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第99章 1017

“他这样蠢,怎么配得上精明聪慧又美貌可人的我?”和铃嘟嘴娇嗔道。

徐仲春觉得一下子差点吐出来,有时候听她说话,真是反胃的不要不要的,不装假啊!

和铃蹲在地上,她歪头看陆寒,琢磨这个家伙怎么就受伤了!他的身份,不至于会有人这样对付他吧?再说不回府治病跑到她这里作甚呢!

和铃越发的疑惑,又踹了一脚,陆寒闷哼一声,悠悠转醒,被踹了三脚,不醒也难吧!

陆寒气息微弱:“小、小铃铛!”

徐仲春立刻:“擦!他也叫你小铃铛!我说你怎么说不准别人叫你小铃铛,原来这是他的专属,呵呵,呵呵呵!我懂了!”他一脸的“你们绝对有不同寻常的关系”。

和铃翻白眼,又踹了陆寒一脚,陆寒再次闷哼,徐仲春看着都替他疼,做人真是太不容易了!

“你只会给我添麻烦是吧?你受伤半死不活的干嘛要来我这边,你是自寻死路还是要试探什么?”和铃狐疑的上下打量陆寒,越发的觉得他的出现本身就是很让人怀疑的一件事儿!一把捏住陆寒的脸,拧了一下,陆寒雪白的脸上顿时多了绯红的手指印。和铃没发现什么伪装,嘟囔:“还不是别人装的!”

陆寒本就受了重伤,又被她这样暴力对待,眼泪已经在眼眶里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他这是真疼啊!陆寒就这样看着和铃,眼巴巴的透着委屈。和铃被他看的完全没有不好意思,她理直气壮:“我总要知道你是不是别人假装的。”

陆寒突然就笑了,笑完,虚弱言道:“如若我是真的,你就可以信任了么!倒是不想,我在小铃铛这里,这样重要!”即便是受了伤,他也不忘嘴贱!

果然,和铃又是一脚,她可不会因为这人受伤而有什么优待,不仅没有,眼里还带着恶意的笑:“陆寒,你也有今天,我想,你身边的人必然不知道你躲在我这里,你说,我要把你怎么办才好呢?呵呵,呵呵呵!”所以说,山不转水转,你也终于落在我的手里了,而且是自投罗网!

和铃磨牙!

陆寒并不怕,他看着和铃,倚靠在墙上:“能够听到你威胁人,真好!”竟是满足的笑!

和铃看他,疑惑的问道:“你没什么毛病吧?被人威胁还说好,你怎么想的啊!”

陆寒虽然虚弱,但是却笑的开怀又真诚,“这世上,太多的雾里看花,看到你,我才觉得自己是真实存在的!能被骂,能被威胁,让我觉得自己还是存在的,真好!真好啊!”

和铃突然就愣了。

她无数次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重新活过来了,她存在的价值是什么,而现在,陆寒竟然也说了同样的话,他说,这才是存在!

和铃伸手,狠狠的掐了陆寒一下,陆寒顿时一滴泪就落了下来,这真不是他能控制的住的。不过虽然掉泪,但是他脸上却挂着笑:“你觉得我是疯子?”

和铃认真点头,点头之后又摇头,摇头之后再点头,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样了。

和铃抬头:“你出去吧!”

徐仲春看戏看的正好,气质清俊贵气,容貌出色的男子与貌若天仙,灿若桃李的少女,这是怎样合适的组合,怎么说、怎么说呢!一个高冷清俊如谪仙,一个艳丽无双富贵花,天底下最不相称,又最相衬的两人,大抵就是如此了。

他甚至一下子脑补出了一个说书的津津乐道的不能在一起的一对爱侣的故事!

“出去!”和铃眼神里有威胁,徐仲春不乐意的磨蹭出门,扁了扁嘴!真是的,小气鬼,看看又不会死!

等徐仲春终于磨蹭了出去,和铃坐到了陆寒身边,她“天真”的笑,“来来,和姐姐说说,是谁伤了你?”

陆寒动了动眉,垂下眼睑,和铃侧面看他,顿时感慨,一个男子,竟是睫毛比女子还长,真是一个睫毛怪!

她直接伸手,陆寒“哎呦”了一声,这年头,竟然还有人拔人睫毛!他不可置信的看和铃。

和铃捏着陆寒的睫毛双手合十许愿:“让所有的牛鬼蛇神都去死吧!楚和铃无敌!”念叨完,“呼”的一声将睫毛吹走!

