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贵女多娇 > 第247章 大结局倒计时15

第247章 大结局倒计时15

随着梅九的死亡,很多事情逐渐的就浮出了水面,好像一夜之间,什么都更加好查了几分。只是说是好查,又并非全然,因为梅九的大笔财产,依旧没有找到,梅九号称北齐首富,可是他却已经在不经意间将所有的财产都专卖了出去。当然,也不能说是所有,只是梅九现有的,已经很少,与一般的富商无疑,根本就算不得什么首富。这样的情况让人十分的怀疑。

齐王没有死,他一度生命垂危之后终于被救了回来,可是他失血过多又时间太久,终究伤了身子,虽然现在被救活,但是很多后遗症都是不可避免的,他不能太过劳累,更是需要常年的休养吃药才能维持住现有的状况。

仔细想想,不过是短短数月的时间,皇族萧家的孩子,竟是没有一个人是完好的。长公主死了,慕王荣王他们都中了剧毒,很难治好,便是不管用药,也没有办法阻挡身子慢慢的衰败下去;除却他们,齐王身子孱弱,怕是一辈子都难好,而陆王也中了剑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外头谣言四起,但是总归是找到了凶手,大家不明白,一个首富,为何要做这样的事情,这样想来,便是又有人联想到了当年梅九父亲的病逝,将此事怀疑了起来。

也不怪大家如此怀疑,只是坊间已经隐隐有些传言,说是皇上当年国库吃紧,想要梅家将家产捐出,结果梅家并不乐意,因此皇上授意了谢丞相杀害了梅九的父亲,正是因此,梅九才会如此复仇,谢家被杀,皇家的几个王爷也都悉数没有被放过。至于陆王妃的父母,有人言道,那是因为当初梅九看中了陆王妃楚和铃,但是楚其夫妇拒绝了梅九,所以梅九才这般报复。甚至还有人说,林家的倒台也有梅九的手笔在其中,因为梅九真心爱的,是曾经与他有婚约的表妹林颖芝,而林家为了贪慕更大的荣华擅自悔婚。

有人说梅九心狠手辣,也有人说,一切都是命。

昨日因,今日果

和铃听到这些,只心中说不出的滋味儿。

倒是来看望和铃的李梦劝道:“我知道你难受,只是一切都过去了。现在梅九已经死了,听别人说那些,又有什么用呢。”

和铃自然是知晓的,她摇头笑言:“我没事儿,只是这许多事情,终究是以讹传讹罢了。”

李梦点头,不过也说出自己的观点:“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这传言太过来势汹汹,竟是让我觉得好像是有人故意散布一般。”

和铃没有说话,可不就是故意散布,这谣言一出,和铃就知道是梅九的手笔了,梅九临死之前,真是为陆寒做了太多。

他让一切都看起来合理化,让陆寒即便是继承大统也不会有任何可以被质疑的地方,甚至为他自己都找好了一个理由,不管这个理由好不好听,好不好看,值不值得相信,结果就已经是这般,大家更乐意相信已经发生的事情,而不是去看那个原因如何。

“不过这个谣言还真是蛮针对圣上的。”李梦低语。

和铃沉思了一下,言道:“一切终究是会有一个结果。”

李梦不知道和铃这句话是个什么意思,但是她知晓,有些事情,和铃必然比她知道的更多,她不知道才是更好。知道的多了,也是不安全。想到这里,倒是不提这一茬儿,只是言道:“谢悠云死了,和玉好像这次才真的心死。”

和玉之前便是被楚老将军关了起来,任谁都想不到,她之前的时候便是将自己所有的私房钱都给了谢悠云,而听说谢悠云死了,她仿佛也是心思了,言称这一辈子,再也不想嫁人了,只想好好的留在楚家照顾她的母亲。

“我以前一直都很嫉妒和玉。”李梦突然开口。

和铃迟疑的看向了李梦,竟是没想到是这般的,许是和铃太过惊讶,李梦倒是笑了起来,她认真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之前的时候十分的嫉妒和枚和玉,觉得她们过得真的是娇女的生活,倒是我自己,我自己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呢,只是让人觉得可笑罢了。我所有的高傲其实也不过是我自卑的伪装。”

