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第148章 1110

陆寒也没有想到,皇上会为他们赐婚,按理说,皇上是怎么都不可能看得上楚和铃的,不管是从哪方面,来看都是一样,在他心里小铃铛是千好万好,但是对别人来说就不一定了。特别是皇上,如若皇上认定了楚和铃身体不好,是怎么都不会选择楚和铃,但是皇上却偏是真的下了圣旨。

正是因此,陆寒一下子就就将这次的行刺与皇上扯上了关系,但是他现在却不能与和铃言道更多。两人又是说了几句话,陆寒很快便是离开楚家,这个时候他倒是不会去问皇上,但是有个人,想来是可以给他答案的。

陆寒回到肃诚侯府,便是去见自己的父亲,而这个时候,荣华长公主已经归来,独自坐在一边儿,生着闷气,听陆寒求见,知晓该来的总是会来。

陆寒进门就见父母都在,含笑言道:“爹娘怎么都在。”

长公主翻个白眼,言道:“你倒是会装,你来这边儿,不就是料定我们都在的么?跟我还耍心眼。”

陆寒摇头笑:“我哪里敢。”连忙凑过去为她捶腿。

长公主见陆寒这般,叹息一声言道:“杀手不是你外祖父,也不是我派出去的。”

陆寒立时就发现了这话里的一些破绽,立时言道:“但是你们知道是什么人做的。”陆寒蹙眉:“外祖父这是为什么?”

长公主寻思了一下,言道:“你外祖父其实也是为了你好,他只是想看一看,那个女孩子有多少能力。你知道的,他一直都想把这天下间最好的东西给你。即便是你并不需要,但是他却想要这样做。我想,你能体会一个长辈的心情吧?说起来,我也觉得不舒服,但是他年纪大了,而且,他的出发点是为你好。”

陆寒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十分的淡然,但是垂下的眼神却闪过许多的难堪,他平定心绪言道:“我不需要一个万能的娘子。今日是楚和铃运气好,如若她被人杀了呢?我知道在外祖父眼里,许多人的性命不算什么,但是就算是不算什么,也要考虑一下别人的心情。你不重要的人,也许是别人不能放弃的存在。这世上最不妥当的便是用他人的性命来做试探。”

长公主认真:“你在这个房里说过就算了,往后,母亲不希望你出去言道一句。”

陆寒若有似无的笑,点头:“是啊,我怎么可能出去说呢!”

一时间,屋内沉默下来。

半响,肃诚候言道:“我们一家人过得好就成,你们这是干什么,开批判大会么?别放在心上。万幸,楚小姐没事儿,而皇上也因为自己的试探而认可了她,这样就很好不是吗?寒沐,虽然有些人做事儿真是让我们一丁点也看不上,但是我们未必就一定要认为别人的决定难受啊。我们利用别人的决定达成自己想要的结果,不是很好吗?”肃诚候微笑起来。

陆寒想了想,点头:“父亲说的有理。”

“你都看上人家楚和铃了,现在情况往大家都欢喜的方向发展,就不要想太多了。现在为今之计是赶紧找到凶手,然后绳之以法。既然皇上想要你除掉杀手楼,那么你就做好了,你要知道,有时候顺着别人的意做一些事儿。虽然看起来是着了别人的道。但是谁又能说谁利用谁呢!”

肃诚候笑着言道,说完了,将茶杯递给陆寒:“试试今年的新茶。”

陆寒若有所思。

“杀手楼这种东西,就不该存在。”肃诚候淡然的笑,但是陆寒却是了然,他颔首:“我知道了。”

翌日,陆寒便是在朝堂之上请求围剿杀手楼,而皇上几乎没有什么迟疑的就同意了。看皇上同意的这样痛快,嘴角还隐隐有着笑意,大家便是明白皇上是个什么样的意思,皇上看不上这个地方了。就跟江南水匪一样,皇上觉得你无事儿,你便是可以存在,如若觉得你不能存在,那么就必须立刻消失。不管是什么样的缘由,都必须如此。

而皇上竟然让蒙将军麾下的人协助陆寒,这更是说明了皇上的心思,蒙将军是皇上的嫡系。几个握有兵权的将军之中,皇上是最信任蒙将军的。

其实谁也没想到,就在陆寒在朝堂上说的那一瞬间,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现在这样,无非是要看看,究竟是谁会通风报信,而这些,都是皇上的意思。想到凌晨之时进宫求见皇上的事情,陆寒只觉得心里发冷,有些人,真是天生的帝王。

