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枕上婚色之天价妻约 > 第一百零六章 一大一小都是色鬼 暖,求订

第一百零六章 一大一小都是色鬼 暖,求订

木槿被冷彦直接压在了墙壁之上索吻不断,男人的大手游走在自己的身上,果然,冷彦是要用掉剩下来的5次之一了。

面露喜色,木槿美眸柔和的惊人,主动地伸出小手勾住了男人的颈脖,送上自己的香吻。

灼热的呼吸在两个人之间火热缠绵不断。

但是很快,木槿就意识到两个人过于亲昵,现在在照顾冷晟睿的问题上开了小差,真的可以嘛?

“冷彦,我们俩这样,冷晟睿要是醒了怎么办?”

“放心,梅叔和梅婶来照顾他了……现在,你的脑海之中只能想着我,视线之中,也只能看着我。”

男人魅惑的嗓音沙哑男孩,透露着丝丝欲求。

木槿:“……”

木槿嘴角的笑意一凝,冷彦还真的是霸道总裁啊。

“唔……”

感觉到男人的大手捧住自己的脸颊,随即男人温柔至极的吻落在自己的唇瓣上,伸出大手探向男人的衬衫领口。

两个人越吻越深,火热缠绵,木槿因为上一次在冷家被男人折腾坏了,难免有些后怕,努力的放轻松自己,让自己温柔如水。

在男人营造起的浪潮之中欲罢不能……

“抱紧我!槿儿。”

“嗯。”

一声槿儿,就是最动人的呼唤,木槿当真听了冷彦的话,颤抖的伸出小手搂住了男人的颈脖。

因为情动,指甲几乎要嵌入男人的肌肤之中。

……

一场欢好,似乎是第一次,在床上,欢好之后,木槿是清醒的,但是冷彦却熟睡不已,看着男人紧蹙的眉心,木槿颤抖的伸出小手抚摸着男人的眉宇,帮男人平复着。

冷彦一宿没睡,加上今天也操劳了一整天,所以即使是铁打的,也是透支的。

可能因为在医院,冷彦有些节制,没有主动地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扯坏了,木槿迅的将身上的衣服穿在了身上,小脸绯红,向着隔壁冷晟睿的病房走去。

微微松了一口气……

距离自己和冷彦的5次交易,如今只剩下4次了,所以说,还有4次,自己就和他彻底摆脱了嘛?

嘴角勾起,之前,冷彦曾经很是认真的说剩下来的5次,让自己求他。

没想到,这一次,真的是阴差阳错,两个人情动,然后接下来的事儿,就很顺理成章了。

但是问题来了,剩下来的4次,自己要怎么办?

……

木槿刚刚走进病房,冷晟睿已经醒了,被梅婶小口小口喂着牛奶,看到木槿赶忙开心的伸出肉嘟嘟的左手手臂。

“姑姑抱……姑姑,你刚刚去哪儿了啊,我到处找你和爸爸都找不到,你和爸爸在和我捉迷藏嘛?”

木槿对上小家伙清澈的眸子,抿了抿唇,小脸爆红的厉害,虽然极力掩饰,但是还是难以掩盖小女人的娇媚嫣红,明显是被男人狠狠地疼爱过了。

冷晟睿是年纪太小,看不出什么端倪,但是梅婶和梅叔显然都是过来人了。

“木小姐,您好。”

“木小姐好……”

“梅叔,梅婶,我来吧,好久不见了。”

“木小姐,您歇着,我来喂就行了,听护士说,您一直都在这儿呢。”

“那个,木小姐,大少爷呢?”

