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兼职少奶奶 > 004 冲啊冲啊,冲啊冲啊

004 冲啊冲啊,冲啊冲啊

褚汐汐仰坐在地上,虽然用出了吃奶的力气,但却因为脚上的那双绑带高跟而不见成效,距离躲入身旁那堆散落在地上的舞裙的目标相差很远很远。

只要在往旁边挪动一点点,她就可以躲回那堆舞裙中,就算改变不了那个男人在这间房间里撸啊撸的事实,可那也能避免亲眼所见,所谓眼不见心不烦,就是这样的道理。

加油,加油!

加油,加油!……

感叹,梦想总是美好的,而现实却是残酷的。

“啊啊啊啊,猥琐男啊啊啊啊!唔哩呱啦嘛噜……”

褚汐汐抓起手边任何一样能够丢的出去的东西,大吼大叫着往齐家辉身上砸:“超级无敌大猥琐啊啊啊!抓!变!态啊啊啊啊!”

齐家辉已经不清楚自己的鼻梁遭遇到了多少次空袭,当某个国际名牌高跟鞋再次命中时,他终于达成了来此的目的,一科一科又一科的导弹发射而出,好似挡在前方的恶魔顽固不化,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彻底消灭。

“啪……啪哒!”

出于本能的反应,褚汐汐暂时割下了躲入那堆舞裙中的战略目标,她抬手去抹了抹晚礼服前襟,有些许黏,滑溜溜的……

脑中一片空白之后,褚汐汐看清楚了自己的那几根手指——竟然沾上了某种导弹的液体外包装!

此时此刻,空气已经凝固。

褚汐汐的视线紧盯着自己柔嫩的手指,粘在上面的些许液体受到地心引力的影响,渐渐拉长,缓缓下坠,形成一条长长的细丝后突然断开,坠落在地的同时,发出“啪”的一声,。

清脆悦耳的声音,听入褚汐汐耳内,却变成了某种贵重物品摔碎的声音。

她的节操,碎了一地……

“啊!——啊啊啊啊啊!!——”

“啊!——离我远点!猥琐男!不要过来!我要报警了啊啊啊啊啊!!”

高分贝的尖叫声又一次响起,手不软了,腿不麻了。

原地满血复活后,褚汐汐疯狂地挥舞双手,将能提起来的东西朝着齐家辉砸过去。

不行!她不能再待在这里!谁知道眼前这个猥琐还会做出什么更为猥琐的事情来!

有主人、有形象、有厚脸皮的三有色狼更可怕啊啊啊啊啊!

排除了欲望的干扰,齐家辉很快就清醒了过来,良好的责任心让他停住脚步,并未如大多数猥琐男那样转身逃走。

当他的目光触到褚汐汐一身舞女装扮时,便认为她也是这家会所的人,随即开口提出条件:“你要多少封口费?”

今晚的事情绝不能泄露出去,只要对方提出不太过分的条件,他都能接受!!

由于惊恐,褚汐汐瞪大了双眼——眼前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清理掉手上的浊迹,就连堆积在小腿处的西裤也没提起来。

不仅如此,当着她这个陌生女子撸啊撸完后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要多少封口费”?

天哪!他这是要毁尸灭迹的前奏吗?

“变,变……态啊啊啊啊啊!”

褚汐汐尖叫的声音更加洪亮,抬手抄起位于房间角落里的拖把,猛地一跃站起身,随即闷头往前冲:“冲啊,冲啊!冲啊冲啊冲啊冲啊往前冲!!”

齐家辉下意识地伸手去挡,却不防褚汐汐一脚踩在某处湿润滑腻的地方,身子向前一探,拖把头猛地向上一抬,不偏不倚,正正好好顶在齐家辉的鼻梁上。

十点九环!

命中靶心!!

被这么一撞,齐家辉只觉得眼眶酸痛,眼前模糊,受到池鱼之灾的泪学更是做出了应急反应,两行热泪喷薄而出。

齐家辉意识到自己当着一个舞女哭泣后立马惊醒,想要交待几句“不要泄露出去”之类的话,却见褚汐汐一手提着拖把,一手挥舞着面具,口中尖叫着冲出了房间。

他赶忙跟上,可褚汐汐已经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不得已,齐家辉只好冲着空气喊道:“不好意思,药力凶猛!——”

==========

齐家辉尴尬地返回房间,透过走廊上的路灯,终于看清楚自己手上的浑浊以及眼前狼狈不堪的惨状。

怪不得,怪不得!

但凡是个正常的女人,都会有那种反应的吧?

齐家辉侧着肩膀顶开房间内的顶灯,在化妆台上找到纸巾,不急不慢地清理着手心里的液体,想到自己竟然被下药,他的目光渐渐变得阴沉。

今日这笔账,他齐家辉记住了,黄耀煊、云晴,还有这个藏污纳垢的“金碧辉煌”休闲贵所……

==========

次日午后,坊间传闻的一条消息惊呆了很多人——“金碧辉煌”休闲会所所在的地块被纳入粼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园的二期工程,即日起开始拆迁工作。

相比起以上这条突来的爆炸新闻,另一条娱乐新闻就显得乏人问津了——荣清娱乐公司涉嫌偷税漏税,投资人黄耀煊被刑拘。

罪魁祸首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后,憋在齐家辉胸口的那股闷气也随之消散。刚想起身走到窗边眺望远方的云雾,办公室的电话铃声又咋咋忽忽地吵闹起来。

无需多想,来电不是为黄耀煊疏通关系的就是请求调整拆迁计划的。

齐家辉揉了揉太阳穴,不耐烦地吩咐秘书:“告诉他们,再托人来烦我,就做好从粼州跑路的准备!”

秘书眼含惊恐地看了一眼齐家辉,默默地接起了电话。

与此同时,摆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屏幕忽然闪过一道红光,齐家辉有些失神,小心翼翼地按下接收键。

屏幕中出现他亲爷爷齐家老爷子的严肃面孔,没有任何寒暄,直奔主题:“怎么回事?”

齐家辉皱了皱眉头,明白齐家老爷子问的是自己针对昨晚被人下药做出的反应,言简意赅地解释:“意外,不会再有下次。”

齐家老爷子仿佛想到了什么,面上神情微微放松,语气中多了一丝温和:“家辉,你要时刻记住前往粼州究竟是为了什么。”

齐家辉不带半点犹豫,坚定道:“爷爷,我明白。”

齐家老爷子点了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齐家老爷子说罢,齐家辉的手机屏幕一黑,恢复成原先的桌面图片。

齐家辉松了一口气,目光停驻在手机桌面的图片上,眼神逐渐变得温柔。

他这部手机的桌面图片是一个女孩的照片。照片中,女孩咧着嘴比划“v”的招手,年轻的笑容像是囊括了所有的阳光,如此明媚,那般灿烂。

照片的右下方赫然写着一个女孩的名字——汐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