陆寒惊呆了!

和铃看他,言道:“怎么?没听说过睫毛可以许愿么?”

陆寒好半响才反应过来,“没听说过,更没听说拔人家睫毛许愿的!您可真是别出心裁!”

和铃扁嘴:“谁的睫毛都一样!如果你不想变成没有睫毛的丑八怪,就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陆寒:“……”

“听见没!”和铃又要伸手,陆寒闪开,艰涩道:“这是我见过的,最别致的威胁人的方式!”

和铃“咯咯”的笑,十分满意自己的行为:“是不是很赞很特别?”

陆寒点头,诚恳:“真特别!”

“那说吧!”和铃不知怎的突然兴奋起来,或许,她可以给这个讨厌鬼关在这里,然后天天欺负他?开心不开心了,欺负一下下?

陆寒看和铃奸笑,不知她怎的就这样开心,不过还是言道:“梅九!是梅九府里的七星阵伤了我!”

和铃好奇的歪头。“七星阵?那是什么?”

陆寒缓缓,“江湖上有名的阵法!所以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梅九的宅子,机关重重,我中了机关,就成了这个样子,他的属下穷追不舍,我只能往这边逃。不是故意要拖累你!”虽然这样说,但是却没多少诚意,和铃又踹了他一脚,侧面也能踹哒!她傲娇的扬头!

“梅九与你,究竟是什么关系!”和铃问道。

陆寒惊讶的看和铃,和铃仿佛看傻子一样看他,“舅舅送我的那套玉佩,与梅九那个是同一个师傅做的,我看着,分明就是一套!他之前手上戴了一个扳指能能直接说是祖传的,没道理玉佩不说!所以我揣测,必然极为重要。而你又查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哦对,还有梅九与这套首饰所有人相同的病症,我记得,梅九的病症是娘胎就有的吧?”

陆寒苦笑闭上了眼睛:“你好奇心太重了!”

和铃扁嘴不乐意道:“如若你不牵扯到我,我自然不管那些,问题是,你牵扯到我了啊!你主动让这件事儿和我扯上关系的,现在又说我好奇心重。陆寒,你做人还真是挺奇怪的!”

陆寒没有说话,和铃以为他都要睡着了,他却突然开口:“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楚和铃,我不想害了你。也许你觉得我虚伪,不过也没什么关系。”他微笑:“反正我都在你手里,你就给我揍成狗吧!我知道的,你挺烦我的!”

和铃拍肩:“倒是看不出,你这么有自知之明!”

陆寒:“我现在也只有这么一点优点了,有自知之明!”

和铃站起身子,居高临下的看他,气势凌人,“陆寒,你该知道的吧?你自己不仅受了箭伤,还中了毒!”

陆寒抬头看她,点头!

“你不想让别人知道你夜探梅府。包括你自己的家人,如若不然,你完全可以去别的地方,但是你没有,你来了我这里,我并不是你信任的人,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你竟是毫无办法!所以,你不要诓骗我了,什么你只是为了躲避梅府的追击,其实不是的,你躲在这里同样也是避免自身会引起的麻烦!”

陆寒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和铃!

“可是,我可救不活你!你该知道,射中你的箭上有毒!回府找个太医好好看看,你还能好好的活着,不然结果如何,真是不可知了,陆寒,虽然你这人不怎么样,但是这个时候我还真不会趁人之危,不仅不会趁人之危,还会帮你一把,只要……”和铃甜甜的笑:“只要你记得,自己欠我一个大大的人情便可!”

“你就不怕我杀人灭口!”陆寒嘟囔!

便是脸色苍白的不像话,还有心思威胁别人,和铃当真是觉得这个人就是自己找死,她睨他:“大概你不知道,我最不怕的就是死!而且,我很喜欢玉石俱焚!”

陆寒叹息:“撂狠话最不可爱了!”

和铃低头,捏住陆寒的脸蛋儿:“放狠话不可爱你还放狠话?杀我?你也不看看你自己这个样子,现在啊,我一根小指头都能给你戳倒的!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装厉害了!没用的!相比于弄死我需要付出的代价,我觉得,你还是乖乖的欠我一个人情才好!我这个人,只要你不太过分,我向来也不会怎么过分,做人就是这样好!”

陆寒第一次被人这样对待,他从小到大就是天之骄子,最受天家宠爱的外孙,身份显赫的父母,便是朝中大臣见了他,都要规规矩矩的称呼一句寒沐公子,任谁也不敢多言语一句!

