺要去游乐园的。

但是一直都没有兑现,没想到,吃完西餐之后,冷彦真的把自己和冷晟睿带到了游乐场。

夜晚的游乐场,冷彦直接是霸道总裁承包下来了。

木槿咂舌不已,冷晟睿站在中间,自己和冷彦一手牵着小家伙的小手,一家三口,很是幸福。

木槿视线触及无比珍惜的手表,就连刚刚用餐的时候,冷彦是小心翼翼的将手表拿下来,吃完饭之后,洗完手,才再度戴在了手腕之上。

细微的地方,重视的程度已经是相当明显了。

“姑姑,我要做摩天轮。”

“冷晟睿,女孩子才坐摩天轮的……”

冷彦很是嫌弃冷晟睿,看着小家伙的墨眸之中包裹着泪水,木槿立马就心软了。

“男孩怎么了,你难道不知道,很多求婚都是在摩天轮上求婚的,很浪漫的。”

冷彦狭长的墨眸微微眯起,因为木槿的话若有所思,玩味的凑近女人耳边说道:“是嘛?摩天轮原来是用来求婚的。”

似乎是听得出来男人话语之中的玩味和暗示,木槿小脸绯红的厉害,抱着冷晟睿向着摩天轮走去。

但是小手却和男人的大手十指相扣,拉着男人向着摩天轮的方向走去。

冷彦薄唇捕捉痕迹的勾起,看着木槿上扬的唇角,心情也变得愉悦。

一家三口,坐进了摩天轮,木槿忽然意识到一个事儿,因为冷晟睿受伤的胳膊行动自如。

似乎是好了。

“冷晟睿,你的胳膊好了啊。”

“当……当然没有啊。”

木槿:“……”

木槿蹙了蹙美眸,就看到小家伙闪烁其词的墨眸,紧接着,就听到小家伙嗷呜一声。

“姑姑,胳膊好疼呢。”

“你吹吹,不然还是好疼的。”

“不信,你要不要看看……”

木槿:“……”

木槿狐疑的看向冷晟睿,还有冷晟睿身侧的冷彦,男人神色无异,可是小家伙说的是和真的一样。

木槿樱唇抿起,点了点头。

“好吧。”

“姑姑,我如果伤好了,你是不是就……”

后面的话,冷晟睿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怜巴巴的掉着金豆,木槿因为小家伙抽泣的模样神色一暗。

多半是想说,如果他的伤好了,自己是不是就会不陪在他身边。

木槿神色一暗,如果问自己一个实话,想不想陪在冷晟睿身边,想!

是不是爱着冷彦,其实自己是犹豫的。

如果两者真的要结合,自己要怎么办?

“冷晟睿,如果摩天轮在最高处的时候,许愿,是会实现的。”

“唔,小色宝,我们马上就到了,你可以许愿了,快闭上眼睛,不许哭了。”

“真的嘛?姑姑,小姑说,女人都是骗子……”

木槿:“……”

木槿嘴角的笑意一凝,冷静给小家伙的情商真的是贡献了很大的一份力量啊。

“闭眼!许愿。”

“唔……”

木槿的一声怒斥,成功的让冷晟睿乖巧的点了点头,认真的握住小手,然后许愿。

在高处,木槿视线看向窗外的万家灯火,美眸一淡。

高处的风景,真的是很美的。

怪不得,人往高处走,总是有这个说法的。

感觉到自己纤细的腰肢被男人健硕的臂膀搂入怀中,后背贴着男人健硕的胸膛,木槿神色柔和了许多。

感觉到男人的大手触及自己的美眸,将自己的美眸盖上。

“冷彦……”

“嘘,许愿!”

幼稚!

木槿在心底狠狠地嫌弃了一把冷彦,自己又不是一个孩子,刚刚许愿的说法只不过是骗骗冷晟睿罢了。

可是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木槿却真的闭上了美眸,认真的许愿。

希望冷晟睿和微微都可以健健康康的长大,平安无事。

许久之后,感觉到男人的大手从自己眼眸之上离开,缓缓地睁开美眸,但是男人身上灼热的气息却还没有散去。

自己整个人还被冷彦霸道的圈入怀中。

木槿转过身子,轻柔的伸出藕臂,环住了男人健壮的腰身,静谧的享受宁静的时刻。

少有的一次,如此心平气和的伸出小手环抱住男人的腰身。

冷彦也因为女人的小动作愣在了原地,听着女人柔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冷彦,刚刚你许愿了嘛?”

