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志心小说网
志心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兼职少奶奶 > 1087 巧施妙计,身世大白

1087 巧施妙计,身世大白

褚汐汐巧妙的将一些证据暗中送到了褚太平的手中,尤其是关乎褚烨霜身世的证据。

想起接生那日的诸多蹊跷,褚太平忍不住气血攻心,又病了好些日子。

这几日都是温氏在一旁照顾,虽然温氏什么都不曾问过,但是正因如此,褚太平才感觉亏欠温氏颇多,尤其是在子女的问题上。

长子被人抢走,长女被送走,留下温氏孤单一人在这褚府里面,每日瞧着褚烨霜在曲氏身旁欢笑,背地里定然留了不少眼泪。

思及此,褚太平忍不住开口询问温氏:“夫人为何不对为夫言明?若是当年夫人能对我说,霜儿这孩子,也不会留在曲氏身边多年。”

听着褚太平这般说,温氏身体一阵摇晃,随后明晓,应当是褚汐汐的主意,想必褚太平已经知晓了当年的事情,眼下正在询问自己的意思。

温氏依然是将当初说给褚汐汐的理由说给褚太平。

嫡庶有别,温氏也是为了褚烨霜的将来着想,才没有说出这些。

若是褚烨霜能有嫡长子这个身份,日后定然是前途无量。

可若是庶子,只怕要受人诟病,被人瞧不起。

为人娘亲自然要为了子女考虑,跟在谁的身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的未来。

褚太平听着温氏娓娓道来,心中惆怅起来。

这就是褚太平越发感到愧疚的地方。

温氏在褚府这么多年,忍辱负重,全都是为了顾及褚烨霜周全。

哪怕是平日了被曲氏欺负了些,也不言不语。

这些,褚太平也都瞧在眼里。

当初也是为了顾及面子,才对此视若无睹,现在回想起来,当真是亏欠了温氏太多。

以至于如今褚太平都不知道该如何弥补。

曲氏得知这些事情之后,在祠堂一病不起,虽然平日里也是补品送着,汤药吃着,可是曲氏多年恶疾,只怕日后都要日日汤药入口,清心静养了。

等着褚太平好了些,在秋试之前,褚太平去了褚烨霜的小院,足足留了一个上午才回去。

谈了些什么无人得知,不过在褚太平离开之后,褚烨霜似乎受了好大的打击,晕倒在地,最后还是送饭的小厮发现了,请了大夫过来,言说是急血攻心,不碍事,不过需要好好调理,否则容易留下遗症。

从这以后,褚烨霜便病了好些日子。

温氏疼在心里,在褚太平的暗示下,去了褚烨霜那里照顾。

褚烨霜本是想要拒绝,可是瞧着温氏眸子泪光滚动,想要拒绝的话便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好什么都不说,也算是默认了。

瞧着温氏忙里忙外,褚烨霜心中苦涩至极。

回想自己当初为了曲氏抱不平,做了好些错事。

如今得知自己的身世,褚烨霜更是觉得无颜面对温氏,每日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温氏忙碌的背影。

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天下最无良心的儿子。

接下来的相处,虽然褚烨霜依然话语少得可怜,不过却能在态度上感觉得到褚烨霜对温氏正在慢慢改变,尤其是最直接的眼神变化。

不再是当初的冷漠敌对,而是带着一种期盼的意味注视着温氏,这让温氏倍感欣慰。

在褚烨霜的身边照顾了许久,等着褚烨霜完全好起来,这才回来与梁氏一同照顾褚太平。

温氏照顾褚烨霜的日子里,褚汐汐也带着褚曼彤跑得很勤,经常在褚烨霜的书房温习功课,有时候不懂的地方直接询问褚烨霜,兄妹相处起来越来越融洽,也在无形当中改变了褚烨霜的初衷。

在这之后,褚烨霜去了褚太平的书房,与褚太平相商了一个时辰。

褚烨霜表示自己不再想着参加秋试,从今日起跟着褚太平学习生意上的事情。

身为褚府的嫡长子,可以任性一时,却不能任性一世。

尤其是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褚烨霜想开了很多。

虽然褚烨霜没有张嘴喊温氏娘亲,可是心中已经完全接纳了温氏。

这件事情褚太平也没有公布,对外,褚烨霜依然是褚府的嫡长子,对内,全看褚烨霜个人的意愿。

褚太平也不想过多的干涉褚烨霜,孩子大了,有自己的考量。

他能指点褚烨霜一时,但是却不能帮得了他一世。

他还年轻,需要历练,这些事情还是让他自己处理比较好。

秋枫吹掉了树上最后一片枯黄的叶子,柴家的迎亲队伍吹吹打打一路走来,也没多大的阵仗,走了六礼,迎了新娘子,便回转柴家拜堂。

褚语柔的婚事极为简单,连酒宴也没怎么大操办,只是象征性的宴请了家中长辈,算是通告一声,这婚事办得颇有些匆忙,不过好在该走的场合也都走过了,褚柴两家也成了亲家,这生意上的事情,也能多了一份保障。

自从褚语柔的婚事之后,褚太平开始将家中的生意逐步交给褚烨霜打理,而且已经为褚烨霜定好了一门亲事,是京城宰相府的三千金,那可是侯门千金。

一时间褚府名声大噪,在京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

等着一切都忙得差不多了,初春的时候,也就是褚语柔莫双的婚期将至。

褚家早就准备妥当,眼瞧着婚期来临,也不显得慌乱。

反倒是莫双这边,可能是关心则乱,莫双担心这个顾虑那个,叫回来帮忙的两位兄长一顿好笑。

言说莫双日后定然是个惧内的,瞧瞧眼下这般慌张的模样,那里还有平日里的沉着冷静。

这莫老夫人是前些日子才见过褚汐汐的。

还是莫双私下里安排的。

莫双是家中的正房嫡出,虽然是三子,却是家中未来的家主。

莫老夫人对莫双的婚事极为看重。

想当初也是瞧了好些贵族的千金,可是奈何自己这个三子连瞧都不瞧便说不满意。

两个月前突然与莫老爷商议言说要迎娶褚府三小姐,并且申明此生非她不娶。

莫老爷拗不过他,只好由着他。

好在褚莫两家在生意上交往颇多,对褚太平为人也颇有了解,况且能让自己这个一向眼高过顶的三子心仪的女子,想来也不是寻常女子。

莫家向来深明大义,对嫡庶之分并不介意,况且是儿子要相伴一生的女子,自然要孩子满意才好。

这生意忌讳的就是强买强卖,这亲事,何尝不是如此。

等着莫老妇人见过褚汐汐,当即就将家中的家传镯子送给了褚汐汐,显然是对褚汐汐极为满意。

回到家中对莫老爷言说之后,二老一拍即合,对婚事的筹备越发的上心起来。