不过陆寒倒是也没放在心里,他爹说的对,只要达到自己的意愿,就算是顺从了别人的意愿又如何呢,结果才重要。

如若有谁通风报信,皇上那边自然会盯好,陆寒迅速的带人离开……

…………………………………………………………………………………………

和铃在府里静静的养伤,李梦过来看她,和铃见李梦到了,微笑言道:“多谢表姐救我。”

李梦摇头,“当不得你这句谢,其实我也没有帮上什么。”

和铃认真:“如若不是你通知了陆寒,我怕是也不会获救。自然要多谢表姐的。”

李梦坐下,看她的伤口言道:“别说这些了,你感觉怎么样?我看你胳膊划伤了。听说你中了毒。”

和铃颔首,“是呀,中了毒,不过没事儿了,治疗的及时总归是无事的。”

李梦笑了起来,缓缓言道:“我听说几十个杀手,万分凶险,能没事儿总归是极好。不过听说楚云也伤了,他,不要紧吧?”

和铃摇头:“没事儿,不过楚云也受了伤,需要休养一段时间的。”和铃垂下眼睑,知晓李梦为何问起这个,她含笑言道:“表姐,你回来晚了,没人说你什么吧?”

李梦摇头,倒是也没什么人关注她的,她娘身体不舒服没有跟着,因此并没有一同前往,正是因此,李梦是一个人坐马车。

“表姐,你去竹山住几天吧?”和铃突然这样言道。

李梦愣了一下,随即狐疑的看向了楚和铃,和铃浅笑,笑容里淬着冰碴儿,“免得被沾染上,犯不着。”

李梦不懂,不过很快的,明白过来,“你知道是谁做的了?”她吃惊,而更让她吃惊的是,这个人很有可能是楚家的人,如若不是这样,和铃不会这样言道。她能这样说,就代表了一些什么。

“和铃,我知道你的性格,可是你……”李梦想说不要冲动,突然又想到了李显,如若现在有人让她不要冲动的杀李显,那么她也不会同意的吧?

“你……小心。”千言万语,只化为这样一句话。

和铃淡淡的笑:“等陆寒收拾了杀手楼,我很快就能知道是谁做的,现在不过只是有些怀疑罢了,如若有了真凭实据,我会让他知道,我楚和铃捏死他,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其实和铃已经怀疑上了楚致信,其实她开始并不怀疑楚致信,毕竟,楚致信虽然恨她,但是不该有大笔的银子,但是他太慌张了,慌张到,让她觉得这个人是最大的一个嫌疑犯。

虽然致信这事儿是不好说的,但是大夫人是下毒害她的人倒是板上钉钉了,她怎么都想不到,看起来为楚家鞠躬尽瘁的一个人会这样做,她会只为了那样简单的原因就要毒死自己。

那么,她是不是该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

“如若表姐想要留下来看戏,留下来也可以,只是……看好了姑母了。不管什么人掺合进来,我都不会客气。”

李梦很坚定:“我去与祖父言道,明天就去竹山。”她并不是一个愿意看热闹的人,既然这边事情特别多,那么她也不留在这里了。

和铃颔首,李梦看和铃精致的脸蛋儿,突然问道:“和铃,你为什么对我很好?”

和铃纳闷的看她,言道:“你不是也对我不错么?有些东西,都是相互的,我又不是真的疯了,逮着谁咬谁。”

李梦笑了出来,没有言道什么。

“姐!”男孩子变声期的公鸭嗓子叫了起来,和铃一猜就知道是致宁回来了。想来也是,昨日就有了赐婚的圣旨,今日致宁才知道,已经算是晚了。

其实大家都以为楚府会格外给致宁报信,也没有单独的提,而致宁住在先生那里不出门,竟是也没有听说。如若不是今日偶然有人恭喜他,怕是致宁还不知道。等致宁慌张匆忙的回了府邸,才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他万万没有想到,姐姐竟是差点出事儿。

直直的冲到了和铃的房间,就见表姐也在,他作揖请了安,之后便是言道:“姐姐怎么样了?我听说你遇刺了?要不要紧。”

声音像是炮竹一般,和铃浅笑摇头:“没什么事儿。”停顿一下言道:“你就为了这事儿跑回来?”

致宁点头,表情十分严肃:“有抓到凶手么?”