木槿对上梅婶无比期许的眸子,不自然的避开了视线,轻声说道:“他在隔壁病房休息,那边改成了住所,梅叔,梅婶,你们晚点拿一套换洗的衣服给他吧。”

似乎刚刚主动地把冷彦胸前的衬衫也给扯坏了。

“呵呵,都为您备着呢,不光有大少爷的,还有您的……”

木槿:“……”

看着梅婶一副都懂的模样,木槿小脸再度爆红的厉害,轻咳出声,点了点头。

“好,那我先去换。”

“木小姐,大少爷为您采购了很多套你尺寸的新款洋裙呢,还有你们女孩子喜欢的衣服。”

“谢谢。”

木槿小脸微微一红,冷彦倒真的是体贴周到,从梅婶手中接过干净的洋装向着洗手间走去,对上冷晟睿一副求抱抱的表情,嫌弃的说道。

“乖乖吃东西,等我回来。”

“报告姑姑,收到命令,保证完成任务。”

木槿:“……”

梅叔和梅婶相视一笑,看着冷晟睿粉雕玉琢可爱的模样,尤其是小家伙的动作起伏比较大,赶忙说道。

“小少爷,小心您的胳膊,医生说了,不能折腾,对了,您还烧,乖乖坐着。”

“梅婶,人家只是好久都没有看到你太激动了呢,你要理解我,嘿嘿……”

梅婶听到小家伙这般话,扑哧一声笑出了声,嘴角尽是慈爱的笑意。

“理解理解,来,再吃点小点心,您啊,这两天医生说了,要吃药,吃点点心甜甜小嘴。”

“唔……”

梅婶也是看着冷晟睿长大的,知道小家伙受伤的消息是无比心疼的,如今只是希望小家伙能够顺利平平安安长大,就可以了。

不要求功名利禄,活着健康快乐就可以了……

……

有了梅叔和梅婶的到来,尤其是冷晟睿几乎是梅婶一手带大的,所以照顾得当,木槿宽心许多,在照顾孩子的问题上,可能真的是因为之前有过孩子,所以心细致了很多。

入夜,风华又赶了过来,认真的查看小家伙的低烧情况。

伤口又再度处理重新包扎……

木槿第一次看到冷晟睿狰狞的伤口,可能是因为小家伙的胳膊虽然肉嘟嘟的,其实比起正常人,真的要小很多。

但是伤口几乎是一个大大的截面。

“冷晟睿小帅哥,上药的时候会比较疼,你需要打麻药嘛?”

风华抿了抿唇,看着小家伙清澈的眼眸轻声问道。

木槿屏住呼吸,一直在小心翼翼的看着冷晟睿的伤口,听到风华这么说,黛眉蹙起,很是不安。

“风华叔叔,真的很疼嘛?很疼的话,那就打麻药吧,一定要上药嘛?可不可以把药膏贴在纱布上,然后帮他包扎伤口呢?”

木槿着急的杏眸泪雾弥漫,虽然没有哭出来,但是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冷晟睿噘着小嘴,看着木槿很是关心着急的模样,伸出没有受伤的小手拉了拉风华的衣角。

“唔,风华帅爷爷,我不想打麻药。”

“因为一点都不疼呢……嘿嘿。”

风华定神的看着小家伙无比勇敢的模样,点了点头。

“好,勇敢的小帅哥,更讨女孩子喜欢。”

“嘿嘿……”

木槿听到冷晟睿不想用麻药,蹙了蹙眉心,凝视着小家伙酷酷的模样,轻声问道:“小色鬼,上药会比较疼,你确定不用嘛?”

“唔,姑姑,你亲我一下,我就确定了。”

木槿:“……”

木槿因为小家伙孩子般的话语扑哧一声笑出了声,笑完之后,心情却是格外的凝重。

因为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

“木槿,你抱他一下,控制他的胳膊别乱动,防止上药的时候,小家伙手舞足蹈的,二次伤害。”

“好。”

木槿主动地坐在床上,将冷晟睿抱在怀里,啄吻小家伙的眉心,对于小家伙触目惊心的伤口,不忍直视。

风华抿了抿唇,虽然见惯了伤口,处理伤口也变成了习惯,但是冷晟睿如此小的年纪,如此重的伤口还是极为少见。

主动地拿起碘酒为小家伙消毒,果然看到冷晟睿咬着牙,蜷缩在木槿怀里疼得瑟瑟抖。

木槿可以轻易地感觉到小家伙身子的颤抖,神色一紧,柔声的安抚着小家伙的情绪。

“乖……”

“姑姑,我一点都不疼,真的……真的一点都不疼的!”