和铃沉默,没有说话。

李梦继续道:“可是自从杀了李显,一切就不同了,我感觉自己一下子就解脱了,也许有人会说,到底是从小一起长大,作甚要那般的憎恨他。可是你知道吗?那个我以为的亲哥哥隔山差五的就想占我的便宜。与自己母亲暗暗的揣摩将我送给老头子做妾,我是江南李氏的嫡出小姐,结果呢?我得到了什么,我虽然没有被李家除名,但是李家早就怀疑我的血统了。而这一切都是我娘为我造成的,我哪里能有一丝怨言呢!虽然大夫人为人有些歹毒,但是对几个儿女,她真是付出了许多心血,对他们更是好的不能更好,所以我好羡慕她们,而同时,又有浓浓的嫉妒。”

李梦说到这里,有些激动,她咬唇,“可是现在看着和玉这个样子,我竟是没有一丝羡慕了。我知道这种看她落魄便是满意的心情十分的龌蹉不好,但是我内心阴暗的一处却不断的这样告诉我,你说,我是不是很可恶?”

和铃摇头,她认真:“有这样的感情也是很正常的,其实嫉妒的心情,你又怎么知道我没有呢!我也有,只是有又怎么样呢,我毕竟不是她,而且,我相信我们未必就比她差,人啊,有时候得到的和失去的似乎都是成正比的,每人都有自己的苦楚。生活就是这样,你看我好,我看你好,我有多惨,总归不会告诉你,只会沉默罢了,你说对么?也许你羡慕她的时候,她也羡慕你,羡慕你的一切,这样想,又觉得自己想的那些其实也挺没趣的。”

李梦想了想,点头,她缓缓道:“你说的对。和铃,有人和你说过吗?你真的很会安慰别人,我发现,自己每次自己状态不好的时候与你言道一下,都会觉得很舒服

。”

和铃笑眯眯:“其实我不会安慰人的,我只是说出了实话。而且,你哪里需要我安慰啊,我最是清楚你是一个什么人的。”

李梦笑了起来,“是么?”

和铃颔首:“对呀!”说笑够了,和铃停顿一会儿言道:“楚府现在状况怎么样?我这段日子没有时间回去,而且我总是回去也是不好的。”

李梦是懂得的,这个时候这样乱,陆王爷又受伤了,她自然是没有多余的精力。

正说着呢,就听巧月过来禀道:“王妃,崔玉公子回来了他说想要见王爷。”

和铃翻白眼,“他又干嘛啊,不准见。”嘟嘴起身,之后回头与李梦言道:“你先坐一会儿,我过去看一看情况。”

和铃很快出门,崔玉苦笑着一张脸,“见过王妃。”

和铃站在厅廊之下,板着小脸儿,“你又要见他干嘛。”

崔玉:“王妃,这总不能让属下在院子里这样说话吧?这……不方便啊。”

和铃似乎是不太甘愿的样子,其实现在她做出这般姿态,全然都是给皇上看的,来到书房,她问道:“怎么了?”

崔玉言道:“皇上差人在西峡山寻找了七日,到现在还是没有任何结果,人已经收回来了。西峡山的峡谷之下,是湍急的河流,不远处过去就是被成为去无回的风河渡口。基本上,已经可以确认梅九的死亡了。”

和铃沉默一下,颔首言道,“这个,其实早就能想到了,现在找人,不过是为了确保万一罢了。”

“南诏那边传来消息,说是闵一凡已经几日没有现身了,对于这一点,我有些担心,因此过来与王妃说一声,我总觉得,似乎有些不安。”崔玉一直也都盯着闵一凡那边,虽然程枫死了闵一凡那边就不该担心太多,但是崔玉觉得,闵一凡不是一般人,难保有一天会想到什么,再次来北齐探查。

别人尚且可能不会只为了这样一点事儿就这样做,但是闵一凡不是别人。

和铃冷笑:“这个人只会给人添麻烦,我就发现,只要有他出现,似乎就没有个好。我会增加府中的戒备的。”

崔玉抿了抿嘴,没说话,他想了下,言道:“王妃小心。”

和铃点头:“我知道。”