“唔,我许愿了……但是不告诉你!”

冷彦:“……”

冷彦因为女人孩子般的话语勾起唇角,一旁的冷晟睿则是许完愿之后睁开了眸子,却被冷彦余光狠狠地瞪了了回去。

冷晟睿嗷呜一声,知道冷彦和木槿在亲昵,嘿嘿一笑,迅速的伸出小手捂住了双眼。

非礼勿视!

自己很乖的……

冷彦满意的看向冷晟睿,薄唇若有若无的勾起,伸出大手圈住女人纤细的腰肢,细吻着女人的发丝。

“嗯,你许的愿望,都会达成的。”

冷彦薄唇勾起,只要木槿想做的事儿,自己都会达成的。

木槿因为男人说的话,心里暖暖的,点了点头。

“微微和冷晟睿一定会健健康康的。”

木槿:“……”

木槿惊讶的看向冷彦,没有想到自己想什么,冷彦居然都知道。

的确是微微虚弱的身子让自己触动很大。

那么可爱的一个孩子,极其懂事,但是却病怏怏的。

“嗯。”

木槿感觉到男人的薄唇落在自己的唇瓣之上,情动的热吻,缠绵不休,木槿主动地环住男人健硕的腰身。

不知道是谁主动地,越吻越深,最后难分难解。

冷晟睿原本是自己捂住眼睛,后来捂住有点累了,准备睁开眼眸,却感觉到一个大手覆盖在自己的眼睛之上。

唔,是爸爸的,爸爸是坏蛋。

冷彦大手捂住小家伙的眼眸,顺势将女人压在缆车之上,越吻越深。

许久之后,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女人嫣红的唇瓣,声音也变得沙哑。

“槿儿,你好诱人。”

木槿:“……”

木槿小脸爆红的厉害,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是失态了,居然被冷彦蛊惑,引诱了。

视线看向不远处的冷晟睿,冷晟睿至始至终一直被冷彦强势的捂住眼眸,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冷彦,你快松开他。”

“嗯,以后不能带着他了,电灯泡……”

木槿:“……”

哪有人这么嫌弃自己儿子的?

木槿狠狠地嫌弃了冷彦,没好气的推开男人,嘟囔道:“到下面了,我们出去吧。”

“唔,冷晟睿小朋友,你接下来想要去哪儿?”

“唔,旋转木马。”

木槿:“……”

都是娘里娘气的东西,冷晟睿也真的是够了。

坐着旋转木马,冷彦着实是不想上去了,看着木槿伸出小手拉住冷晟睿的小手,笑得像个孩子。

用手机纷纷抓拍小家伙和木槿笑靥如花的模样,这母子俩,着实是越看越像。

尤其是男孩的容颜长开了,的确是和妈妈相似。

女孩子则是像极了爸爸……

冷彦莫名的觉得,自己真的很想要个女儿了!

得慢慢的调理木槿的身子,不能再让小妮子受累了……

……

坐完了旋转木马,冷晟睿终于挑战点阳刚的东西,过山车,还有高空急转。

木槿则是招架不住了。

自己能陪冷晟睿晚点小文艺的东西,这种爷们的东西,得让冷彦亲自上。

随手把怀里的小包子丢在了冷彦的怀里,暗示的意味相当明显。

冷彦:“……”

冷彦嫌弃的看了一眼怀里的小家伙,转而向着过山车走去,木槿则是挑了一个安静的椅子坐着,周围已经张灯结彩,因为马上就要春节了。

看着小家伙害怕的抱紧冷彦的模样,木槿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

自己就是喜欢冷晟睿有点怂的模样。

男孩的勇敢,并不是在于对新鲜事物的认知,其实也是心理的担当。

看着父子俩坐完过山车,转而坐高空急转,木槿神色越发的柔和。

莫名的在年关岁月想到了木莱恩了,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

小的时候,林瑶经常拉着木莱恩陪着自己去游乐场,自从马晓娴和木雅静出现之后,越发的演变成一个奢求了。

樱唇抿起,思绪一淡,整个人陷入无尽的惆怅,就听到小家伙向着自己招手示意。

“姑姑,好好玩。”

“唔……”

木槿因为冷晟睿的招手,不再想其他的事儿了,转而继续将注意力放在父子俩身上。

冷彦薄唇不着痕迹的勾起,上扬。

“爸爸,我表现好吧,咦,你怎么看得出来姑姑不开心呢?”