木槿:“……”

小家伙原本小脸就苍白的厉害,现在因为咬着牙,这牙板都在打颤,哑然失笑,啄吻小家伙的眉心,没好气的说道。

“冷晟睿,你勇敢给谁看呢,疼就说出来,大男子汉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唔,我要勇敢给姑姑看,我要告诉姑姑,我是最勇敢的人。”

木槿美眸水雾再度弥漫了几分,看着风华继续给小家伙上药的模样,关心的说道:“风华叔叔,轻一点。”

“木槿花,冷晟睿是小男子汉了,他为你挡刀的时候都不怕,现在上药,又怎么会怕呢?”

“你啊,别低估了小男子汉的战斗力……”

不愧是冷彦臭小子家里的臭小子,着实勇敢,从前冷彦就是小一辈当中比较勇敢的,尹修琛则是孩子气了许多,屁颠屁颠的跟在冷彦后面混。

最经常出现的情况就是冷彦不稀罕搭理尹修琛……

虎父无犬子,冷晟睿今天的表现也是出奇的棒,让自己赞许不已。

“嗯……”

木槿还是有些心疼的看向冷晟睿疼得额头尽是汗,小身板还颤抖不已,显然是疼得,担心小家伙把乳牙咬碎,木槿迅的拿起纱布塞在了小家伙的嘴边。

忽然有种错觉,疼在孩子身上,其实疼在自己的心里。

恐怕做母亲的人都会有这种感觉吧……

没想到,这种感觉,居然在自己身上得到了验证。

风华潋滟的蓝眸若有若无的停留在了木槿身上,嘴角若有若无的勾起,这木槿花要是知道冷晟睿是自己亲生骨肉。

恐怕原本在眼眶里打转的泪珠,现在已经哭成了泪人了。

到底是个要强的女人,木槿一般不轻易地曝露自己的情绪。

……

风华手法娴熟,很快就替冷晟睿上好了药,梅叔和梅婶不敢看小家伙的伤口,所以一直都没有进来,好不容易的换完药,冷晟睿已经沉沉的睡去。

到底是个孩子,极致的疼痛,恐慌,无助,睡一觉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风华精湛的眸子若有若无的在木槿身上停留,嘴角勾起,玩味的问道。

“彦在隔壁睡下了嘛?”

“嗯……”

木槿已经习惯性了所有人都向自己询问冷彦的情况,哑然失笑,嘟着红唇,低喃道:“风华叔叔,你有事找他嘛?如果有事的话,我可以去叫醒他。”

“不用了,他这两天实在是太辛苦了。”

“木槿,我有些话想要跟你说,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风华作为自己的长辈,主动地跟自己说这句话,教训的意味偏多,木槿简单的点了点头,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

“您请说,我会认真倾听教诲的。”

因为风华救了冷晟睿,所以木槿的用词也是相当的毕恭毕敬,让风华脸色缓和了一些,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

就在刚刚,木槿心疼冷晟睿受伤的时候,自己以为看到了最为真实的木槿,可是眨眼之间,女人已经恢复如初。

完美的伪装,找不出丝毫的瑕疵。

这个女人,永远让人觉得自己隔着薄纱在看她……

“教诲算不上,只是想要请问一下,你和彦到底是什么关系。”

“同床共枕的关系……”

木槿如实相告,成功的看到风华上扬勾起的唇角,顿了顿,继续说道。

“但是,也只是同床共枕的关系,除此之外,我们俩没有多余的关系了,唔,勉强还算得上生意伙伴吧。”

风华:“……”

同床共枕的关系,但是也只是同床共枕的关系,木槿的这个回答,还真的是微妙,倒是把自己难倒了。

风华潋滟的蓝眸停留在女人清丽逼人的小脸上,神色自若。

“木槿花,你的语文水平真好。”

“是啊,当初可是我们年级里最好的数学老师教的……”

风华:“……”

女人半是玩味,半是认真,风华嘴角勾起,伸出大手拍了拍女人纤弱的肩膀,率先败下了阵。

“木槿,对冷彦好一点……你对于他是特别的……”

木槿:“……”

木槿美眸微微一闪,对上风华认真的眸子,小手紧握成拳,意识有一瞬间恍惚,如果说自己对于他是特别的。

那么五年前,冷晟睿的生母呢?

