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兼职少奶奶 > 008 猥琐男人,爱你妹啊

008 猥琐男人,爱你妹啊

随着那声轻响,木盒的盒盖缓缓打开,一个天鹅绒戒盒以及一张发黄的文稿纸出现在众人的眼里。

褚汐汐呆呆地看着,直觉告诉她大事不妙。

齐家辉清了清嗓子,娓娓说起褚汐汐从来不曾知晓的详情。

他的嗓音柔和而富有磁性,令褚汐汐不由自主地集中了注意力,倾听起他的讲述。

那是一段往事,发生在典型高富帅与标准矮挫穷之间。

咳咳,他们并不是一对破除封建枷锁、寻求自由真爱的恋人,他们也不是一对不顾世俗眼光的好基友——他们患难与共,历经磨难,携手前行,在艰难困苦的战场上生存了下来。

那段往事中的主人公分别是齐家老爷子与褚汐汐的爷爷。

几十年前,帝国发生政变,百年世族的齐家自然难以幸免,被卷入了动荡之中。

作为齐家嫡长子的齐家老爷子被叛贼盯上,以各种理由逼进军营,并随军远赴中东,参与第六次石油战争。

那几乎就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战争。

齐家老爷子被叛徒出卖,只身一人身陷重围,命悬一线之际,只差一点就要举枪自尽,以身殉国。

就在那最关键的食客,在不知道齐家老爷子真实身份的情况下,褚家爷爷充分展示了他男人的一面。

他左手镭射枪、右手火箭筒,就像是电影中的史泰龙,不顾生死,一往直前地冲进包围圈救下齐家老爷子。

经历了一番苦战后,齐家老爷子与褚家爷爷打败了敌军,可齐家老爷子却受了重伤,难以行走。

褚家爷爷并未抛弃战友,他不顾齐家老爷子的强烈反对,背着他,一瘸一拐地朝着大部队所在的方向走去。

两人曾在沙漠迷了路,为了让齐家老爷子活命,褚家爷爷割腕放血,只为齐家老爷子解渴。

历经种种磨难后,两人终于找到了大部队,生存了下来。

第六次石油战争后,齐家老爷子顺利地返回帝国,而帝国内的那场**已被平复,齐家又恢复了往日辉煌的地位。

齐家老爷子本想与褚家爷爷亲上加亲,无奈齐家老爷子尚未掌握齐家大权,无权决意子女婚姻,遂约定待齐家老爷子有权作主后,齐褚两家再联姻。

二十多年前,褚家爷爷因病去世。弥留之际,他交待已怀身孕的儿媳顾安安:肚子里的孩子若是女孩,就与齐家嫡长孙齐家辉缔结姻缘……

说完这段往事后,齐家辉目光沉静地看向顾安安与褚太平:“我想您二位一定记得当初的约定。”

顾安安与褚太平面面相觑,似是如梦初醒。

他们当然记得这事,褚家爷爷生前的确提起过他与齐家老爷子的那段友谊,但他们总以为褚家爷爷的话只是一些玩笑,属于老人家过去的荣光而已,谁家老爷子没有点辉煌事迹呢?

至于指腹为婚一事,更当成褚家爷爷病里的胡话,从来没把它当真过,要不是齐家辉提起,他们根本就想不起来。

可他们万万没想到——所有的事情居然全都是真的!

在帝国,齐家是一个传奇般的存在,在那次惊天动地的**之前,齐家的势力遍及帝国各大要害部门,说帝国是齐家的私产也不为过。

**之后,齐家着手释放权力,经过几十年的过渡,齐家往日的煊赫已经不再,除了一些老人,几乎不会有人提起他们。

然而,没有人会怀疑齐家的实力,更有传言说帝国上下,无论军事、科技还是文教、经济,真正做主的其实是处在幕后的齐家而不是帝国元老院。

这样一个低调的贵族,怎么可能与小市民出身的褚家扯上关系呢?

想通了其中的道理后,顾安安伸出手指捅了捅褚太平,示意他说些什么。

褚太平皱眉,神情严肃地注视着齐家辉,字正腔圆吐字清晰:“齐先生,你说的这些我都清楚,我父亲生前确实是提及过将汐汐嫁入齐家。但是,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我只问您一句,您是认真的吗?”

听褚太平琢磨了半天说出这样一句话,顾安安不由急了,喊道:“老褚!”

难道她这个相亲相爱几十年的丈夫,真的忍心把女儿让出去?

齐家辉与褚太平对视一秒,眼睛深处一片真诚。

旋即,他用行动给出了答案——伸手从木盒里取出戒盒,走到褚汐汐面前,没有任何犹豫,“扑通”一声——单膝下跪!

“褚汐汐小姐,请你嫁给我。我以生命起誓,我齐家辉此生只会爱你一人。”

齐家辉的目光晶亮,清俊的脸上一片真诚,说话的音调平稳有力,虽然不够慷慨,但却足够真诚,完全没有半点作伪,怎么看都不像作秀,这般突如其来的举动,直将屋内三人彻底震住!

褚汐汐觉得呼吸困难,仿佛无形之中被一双手扼住了脖子!

她这是在做噩梦吗?

一个在她面前堂而皇之玩撸啊撸那种游戏的男人,没头没脑地跑到她家里来求婚,并说自己是他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开什么国际玩笑!

见褚汐汐神情呆滞,在她的脸上根本就找不着幸福或者娇羞的表情,齐家辉还以为是自己态度不够诚恳。

齐家老爷子曾尊尊教导过,如果爱她,那就要让她感受到自己的爱意。

这样看来,他应该拿出百倍诚恳以及千倍爱意才能打动褚汐汐。

少顷,齐家辉努力地深呼吸几口气,鼓起所有的勇气,用自认为最厚脸皮的方式表白道:“汐汐,我……我爱你!”

齐家辉这句话刚说出口,他那张英俊的面庞已红得不成样子,显然是欠缺经验……

听他说出这样肉麻的话,褚汐汐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响,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这个男人,真的冲着自己表白了吗?他的话听上去,怎么像是有人逼迫的?不说出口那些话是不是就要出人命了?

喵了个咪的,她才不要被一个猥琐男爱上啊啊啊啊!!

褚汐汐转过脸,面无表情地干笑:“呵呵,呵呵啊……是,是吗?”

齐家辉虚悬着的心总算放下,自以为已经“表白”成功,笑得诚心诚意:“当然!”

褚汐汐嘴角诡异地一抽,似笑非笑,旋即迅速扭过身子屈起腿,随手取下一只高跟鞋,径直往齐家辉的脸上砸去,嘴里还叫嚣着:“爱你妹啊!你个猥琐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