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兼职少奶奶 > 1083 阴谋败露,再难陷害

1083 阴谋败露,再难陷害

褚汐汐在心中思量着,随后点点头,对褚太平言说:“爹爹,其实孩儿心中清楚,长姐心仪莫家公子,见着莫家公子过来给孩儿提亲,想来也是嫉妒了些,做了这些糊涂事。”

“当初那柴家公子过来的时候,我本寻思着是给长姐提亲的,没想到他来了之后又走了。如今孩儿先定了亲事,长姐的亲事却还没有着落,其实孩儿心中是深感愧疚的。孩儿一点都不怪罪长姐,若是换了孩儿,只怕也会不甘心吧!”

褚汐汐几句话在暗中提醒了褚语柔,也算是给了褚太平台阶,既然褚太平张口说情,褚汐汐不好回绝,况且褚莫两家刚刚定了亲事,就传出这样的笑话,着实不妥当。

若是给了褚太平情面,回头褚太平定会好好补偿温氏。这样一来,不仅让曲氏母女颜面无存,还能让温氏巩固了地位,也算是颇有收获。

“汐汐心中能这般想,当真是爹爹有幸。你娘亲把你教育的很好,爹爹这么多年来从来未曾关心过你们,你却能这般善良懂事。比那让我费了好些心思养大的,强多了。”

褚太平这一句话,仿佛是对褚汐汐的肯定,也仿佛是对褚语柔的否定,总之有了褚太平这句话,也就注定了日后褚语柔在褚府的地位。

“孩儿自知身贱福微,不敢奢求。爹爹能让孩儿回来与娘亲团聚,孩儿已是万分感激,怎敢还有妄想?如今长姐做出这些事,想来也是嫉妒孩儿能有爹爹宠着,爹爹莫要怪罪长姐,都是孩儿的过错。您看,孩儿也没事,反倒是曲姨娘,这般下去只怕多有不妥,还是叫大夫过来瞧瞧,免得出了岔子。”

褚汐汐立刻将话题引到了曲氏身上去,希望褚太平能快些解决眼下的事情。褚汐汐只想快些与温氏离开这里,这里的人叫人作呕,这里的空气叫人倍感压抑!

褚汐汐的话叫褚太平心中稍宽,不过却没有立刻吩咐人去请大夫,而是现吩咐家丁将饭菜撤了。随后告知曲氏,从明日起搬去褚府后院的祠堂,吃斋念佛好好反省。

不等褚烨霜张嘴求情,褚太平甩袖离去。剩下褚语柔在后面咆哮着都是自己的错,不要惩罚娘亲这类的哀求。可惜褚太平仿若未闻,甚至从头至尾在不曾看过褚语柔一眼。

其他人一瞧,也都纷纷离去。温氏与褚汐汐是最后离开的,临走的时候褚汐汐还曾对褚语柔说:“长姐,凡事需三思而后行,你这般鲁莽,岂不是害了曲姨娘?你瞧,连兄长都不忍继续看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等着褚汐汐与温氏走远了,褚语柔几乎再也无法忍受,放声大哭。一旁褚烨霜只是皱着眉头,扶着曲氏回去,顺便差人过去请大夫。至于褚语柔,褚烨霜也没有心思照顾。眼下还是照顾曲氏来的紧。

“汐汐,好在今日是你机警,否则那酒若是入了喉,只怕就回天乏术了。”

回去的路上,丫鬟在前面提着灯笼,瞧着灯笼上那个大大的褚字,褚汐汐忍不住苦笑两声。

“娘亲,眼下你可瞧得清楚,不是咱们防人之心过盛,而是那曲氏母女心肠歹毒,不得不防。若不是今日褚语柔自己露了马脚,只怕遭殃的,就是咱们母女。娘亲,汐汐有个闪失倒是无所谓,可是娘亲怎能有闪失?”

“那褚语柔也算是下了狠心,不然不会想出这样的计谋来。她晚些出现,带着酒水,肯定是想将我的注意力吸引到酒水上,从而忽略了杯子。”

“我本没有拿了那曲氏的杯子,那酒水也都洒在了袖子上,不过只是一番试探,就让褚语柔露了马脚,那曲氏更是,直接呕吐起来。当初定下这等计谋害人的时候,可曾想过会自食恶果?”

“如今那曲氏被罚去了祠堂,只怕再也没有出来的机会了。”

褚汐汐一番解说,让温氏心中稍安。不过想起今日之事,还是忍不住心有余悸。

当初梁氏提醒自己多多提防,自己还未曾放在心上,可是眼下,当真是不得不防啊!

“娘亲,事已至此,您也无需多虑。至于兄长的事情,孩儿自有安排,若是多有冒犯,届时还望娘亲多多体谅。”

褚汐汐含蓄的对温氏表达了自己可能要揭穿褚烨霜身世的事情,毕竟眼下曲氏失势,已经不再是当初尊贵的褚府夫人,禁足祠堂,只怕将永无翻身之日。褚家和曲家的生意也断的干净,若是褚烨霜依然寄养在曲氏名下,除了嫡长子这个身份之外,再无他用。

若是能在一个恰当的时候将此时揭露出来,让褚烨霜脱离和曲氏的关系,从而回到温氏的身边,不仅了了温氏一桩心事,也能让褚太平改善些态度。不会因为曲氏的关系冷落了褚烨霜。哪怕不是嫡长子,想来对褚太平来说,长子也足可让他心满意足。

“汐汐尽可放心。放手去做,不要在乎娘亲。现在娘亲唯一感慨的就是,霜儿那孩子没有染上曲氏的狠毒心肠,那孩子依然是孝顺懂事,这叫娘亲宽慰了好些啊!”

温氏感慨一声,若是当初这孩子跟着曲氏学了褚语柔那些狠毒,只怕温氏都要肠子悔清了。

“这是自然。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那曲氏无论如何遮掩,不是她的,最终也不属于她。无论费了多少心机,最终还是竹篮打水。若不是看在她这么多年对待兄长犹如亲子,汐汐怎会容忍曲氏在娘亲面前卖弄至今?不过若是需要爹爹相信,孩儿还需要仔细谋划。这件事事关重大,关乎我褚府的长子,想来老夫人那边也要提前知会一声,想来若是知道事情真相,只怕最高兴的,莫过于老夫人了吧!”

褚汐汐心中思量,等着找到那产婆之后,一定要好好谋划。

这老夫人好些年都在唠叨着想要让温氏再要个孩子,可是自从褚汐汐去了乡下,温氏日夜担忧,身体憔悴了好些,况且年龄也大了,着实不适合再孕。若是得知自己引以为傲的长孙就是温氏所出,怕是要高兴的请了戏班子场戏庆祝呢。

“娘亲只希望老夫人莫要怪罪我的软弱,差一点就害了那孩子。”

温氏倍感疲惫,一路言说,转眼便回到了院中,简单收拾之后,母女便睡下了。不过休息之前褚汐汐已经差了小厮,叫他明日去周记那里走一遭,是该见见莫双,绸缪这些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