嘴角微微上扬,所有的男人都说自己的女人是特别的,殊不知,是最不负责任的表现之一,所谓特别,是唯一的存在。

自己对于冷彦,绝对不是那唯一的存在……

其实,女人想要的,真的不是特别的,而是唯一的,一生一世一双人。

……

一连7天,木槿都留在医院里照顾冷晟睿,公事也都是孟香香主动地拿到医院来处理。

病房内:

木槿细心的为小家伙削苹果,对上小家伙愉悦的眉眼,心情也不自觉的变得舒畅了许多,孟香香则是站在一旁,将主要事项报告给木槿。

“木总,美帝后天的年会已经彩排过一遍了,邀请了j市的名流,唔,还给顾青也了呢,嘿嘿,都是江特助一手操办的,江特助吩咐过,让我别告诉你的。”

“这段时间,江特助都忙到了大半夜,冷氏和美帝的事儿加在一块儿,真的够他忙的了。”

木槿:“……”

木槿削苹果的动作一滞,不邀功,这一点很像是江离然会做的事儿。

但是顾青也在邀请范围之内着实让木槿头疼,当初自己只是说了j市的名流,虽然顾青也是名流之一,木槿不知道怎么的,就是非常不待见她。

可能是嫉妒吧,因为这个女人,很有可能以后就是冷晟睿的后妈了,要和冷晟睿朝夕相处了。

“嗯,后天对嘛?到时候提前派车来接我,对了,礼服随意准备吧,我都可以的……”

“木总,我之前帮您准备了礼服,但是江特助觉得您最近瘦了,所以又重新准备了一套,真的很漂亮,您一定会喜欢的!”

木槿看着孟香香上扬的唇角,哑然失笑,点了点头。

“嗯……”

不愧是自己的离然哥哥,不光做事低调,而且还很细心,居然可以细致的观察到自己是不是瘦了。

是啊,整天陪着蛇精病的冷彦和冷晟睿父子,自己也是挺不容易的。

“还有,木总,关于木莱恩的身体状况,还有木雅静入狱的事儿,并没有对美帝的股票造成影响,美帝现在资金回笼,已经可以定期预存还款。”

“好……”

木槿美眸闪过一丝暗光,美帝看似蒸蒸日上,其实已经是空架子了,靠的就是冷枭沉的5o亿资金链支撑。

但是未来的某一天,钱迟早会还完的。

所以,一旦抽离资金链,自己就得寻找新的资金链,或者是美帝自身可以产生资金周转了。

“对了,木总,这个是给冷总的邀请函,因为冷总一直都在医院里照顾小少爷,所以我们的人送去冷氏,一直都没有收到回应的。”

木槿:“……”

木槿蹙了蹙眉心,看着孟香香递给自己的邀请函,有些烫手,虽然自己和冷彦最近的关系缓和一些。

但是邀请他,也不是个事儿。

毕竟,自己还是有些不待见他的……

……

躺在病床上的冷晟睿一只眼巴巴的看着木槿手中正在削的苹果,咽了咽口水,弱弱的说道:“姑姑,那可以邀请我嘛?我也想去呢。”

“小姑说了,长得帅的,就应该多出去走动走动,告诉其他人,这个世界有多美好。”

木槿:“……”

木槿听着小家伙这般自吹自擂的模样,果然,冷静真的是给小家伙增添了许多盲目的自信心。

“嗯,冷晟睿,你看你拖着一个受伤的胳膊,在人前蹦跶蹦跶的,要是再受伤怎么办?”