即便是对自己的装扮比较放心,她也不会莽撞的,不管什么时候,莽撞都是会招来杀身之祸的。

傍晚的时候送走李梦,和铃与陆寒说了今日的情况,这几日陆寒这样休养,倒是好的也快,只是饶是如此,和铃却不肯让他活动的太厉害。

按照徐先生的说法,陆寒的母亲怀孕的身体并不很好又是思虑过多,因此陆寒的身体底子很是一般,如若不是长公主在他幼时照顾的好,陆寒现在怕是也不会比梅九强多少。

想到如此,和铃倒是不知道该是如何说,其实所有人之中,陆寒心肠最好的,而所有人又都是他的亲人,可是和铃不是,纵然梅九在可怜,她也不可能忘记梅九杀害她父母的事情。

她永远都忘不掉,这一世,他们并没有真的杀她,她纵然受前世影响,但是却不会将前世与今生混为一谈。

可是她又潜意识的觉得,她能够重来一回,是与梅九有关系的。她能够重新来一次,梅九有没有这个机会呢!

隐隐之中,和铃猜到,前世的时候或许梅九就是喜欢她的,也正是因为那般,木易才会救了自己

木易与梅九,他们是一伙的。

想到这里,和铃推开房门,陆寒正倚在窗边看书,整个人清隽宁静,和铃就那样靠在门口,看他微笑:“你有没有想我?”

陆寒挑眉,微笑道:“小娘子当真是大胆,竟是如此就敢调戏与我,这样似乎不太妥当吧?”

和铃嘟唇笑,“难道不应该吗?”

陆寒笑了起来,他认真:“应该!太应该了。”

和铃失笑,她脱了鞋子坐上了床,抱着膝盖看陆寒,陆寒直接和铃有话与他说,他静静的等待。

和铃咬唇,许久,想了一下言道:“陆寒,你相信命么?你出事那天,我突然就心绞痛了。”

陆寒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虽然和铃没说,但是徐先生已经与他说过了,他想,这便是说明他们夫妻心有灵犀。

“我知道。”握住了和铃的小手儿,陆寒言道:“我不会出事的,你不要怕。”

和铃摇头,她摇头之后苦笑,那笑容十分的凄凉,竟是让陆寒莫名的生出了一股子不安。

陆寒不知和铃到底怎么了,这个时候竟是让他想到了两人的第二次相见,在佛寺那次相见,那时的和铃也给他这样奇怪的感觉,虽然她没有多少哀伤,但是却让人觉得怪异。

和铃盯着陆寒的眼,许久,认真言道:“你知道吗?我们的命运是紧紧的联系在一起的,如若你死了,我就会死;同样的,我死了,你也会死。你出事,我是能感受到的。”

陆寒并不觉得这是和铃的情话,他太了解和铃了,和铃这样认真的言道,必然是真的,只是……这又怎么可能呢!

他认真:“为什么。”

和铃淡淡的笑:“也许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告诉你一个很奇怪也很让人料想不到的故事。”

陆寒沉默的等着,和铃并没有说那是自己,只是缓缓的将前世自己的经历娓娓道来,将一切讲述清楚,她看陆寒震惊的样子,补充道:“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多了一次重新生活的机会。她把每一日都当成最后一日生活,只求生活的快活。后来,她嫁了人,只是这个时候,她做了噩梦,就在她相公出事的哪天,她做了一个梦,原来她能重来一次,是因为有一个人为她改了命格,那人用自己的命续了她的命,可是她的命格极阴,那个人又将她的命与一个人绑在了一起,这个人,便是她的相公。虽然她不知道这件事儿到底是做不做的准,但是,她相公出事中剑的时候,她却是心绞痛的昏了过去。”

陆寒这个时候已经恢复了正常,其实接受楚和铃是重新活过一次一点都没有那么难,因为她真的太怪异,随着她成为自己的妻子,陆寒便是不多想这些,真是开始的时候,他其实是很怀疑楚和铃的。

怪不得,怪不得那个时候是那样的!她对每个人的态度是那样怪,她知道那么多秘辛,原来……这些都是她经历过的。

“那么为什么现在要告诉我呢,这样大的秘密,不是该一辈子都被你藏在内心的最深处吗?你就不怕我将你当成妖怪?”

和铃若有似无的笑:“你忘了我刚才的话么?我说过,我们是一条命。”

陆寒捏了捏和铃的脸蛋儿:“真是一个心机深沉的小丫头,如若不是我们两个人一条命,你断然是不敢告诉我的吧?”

和铃嘟囔:“我又不是真的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