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兼职少奶奶 > 005 神曲铃声,突然响起

005 神曲铃声,突然响起

自齐家辉记事起,便知道自己有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姓褚名汐汐。

尽管齐家辉从来没跟那个名叫褚汐汐的未婚妻见过面,不过每逢大年初一,齐家老爷子都会命人将褚汐汐的照片以及个人资料放在一个盒子里送给他。

齐家老爷子给其他晚辈的新年礼物是压岁钱,而齐家辉收到的则是有关褚汐汐的资料。

齐家老爷子每次都会说上一句,“娶这个女孩为妻是你的使命,你该熟知她的一切”。

这样一桩在外人看来有些荒唐甚至可笑的姻缘,却让他甘之如饴。

起初的时候,齐家辉也曾有过抵触,可齐家老爷子仍就不间断地将女孩的事情说给他听。

渐渐地,他开始觉得有这样一个未婚妻也不错。

齐家辉凝视着手机的桌面图片,脑海中忽然闪过发生在昨晚的某些画面。

仔细回想,在化妆间遇到的那个舞女似曾相识,尤其是她的眼睛,跟自己那个未婚妻的眼睛极像,同样的清澈明亮,同样的充满灵气。

摇摇头,将那不切实际的幻觉摇出脑海,世界上长相相似的女人何其多,更何况紧紧只是一双眼睛呢?

秘书的敲门声忽然响起,随即恭敬地说道:“齐市长,邱先生的电话。”

邱祯祥诨名求真相,他是齐家辉的私人侦探,但凡是他不方便出面的事情都由邱祯祥经手。调查昨晚那个舞女的事情,自然也落在了邱祯祥的身上。

齐家辉应道:“接进来。”

才按下免提键,电话那头便传来邱祯祥的喘息声:“老板,经查实,您昨晚遇到的那个舞女并不是红梅区的人,具体身份有待核实。”

“找到她之后,务必让她签下保证书,帮着她打心眼里忘记昨晚的事。”齐家辉郑重地吩咐。

他不想想象,若是昨晚那尴尬又不堪的事情传扬到外界,将会对他的名声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更重要的是,他的未婚妻褚汐汐会怎么看他?!

这件事情,必须要瞒得天衣无缝,不能再扩大之情面了!!

“好的,老板!”邱祯祥颇有底气地点头答应。

交待完毕,齐家辉正准备挂断电话,那边的邱祯祥却猛然想起一件事,急忙喊道:“老板,我哥已经整理好汐汐小姐最近一个月的相关资料,现在可以送来吗!”

邱祯祥的哥哥名叫邱广玄,沉稳干练,处事冷静,善于侦查,是齐家辉最得力的助手。

听到邱祯祥的话,齐家辉的手不由一停。

算起来,他已有足足三十天未曾得知褚汐汐的新情况了。

“明晚送到别墅去。”

说完,齐家辉挂断了电话,起身走到身旁的书柜前,弯腰从底层的一个抽屉里取出一只绛红色的天鹅绒盒子。

盒子上的花纹颇有些古色古香的韵味,从其边缘磨损的痕迹可以推测得出,它的历史相当悠久。

齐家辉修长的手指抚上那把已经被磨光的锁,轻松地呼出一口气:“总算等到这一天了。”

==========

粼州大学,新闻学院教学楼前。

褚汐汐嘴里叼着面包,手上捧着一大堆书,没头苍蝇般发足狂奔,好似上了发条的机械兔,动力不停,蹦跳不止。

楼梯前,褚汐汐的好朋友韦伊朝着她招手:“汐汐,这边!这边!!你快点儿,已经迟到了!!”

跑得迷迷糊糊的褚汐汐总算找到了正确方向,好似找到救星一般直扑过去,嘴里咕哝道:“白马王子点到没?”

“白马王子”是新闻概论这门课程教师的“尊称”——由于他的皮肤白,又有学马叫的天赋,且本人姓王名子,故而,学生们在私下都称他为“白马王子”。

韦伊摇摇头,挽着褚汐汐的手,沿着阶梯教室的后门,偷偷地溜了进去,寻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

两人才刚坐下,白马王子老师就开始提问,目光扫至褚汐汐,眼看他的口形便要发出“褚”的读音,一旁的韦伊迅速站起来,流利地说出答案。

白马王子甚为满意地点点头,转移视线继续讲课。

褚汐汐如释重负,感恩戴德地朝着替自己化解尴尬的韦伊趴过去,嘴里因为塞满了面包,兀自口齿不清:“小韦你就是我的女神。女神大人,请受小的一拜!”

韦伊习以为常地笑了笑,体贴地从包里取出一盒酸奶,递过去:“当心噎着,喝这个!”

褚汐汐接过酸奶,幸福的笑容爬满了整张脸。

她好似变成了一只小松鼠,双爪捧着那盒酸奶,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瓶壁上的卡通娃娃画像,一啄一啄地享用起来。

解决了早餐后,褚汐汐从包里掏出纸巾,将嘴一抹,满足地叹了口气:“失节事小,饿死事大!”

“你个吃货!”韦伊笑了笑,问道,“对了,你实习得怎么样了?”

褚汐汐想起昨晚遭遇的事情,极为愤怒地低吼道:“简直就是糟透了!昨晚我本来是想去抢新闻,好让主编大人看看我的实力!谁知道……诶!半路杀出一个猥琐,吓得我连新闻都顾不上,只顾着逃跑了……”

褚汐汐当前正在《头条星闻》实习,这家媒体专注娱乐八卦三十年,从日报到月刊,由广播到网媒,社下狗仔队无数,哪有八卦往哪站,几乎到了无孔不入、见缝插针的地步,连明星见了他们都绕道走,实为难得的业界良心。

韦伊表情惊讶,柔声安慰:“那你没吃亏吧?”

褚汐汐鼓起腮帮子,捏着嗓子抱怨起自己昨晚的悲惨遭遇:“我亏大了!我的心灵受到了无法愈合的创伤!”

听褚汐汐说的如此严重,韦伊不由得紧张起来:“怎么了?”

想到那个英俊男人猥琐得不能再猥琐的动作,褚汐汐白皙的脸“刷”地红了个透,吞吐了半天,终究羞于开口,只得敷衍道:“算了算了,下次和你说。”

这儿毕竟是教室,在一个狭小的房间、相隔不足三米、亲眼目睹一个人魔狗样的美男子、猥琐地玩撸啊撸那种游戏的那种事情,她怎么好意思说得出口?

“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会塌下来……”

“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会塌下来,我们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法海你不懂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