话虽然是这么说,虽然冷晟睿的胳膊还是行动不便,但是基本的走路,参加宴会还是可以的。

不知道怎么的,木槿就是不喜欢冷晟睿参加宴会的时候和顾青见面。

一想到顾青以后要真的和冷晟睿扯上点什么关系,木槿就浑身不舒服。

冷晟睿被华丽丽的嫌弃了,怎么好像自己是残疾人一样呢,可怜巴巴的伸出没受伤的小手拉住木槿的小手。

“姑姑,那我受伤了,你就更不用担心了啊,其他女孩子就不会骚扰我,嘿嘿,我就永远是姑姑一个人了。”

木槿:“……”

木槿看着小家伙欢呼雀跃的模样,扑哧一声笑出了声,看着孟香香也笑得不行的模样,伸出从孟香香手中接过邀请函,郑重其事的说道。

“冷晟睿先生,你愿意参加美帝的年会嘛?”

“唔……”

冷晟睿美滋滋的从木槿手中接过年会邀请函,虽然上面的字还认识的不全面,包括英文也是,但是却笑得合不拢嘴的抱在怀里。

木槿迅的削完苹果分成了2份,一份切成一块一块儿的喂给冷晟睿吃,另外一份则是直接给了孟香香。

孟香香大惊失色,怎么能劳烦木总亲自为自己削平果呢。

“木总,我来吧……您削好的,您吃吧。”

“没事,我现在不是很口渴,你吃吧……我继续削。”

“是……”

木槿重新拿出干净的碗,继续削平果,就听到冷晟睿在自己身边咋咋呼呼,心情极其愉悦不已。

孟香香顺利的将工作汇报结束,就看到冷彦颀长的身子站在门口,俊美的容颜,高挺的鼻梁与薄薄的嘴唇,完完全全的巧夺天工恰到好处,眸色一喜,看着木槿还在继续削着平果,赶忙说道。

“冷总,木总在削平果呢,很甜,您要不要吃一个。”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冷总和木总最近关系好了许多,可能两个人的身边一直都有一个冷晟睿,所以关系缓和了很多。

毕竟,就是大人们再闹着别扭,孩子也是无辜的。

冷彦深邃的墨眸闪过一丝流光,对上木槿清澈的美眸,点了点头。

“好。”

木槿:“……”

多事!

木槿嫌弃的看了一眼孟香香,看着冷彦颀长的身子气势非凡向着自己走来,迫于无奈,只能主动地将手中的苹果递了过去。

“是很甜的,你尝尝。”

“嗯。”

冷彦伸出大手从女人手中接过苹果,看着女人白皙如玉的小脸,未施粉黛,在医院照顾冷晟睿这几天,木槿一直都是素面朝天,经常主动地为冷晟睿亲自做饭,熬粥。

大手触碰女人小手嫩白的雪肌,像是点燃了电流一般,让冷彦极其躁动不已。

木槿则是迅的缩回了小手,其实这个苹果真的打算削给自己吃的。

现在只能再削一个了……

混蛋!

“姑姑,你削的苹果真好吃,比梅婶和奶奶削的还好吃,这个是为什么呢?”

“冷晟睿,这个是因为我买的好。”

冷彦没好气的伸出大手捏了捏小家伙肉嘟嘟的小脸,养了好几天,小家伙气色好了许多。

“唔,不管,我才不管是不是爸爸买的好,就是姑姑削的好……”

“嗯,有眼光。”

木槿伸出小手揉了揉小家伙的丝,孟香香看着一家三口温馨十足,赶忙说道:“木总,冷总,小少爷,我先去公司了。”

“嗯,去吧……”

木槿报以微笑,柔声说道:“这些天,公司就麻烦你了,等到冷晟睿情况更好一点,拆了线,我就回公司了。”

“是,木总。”

孟香香赶忙走出病房,将空间留给木槿和冷彦,冷晟睿。

走出病房,就看到江离然独自站在病房门口,高大的身形格外的落寞。

“江特助……嘿嘿,你来了,怎么没进去呢?”

“嗯,小少爷情况怎么样?”