和铃想了一下,打趣道:“你未来的姐夫现在去剿灭杀手楼了,我想,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致宁呆滞了一下,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姐姐和陆寒已经定亲了,他沉默了半响,有种姐姐被人抢走的感觉。不过他倒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问道:“姐,我真是乌鸦嘴,竟是不想,一语成谶。”他咬唇,有些懊恼。

和铃知晓致宁的心情,安抚道:“这事儿与你有什么关系,你不过是让我小心罢了。难道说一句小心就是乌鸦嘴么!你放心好了,你姐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该是知道我的性格,我不会让他们好过的。”和铃停顿一下,带着冷然的笑意:“不管是谁都是一样,看来,他们真是觉得我是傻瓜了。”

致宁问道:“那姐姐……”

和铃没说什么,只是抬头,言道:“没什么,表姐去竹山休息,你回书院读书,什么都没有。府里不管发生什么,都不管你们的事儿……当然,恶意不管我的事儿。”

和铃阴森森的笑了起来。致宁想要说什么,被李梦拉住,致宁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再言道其他。待到和铃休息了,两人离开,致宁抿嘴言道:“多谢表姐。”

他回来的功夫已经知晓了一切,如若不是表姐找陆寒,怕是也不能救了姐姐。楚云功夫虽然好,却只是一人罢了。

李梦淡淡:“应该的。”

致宁:“表姐如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找我便是,只要致宁能做到,一定会做。”小脸蛋儿板的紧紧的,认真言道。

李梦看他认真的样子,笑了起来。她不自禁的捏了捏致宁的脸蛋儿,“如若想要保护我,亦或者是想要保护你姐姐,你现在还不行哦。你太小了,而且又莽撞又不强大。”李梦眼中带着笑,但是却有几分认真,“真的想要成为能够保护别人的人,就要真正的成为一个强者。回去好好的学吧。表姐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致宁抿着嘴,认真点头:“现在我还不行,但是表姐相信我,我会努力的,以后一定会做到的。”

李梦笑了笑,回头望了一眼,随即离开。

致宁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正是巧音从楚云的房间里出来,致宁又回头看表姐,见她已经走了。

似乎许多事情,都让人觉得有些不对,但是有什么都对。

傍晚时分,徐仲春来到和铃的房间,和铃懒洋洋的:“怎么样了?”

徐仲春言道:“还没有消息,但是我觉得小路子的能力还是不错的。”从陆寒救了和铃,徐仲春倒是对他有了几分好感。

和铃浅笑:“我记得徐先生有一种药。”和铃仿佛是说明日的天气一样,“就是失心散,能给我一些么?”

徐仲春立刻:“失心散会让人发疯。”

和铃抬头,甜甜的笑,“是呀,会让人发疯。”

徐仲春抿嘴言道:“我没有现成的,我现在去帮你准备。”

“你不问我做什么?”

徐仲春回头,“害人又怎样呢!这个世上,谁不害谁呢,谁也别说自己就是干净的。我只能管的了我的朋友,旁人,我不想多管,我的善心从来都不用在不值得的人身上,”

和铃恬淡的笑,点头言道:“您说的好,有些仁慈,不该用在不值得的人身上,既然他们要作死,那么就不要怪我了。”想到这里,和铃冷下了脸色,“配好过来的时候,将楚云叫过来。”

徐仲春认真:“你要毒谁?我来帮你吧,楚云伤了,我现在比他有用。再说,这东西我最知道分寸。”

和铃沉默一下,随即言道:“我不是要毒死人。你帮我做好药,倒入大夫人小院子的井里,那口井因为有杂质,打出来的水都不能喝,因此只用来洗衣裳。你倒入水中就可以了。”

徐仲春立刻了然,“你是要她穿着带药物的衣服,天长日久,总是会将□□吸入身体,进而发疯。”

和铃点头:“正是如此,叫楚云过来,只是想让他帮我出去看一下陆寒的情况,虽然他很有把握,但是杀手组织,总归不像是一般的人家,我还是不太放心。”

徐仲春沉默了一下,难能的开玩笑言道:“其实不说别的,只看你都能从四五十个杀手里全身而退,就说明他们没有那么厉害。你该是放心才是。”

和铃认真:“可是不要忘记,我们有暗器,还有迷药,除却这两样,楚云是天下间难得一见的高手,而且……陆寒也到了,能逃掉,只能说是天时地利人和,不代表他们就是弱。”

徐仲春感慨:“我看到楚云做暗器盒子的时候出了些意见,又提供了些药物,倒是不想,倒是真的派上了用场,有时候未雨绸缪真是没有什么错。”