“冷晟睿,有些事儿,是得靠心的。”

“唔……”

“爸爸好棒。”

冷彦狭长的墨眸微微眯起,看着小家伙很是害怕的缩在自己怀里的模样,薄唇勾起,偶尔陪着孩子来游乐园,其实也是不错的选择。

……

冷晟睿到底是孩子,很快就玩累了,木槿看着小家伙打瞌睡的模样,想要抱在怀里,没想到冷晟睿俨然像是树袋熊一样挂在了冷彦的身上,呼呼大睡。

一边睡还一边流口水,也真的是够了。

木槿美眸柔和的惊人,小手依旧是和男人十指相扣,亲昵无比。

冷彦的胳膊很有力气,可以单手抱着孩子,空出一只手拉住自己。

尤其是,扣住自己小手的大手手腕上,赫然是自己买的手表。

两个人静静地在游乐场散步,晚上的游乐场,全数挂上了霓虹灯,美得厉害。

“今天晚上去你那儿,还是回我公寓?”

“去你公寓。”

木槿:“……”

男人说得理直气壮的,吃软饭也这么霸气,木槿吐了吐舌,心里尽是嫌弃。

“冷彦,你这么吃软饭,重阿姨和冷董事长知道嘛?”

冷彦:“……”

冷彦看到小妮子美眸之中的玩味,主动地将木槿圈入怀中,啄了啄女人嫣红的唇瓣,暧昧的凑近女人耳边低喃道:“你要是觉得我吃软饭了,不如我身体力行的做一些事儿,满足你,怎么样?”

“例如,我们再生个女儿……”

木槿:“……”

生个女儿,生他个大头鬼!

木槿小脸爆红的厉害,虽然自己也很想要女儿,冷彦的基因也不错,但是,问题是,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怎么可以生。

除非是休养……

依稀记得,男人这段时间一直在给自己吃药丸,美眸一暗。

该不会药丸就是休养身子的药吧。

“冷彦,你也觉得微微很可爱对不对?”

“嗯,比冷晟睿可爱多了……女儿都是疼在手心的。”

木槿:“……”

真的是亲生儿子嘛,哪有爸爸这么嫌弃自己的儿子的。

木槿暗暗为冷晟睿叫苦不迭,哑然失笑,如果冷彦以后有女儿,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模样。

不过,现在男人在夜色之中,将冷晟睿抱在怀里,动作极其柔软,就让自己恍惚了。

顿了顿,对上男人狭长的墨眸,尽是玩味,木槿才意识到自己又被冷彦哄骗了。

“谁要跟你生女儿了!”

冷彦哑然失笑,心头更加暖了厉害,主动地再度俯下身子,吻住了女人嫣红的唇瓣,静谧的月光倾洒在彼此身上,镀了一层玉光。

原本在冷彦怀里熟睡的冷晟睿,迷迷糊糊醒来,就看到两个人在亲吻的画面,伸出小手捂住了眼眸,奶声奶气的说道:“少儿不宜,但是……人家要妹妹!”

木槿:“……”

冷晟睿也真的是够了!

察觉到木槿的走神,冷彦轻咬女人嫣红的唇瓣,哑声道:“专心点。”

“唔……”

木槿还想说些什么,男人越吻越深!

------题外话------

感谢18982756992的评价票,嗷呜,求评价票,求月票!有木有很暖,哦啦啦,我就喜欢暖暖的,因为我是亲妈!重要的事儿不说三遍,用感叹号强调三次,哈哈。

推好友完结文:《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末栗:合作婚姻,互惠互助。童昔冉成功嫁入骆家,成为了竹马的堂嫂。她勾唇浅笑:不就是为了权为了财么,嫁都嫁了,岂能不向着自家老公。最后童昔冉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是步步算计,为毛最后把自己圈了进去?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