“挺好的,气色挺不错的,唔,活蹦乱跳,太可爱了。”

“那就好……”

江离然微微松了一口气,主动开口说道:“我还有事,就不进去了,先回去了。”

有的时候,相濡以沫,倒不如相忘于江湖。

而且,默默守候,知道她过得极好,对于自己而言,就够了……

“唔,好吧,你慢走,江特助,这些天,你辛苦了。”

“嗯,举手之劳。”

孟香香看着江离然离开的背影,眸色若有所思,感觉到男人的背影很是落寞,江特助对木总很关心呢。

……

孟香香走后,冷晟睿吃着苹果吃着满嘴都是,身上都是果汁,粘粘的,木槿心底尽是嫌弃,拿出湿巾将小家伙的嘴角擦拭干净。

但是还是黏糊糊的厉害……

“姑姑,你陪我去洗澡好不好?”

“不好……找他。”

木槿伸出小手指了指冷彦,暗示意味相当明显。

冷彦:“……”

“不嘛,姑姑,人家生病了,我不要爸爸带我去洗澡,姑姑带人家去好不好?”

木槿狭长的美眸微微眯起,小家伙还真的是色胆包天,让自己心底尽是嫌弃啊。

小家伙还真的是聪明,知道自己一直愧疚他受伤,就在自己面前装可怜。

“不好。”

“姑姑,求求你了嘛,你如果不陪我洗澡,我就要玩水了。”

木槿:“……”

木槿嘴角的笑意一凝,伸出小手抱住冷晟睿,没好气的训斥道:“好吧,我抱你去洗澡。”

“欧耶……”

木槿抱着冷晟睿向着浴室走去,还没有走到浴室,却看到小家伙伸出肉嘟嘟小手拉住了冷彦。

“爸爸,我不嫌弃你了,你和姑姑一块儿帮我洗吧。”

冷彦:“……”

冷彦对上小家伙清澈的水眸,舍不得拒绝,轻声说道:“嗯。”

木槿嫌弃的看向冷晟睿,果然,这生病的冷晟睿实在是太傲娇了。

木槿忽然明白,冷彦为什么要主动的答应进来为冷晟睿洗澡了,因为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男孩子实在是太顽皮了。

木槿小心翼翼的握住冷晟睿受伤的胳膊,冷彦帮小家伙清洗身子,小家伙白花花的小身子,可爱十足。

“嘿嘿,姑姑,我要玩水……”

“冷晟睿,你老实一点。”

“嘿嘿……人家要抹沐浴乳。”

木槿:“……”

木槿心底狠狠地嫌弃了冷晟睿,但是还是在手心里抹了沐浴乳,小心翼翼的涂抹在小家伙的身上,木槿心底闪过一丝异样。

“姑姑,我皮肤是不是很嫩滑?”

“嗯,去卖吧,一定很值钱。”

木槿心底无比嫌弃,没好气的说道:“冷晟睿,你别玩水,给我坐好了,否则,你信不信我揍你。”

“姑姑,人家受伤了,不能挨揍的。”

木槿:“……”

木槿因为冷晟睿的老套路再度黑了脸,变来变去还是只有这一个法子,但是却把自己治得死死得。

木槿无奈的勾起唇角,清冷的视线扫向冷彦,没好气的说道:“冷总,你看你教的好儿子。”

清澈的视线,漫不经心的看向冷彦,却意外的被男人深邃的视线吸引,全然没有感觉,刚刚冷彦从头到尾一直在深切的凝视着自己。

举手投足的慵懒和妖孽气息,显而易见。

“嗯,我检讨。”

木槿:“……”

男人态度极好,自己似乎也没有了生气的源头了,木槿迅的拿起蓬头,没好气的说道:“冷彦,小心他的胳膊,我帮他把身上的泡沫冲洗干净。”

“好……”

木槿轻柔的为冷晟睿冲洗身上的泡沫,可是浴缸里的小家伙却坏坏的将浴缸里的水泼向自己和冷彦。

木槿无奈的勾起唇角,胡乱的将小家伙擦干身子,抱在怀里丢到了大床之上,身上的衬衫已经完全湿透了。

里面内衬的黑色蕾丝胸衣,显而易见。

冷晟睿好奇的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指向木槿胸口的位置。

“姑姑,你里面为什么多穿了一件衣服啊?我里面什么都不穿的。”