想到此,徐仲春倒是不知该说和铃运气好还是运气差了。

他感慨:“似乎你一点都不受老天的疼爱,左一件事儿右一件事儿的,但是你似乎又是最受老天爷眷恋的,每件事儿,都能逢凶化吉,真是运气。”

和铃笑了起来:“那就当我运气好吧。只盼着这股子运气一直都在。”

徐仲春颔首:“必然一直在。行了,我过去做□□,只是你说这院子里的水井也不是只有大夫人一个人用,如若其他人也沾染上……”徐仲春还是有些疑问的。

和铃言道:“我知道您是可以将其中的一味药物拆分出来的,大夫人房里最喜欢燃的那个香太过厚重了,男子或者年轻女子是不喜欢的吧?”

徐仲春竖起大拇指,“还是你想的周到。不过小铃铛,我发现,你对这方面还是有天分。”

和铃微笑:“可是我自己都是觉得,自己与您相比差的远了。”

徐仲春得意地扬头,“哎哟喂,你可真能比,我这是多少年的经验了。”

和铃笑了起来,“你说的对,我经验自然是不足的。”

看和铃状态似乎不错,徐仲春也不在此耽搁,他很快便使出了门,去研究自己的药物去。

而和铃静静地坐在那里好半响,笑了出来,也不知笑些什么,只就觉得,人生其实真的很好笑。她捏着手中的帕子,缓缓言道,“陆寒,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你可要好好的活着,不要出事。”

此言一出,就听到一阵低沉的笑声。

和铃顿时脸红,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这个人是谁。她恼羞成怒,“我发现你用那些侍卫只是为了方便自己吧!”

陆寒坐在窗台上,挑眉笑嘻嘻的言道:“怎么就是便宜我自己了呢!”

和铃冷笑,“如果楚云在,想必你是没有机会进来的吧!”

陆寒挠头,“这话怎么说的。楚云跟我关系也不错不是?再说,我们俩可是未婚的夫妻,你忘了吗?昨天皇上还下的旨意呢!”

和铃哼了一声,望向陆寒,就见陆寒一身都是鲜血,似乎经过了一番激战。她认真问道,“怎么样?”

陆寒从怀中掏出一个本子,啪嗒一声,扔到了和铃的床边。和铃捡起翻开,这本子上还真是涉及了不少人,看这些人的名字和铃就知道哪里是什么简单的人物,俱是朝中大臣、江湖名流、商界奇才。

她直接翻到了这个本子的最后一页,上面的最后一笔,赫然是三个字:楚致信。

而楚致信三个字后面,标注着:末等,五万两。

和铃扬了扬手中的本子:“杀手楼接生意的本子?”

陆寒点头,微笑言道:“说起来,你的价格倒是不贵,五万两而已,如若是我要杀你,给五十万两我都觉得可能未必能够成功。你看到那个末等是什么意思了么?末等就是指武艺不高的。我想,他们给楚致信制定的是人海战术。”

和铃挑眉:“哦,人海战术。”

陆寒解释:“要不说楚致信是个棒槌呢,其实杀手楼各个阶段杀手的价码都是不同的,而最末等的最便宜,楚致信一定是不舍得拿这些钱找个一等的杀手,而是觉得与其花同样的钱,那找五十个末等的成功的概率更大。喏,就是这样。所以围攻你的人数十分多,但是却并不算是十分的厉害。”

和铃冷哼:“他还真是有脑子。”

陆寒笑,看他笑,和铃倒是也笑了出来,她呢喃道:“算起来,我也挺值钱的啊!你看,有人为了让我死都肯花五万两呢,如果是我,我可不舍得花这个钱,如果有这些钱,你说我干什么不好啊!多少新衣服新首饰啊!真是浪费呢!不过我大哥还真是有钱。你说……”和铃笑眯眯的看陆寒,甜甜问道:“他这笔钱,是怎么来的呢?”

陆寒摇头,“那就要问他本人了。这个本子你看完了,该是还给我了吧?我还得进宫交差呢。你知道的,这给人干活不容易啊!”

和铃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够了,认真言道:“瑞王的舅舅曾经买凶杀你,一共两次,我看到了,日子是我们遇刺那次,还有就是我去竹山的途中。那次……”和铃看他,“你出现在那里,是巧合么?”

作者有话要说:写到标题1110的时候,总觉得忘记了什么,思考半天才想到,明天就是双11了啊!今年双11一直忙着写文,倒是忘了做买买买的准备了,这……是好还是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