他的几个舅舅在京中都没有他这般可以肆意妄为。他可以在宵禁之时行走,可以不经通传进宫,这是任谁都做不到的!

可是不管他怎样显赫,现在都只是说说而已!楚和铃仍旧可以毫不犹豫的一脚踹过来,一下子捏住他的脸,也不知道这小姑娘和谁学的恶习,竟是喜欢捏人家的脸!

他满头都是汗,虚弱的靠在墙边,可还是言道:“我不能回府,他们会担心我的。我娘惯是大惊小怪,如果知道我在梅府受了伤,怕只会去拆了梅府!算起来,是我擅闯,人家倒是无辜的。”

和铃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缓缓言道:“你觉得是自己的错?这当真不是你的风格啊!哎呀,你真是蛮讨厌的,你越是这样,我好奇心越重!”她捂住了自己耳朵,“如果不想让我刨根问底,就什么也别说啊!听到了么?”

真是小女孩儿气十足,带着七分娇憨,三分可爱,让人移不开眼,可是陆寒知晓,如果真的百分之百相信了楚和铃,那么他才是疯了!

“我不想回家,也不想在你这里,你说,怎么办才好呢?”陆寒问道。

和铃本来就没有将耳朵捂得很紧,听到他这样欠抽的话,一时间牙痒痒,又想动手了,看和铃的眼神陆寒就知道她大概又暴躁了,不过他自己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和铃缓缓的拔下手上的发簪,在陆寒的外衣上蹭来蹭去,带着天真单纯的笑容:“如果你想死,我也是可以成全你的。”

陆寒看她的动作,想到李显的第一次受伤,他似乎是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本就有九成怀疑,现在变成了十成十。

“我这个人呢,好的时候是正常人,但是发起疯来,可不管你是什么身份,若是以往,我或许会给你个面子让你走啊!但是现在你看,都没有人知道你在这里,你还要挑衅我,你是自己作死么!”和铃带着笑意,但是声音却阴森森的,这样可爱好看的女孩儿偏是这样的语气,当真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陆寒就算是见多识广,也会不自觉的觉得怪!就是有一种,浑身发毛的感觉!

“如果你要杀我,刚才为什么又要救我呢!说起来,你身边竟然有人懂医术!”陆寒拍自己的头:“我早就该想到的,你身边如若没人会医术,才是不正常的。不过倒是没有听说这样一个人!楚和铃,你身上的秘密,还真是不少!”

和铃冷笑:“彼此彼此!”

“你帮我传信给高志新,让他来接我,别的事情,我自己处理,欠你一个人情,我会还!”陆寒越发的头晕,终于不再与和铃胡言乱语,说起来也怪,他每次看到小铃铛,都想要与她斗嘴,即便是知道自己未必能占得了什么便宜,却还是如此,想来自己确实够让人讨厌的了!

和铃总结:“就是说,你撩闲够了,想要走!”

陆寒:“你的形容词,有点不太好听!”他苦笑。

和铃用簪子比划他的喉咙位置,“想好听,你别上我这儿来啊,我这里是难民收容站么!讨厌!”

和铃站起身子,不玩儿了,“怎么联系高志新!”

陆寒递出自己的令牌,他掏令挂牌的时候,和铃眼见的发现,陆寒脖子上挂着的,与梅九那个玉佩竟然是一对,虽然一个挂在腰间,一个戴在脖子里不为人所见,但是只是那么淡淡的一瞥,和铃还是看到了。她并没有多说什么,接过令牌哼了一声出门。

她安排楚云去见高志新,果然,没多少时候,楚云便是带着高志新进来了,两人功夫都是不弱,自然没有被人发现!

高志新看陆寒伤的这样重,顿时白了脸色,和铃在一旁言道:“针不能拔掉,楚非有医术高明的大夫在!”

高志新认真:“我知道了,多谢!”

“还有,六根针,全都要还回来!”

“好!”

陆寒虚弱的不像话,但是还是笑:“我不会多说你的事儿,你也别说我的事儿,咱们都各自安好,好不好?说不定,有一天我们还能站在同一阵营,共同对付别人呢!这样的事儿,都不好说的!”

和铃甜甜的笑:“您说什么呢!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啊!什么你的事儿我的事儿,我们都没什么啊!您看您,好好的走路,都被狗咬了!快回去好好治一下吧!”挥舞小手帕,和铃这是和他告别!

陆寒囧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好!”

虚弱的一个“好”,却不曾想,今日的话一语成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