木槿:“……”

木槿净白的小脸染上一丝红晕,冷晟睿能问出这个问题,还真的是极品啊。

嫌弃的看向冷彦,赫然现冷彦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饶有兴趣的盯着自己胸口的位置看个不停。

毕竟这款胸衣,几天前,自己爱不释手的从她的身上亲自脱下过。

冷彦喉结滚动了几分,深邃的墨眸深谙如海,幽深慑人,暗示意味已然是相当明显了。

“我……我比较冷,所以我要多穿一件。”

木槿胡乱的找了一个理由,拿起一旁的毛毯披在了小家伙的身上,因为病服都有药水味,所以一直以来,自己都是找居家服穿在了他的身上。

冷彦俊脸微微一红,听着木槿蹩脚的借口,越听越觉得动人,唇角的笑意越的浓了几分。

“唔,原来是保暖啊。”

冷晟睿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木槿小脸再度爆红的厉害,给小家伙灌输了错误的理念,有点莫名的犯罪感。

“嗯,来穿衣服……”

说完,木槿拿出一个卡通睡衣准备套在小家伙的脖子上,却看到小家伙煞有其事的伸出小手推开木槿,奶声奶气的说道。

“姑姑,我是小孩子呢,很怕冷,我也要穿姑姑的衣服……嘿嘿,我也要先穿那个,再穿这个。”

冷晟睿不知道胸衣具体的名字是什么,只能用那个来指代,尤其是小家伙懵懂的眸子,说着这个,那个的模样,木槿真的哭笑不得。

“你不能穿……等到你长大了,我就给你买。”

到时候送给冷晟睿的媳妇穿……

“不嘛,我现在就要穿,姑姑,人家好冷好冷的……”

木槿:“……”

木槿嘴角的笑意一凝,半天也憋不出一句话来,因为小家伙的墨眸清澈的宛如水晶石一样,人小鬼大,虽然情商很高,但是智商也就这样。

居然连胸衣都不知道……

冷彦薄唇勾起,看着木槿身上的白色衬衫已经被完全淋湿,应该要换下来。

“冷晟睿,你真的那么想要嘛?”

“唔……爸爸,我要的……”

只要是姑姑的东西,人家真的都想要呢。

木槿狐疑的看向冷彦,对上男人眼眸之中精光和眸底的炙热,心漏跳了半拍,整个人被男人顺势搂入怀中,就听到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那个东西是胸衣,一般而言,男人是不穿的,只有女人会穿,男人最需要掌握的技巧,就是如何将它快的脱下来,单手。”

木槿:“……”

冷晟睿一脸崇拜的看向冷彦,爸爸真的是什么都知道呢,棒棒的。

木槿则是不可置信的看向冷彦,伸出小手掐了掐男人的腰身,小声的嘀咕道:“冷彦,你在做什么啊?你知不知道,冷晟睿现在才5岁,你这么早就教他脱女孩子内衣,长大了之后还得了?”

木槿的声音很低,看向男人邪狞的嘴角,心漏跳了半拍,只感觉到自己被男人迅的抱在怀里,然后冷彦从自己的衬衫下方探去,迅的大手解开暗扣,然后,就看到男人飞快的将自己挡在怀里,褪去衬衫,随着冷彦主动地抱住自己,将他身上的t恤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冷彦动作之快,木槿刚意识到自己的胸衣被男人解开,随即而来的是自己身上湿漉漉的白衬衫被扯下,然后男人的衬衫就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关键是,冷彦修长的手指上还挑着自己的胸衣,果然。

禽兽啊……

知道怎么样解女人的胸衣最快。

看着男人精壮的胸膛,妖孽十足,散着野性之美,木槿的小脸爆红的厉害,嗅着自己身上男人t恤的味道,好闻的一塌糊涂。

“欧耶,爸爸好棒啊……爸爸,虽然男人不会穿,可是我现在还是小朋友,你快帮我穿上。”

冷晟睿激动地手舞足蹈的,成功的让木槿黑了脸,没好气的说道:“冷晟睿,你不是说你是小小男子汉嘛,什么时候又变成小朋友了。”

“唔……姑姑,人都是会变的……”

木槿:“……”

木槿彻底羞红了小脸,被男人搂在怀里,成功的听到男人胸膛间的轻笑声。

冷彦薄唇勾起,看着冷晟睿作势要从自己的大手之中抢夺胸衣,一记狠光瞪了过去。

“乖乖坐好。”

“唔……”

“帮他穿衣服。”

“嗯。”

木槿的小脸已经完全的红成红苹果一般,诱人无比,看着男人修长的手指勾住自己的内衣,顺带将地上湿漉漉的白衬衫捡起,放在一侧,小脸爆红的厉害,冷彦的t恤很大,可以给自己当成睡裙了。

没好气的拿起床上的卡通睡衣,对着不嫌事多的冷晟睿说道:“现在给我乖乖穿衣服……”

“唔……”

“姑姑,那你现在不穿胸衣,你冷嘛?”

木槿:“……”

木槿小脸再度绯红的厉害,果然,这个世界上最引人犯罪的,就是小家伙清澈的眼眸,尽是坦诚,让自己招架不住。

“不冷。”

“嘿嘿,那姑姑,你以后都别穿了好不好,我们俩就是一样的了,不然我和爸爸都不穿,你一个人穿,多另类啊。”

木槿:“……”

木槿已经小脸红得不能再红了,整个人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反倒是冷彦薄唇勾起,贴着女人白皙如玉的耳垂,低喃道:“刚好,我也喜欢你不穿的时候。”

木槿:“……”

靠之,一大一小,都是色鬼!

这日子,简直是没办法过下去了。

“冷晟睿,你别以为你现在有伤就可以为非作歹了,等你伤好了,看我不虐惨你。”

“唔,姑姑凶凶,爸爸,人家好怕怕,抱抱。”

“嗯……”

冷彦看着一大一小,眉宇之间的相似,尤其是冷晟睿撅嘴的小动作,像极了木槿。

木槿看着冷晟睿十足是受了气的小媳妇靠在冷彦的怀里,彻底黑了脸,真的是太百变了。

一大一小,不仅是色鬼,还是混蛋……

冷晟睿看着木槿生气恼怒的模样,更加的笑得合不拢嘴了,唔,生病真好,有爸爸,还有姑姑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呢,暖暖的,好幸福呢。

希望可以一直都生病下去,这样就可以一直幸福下去了……

……

冷晟睿玩累了,就睡下了,木槿原本想要上前帮忙,但是冷彦这段时间进步神,已经做得很好了。

美眸一淡,看着男人*上身,拿起衬衫披在了男人的身上,顺带将邀请函交给了冷彦。

“冷总,这个是三天后美帝年会的邀请函,您有空的话,可以带冷晟睿一块儿去……正好……正好顾家小姐顾青也会参加。”

冷彦听到木槿口中的顾青两个字,原本带笑的嘴角冷凝成冰,狭长的墨眸眯起。

“嗯?”

------题外话------

嗷呜,暖吧,腻歪吧,嗷呜,下一章貌似到了情敌对垒了,啧啧啧,木槿花分分钟秒了白莲花。

说好的小剧场来鸟:嗷呜,以后会少打广告的,么么哒,但是基友文都很好看,乃们要记得去看,哈哈哈

关于胸衣的问题:

亲妈:“木槿花,乃为什么穿胸衣呢?”

木槿:“因为我有,他们没有……”

冷彦:“嗯,她有就好……”

“咳咳,冷总啊,乃考虑咱小色宝的感受了嘛?”

“唔,我努力,让未来的小包子可以吃得更饱一点,现在看着,还是没有多少料。”

木槿花:“……”

“姑姑,你别拿刀,有话和爸爸好好说,嗷呜,别误伤我,算了算了,我帮你拉住爸爸,姑姑,你捅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